第二百一十七章:规则(二更)

沉默。

茶楼内,团藏和德川茂茂这一桌显得有些安静。

德川茂茂没有开口是因为他在等待团藏,而团藏没有开口,则是因为他在选择最好的方案。

每当内心浮现出一个想法时,团藏就能通过预知技能“看”到自己在做出这个反应之后面前这人的态度和反应,大脑就像是精密的超级计算机一样处理着这些回馈回来的信息,并加以分类筛选出最好的开头以及结尾。

很显然,这位德川茂茂的大名继承人并没有在公众面前多露过脸,团藏对于他的性格各方面信息也都很匮乏,只能从这短暂的接触中进行预知分析。

得到的效果显著,但消耗的生命力巨大。

仅是一小会儿的时间,团藏的脸色已经逐渐发白,还有些许皱纹在脸上浮现。

不过这都是值得的,虽然眼前这位德川茂茂只是大名继承人,在地位上还矮了他一头,但其实他的父亲,也就是德川家辉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现如今更是重病在床,据团藏推测,大概要不了一个月,这德川家辉就得离世。

而到时候这水之国的大名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而且现在也已经开始着手水之国的事务,交接他父亲的事情。

“这”德川茂茂有些惊讶,一直紧盯着对方,他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在短短的时间内,眼前的人似乎老了不止一星半点。

“你没事吧?”

他小心问道,总的从接触到现在,对方虽然给他一种神经兮兮的感觉,但还是挺友好的,如果对方真的是火之国的大名的话,他们两国或许真的有和解的机会。

真要打仗的话,雾隐村那些人或许会开心,因为这能让他们辛苦锻炼的实力得到展现,但他们这些贵族绝对不会。

战争,意味着消耗大量的物资,他们会缺少很多乐趣。

德川茂茂虽然与其他贵族不同,但他同样不喜欢战争,因为这会让支持他的水之国人民们感受到痛苦,曾经的经历让他比其他贵族更加有理智也更加有人情味。

而就在德川茂茂开口的那一刻,团藏的眼睛亮了亮,最好的方案已经出来了。

他抬起手示意对方不用担心,在德川茂茂开口的那一刻,对方已经在心中有些认可他的身份,而预知技能也已经反馈回来接下来半个钟头会发生的一切。

“我是火之国的大名,而你是水之国即将成为大名的人,你我的性格都不像是其他的贵族,不愿意支持着自己的人民受到伤害。”团藏终于是在沉默良久之后开口,而从话语中,却是让德川茂茂有一种对方对自己很熟悉的错觉。

“德川家辉病了,他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坐不了太久,既然你对于治国的想法跟他们不一样,那可以由我来帮你实现。”

首先可以确认的一点,德川茂茂与五代水影照美冥暗中有着联系,从未来德川茂茂透露给自己的信息,照美冥的理念与他基本一致,都是希望能够看到水之国人民开开心心过上美好和平的日子。

当然了,具体的想法没有透露给团藏,这些是团藏根据他对照美冥的了解推测出来的。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德川茂茂脸色平静问道,但内心却是极为不平静。

要知道不论是在自己的父亲,也就是水之国的现任大名德川家辉面前,亦或者是家臣和长老,他从未透露过任何自己心中的抱负。

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就是把他们所有人内心最渴望的贪婪发挥到极致的人,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想法都可以在那些长辈的身上看到影子,这也是这么多人支持他上位的原因。

因为他成为大名,符合很多人的利益。

但其实这些都是装出来的,因为他很清楚只有这样才能坐上大名的位置,展现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我们不是敌人。”

虽然从见面到现在德川茂茂都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得很好,但现在团藏明显可以察觉到他神情中流露出来的一丝丝僵硬,他保持得很艰难。

“我们不是敌人,德川茂茂。”团藏说道,“身为大名继承人,其他国家的情况你应该也都有所了解,也应该明白我在上位之后又做了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又微笑着俯身靠近了德川茂茂一点,“看着我被人民爱戴,尊敬的样子,你应该很羡慕吧?”

明显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停顿了不到几秒钟的事情,团藏露出奸诈的笑容继续说道:“刚才茶楼的那一幕,你心里应该很生气吧?身为自己国家的子民,却向往着别国的生活,你难道还不明白不论是你的父亲,还是其他人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吗?”

“跟我一起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创造新的规则,抛弃旧的,那些不被人民所理解的制度。”

“我们完全可以和平解决这一次的战争,避免你我的国家受到损失。”

“你在做梦。”德川茂茂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看着眼前团藏的眼睛说道,“在狮群中,王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着他的道理,即使是抢夺母狮的食物。”

“不论是我的父亲,还是其他的大名,他们的想法和做法虽然有错误,但既然能够让五大国维持了这么多年的平衡,而且稳稳占据大国的位置,那就自然有着一定的规则,能够接受这个制度的人远要比抗拒的人多得多。”

“那是自然,要是抗拒的人比接受的人多,那早就发生政变,五大国也已经不存在了。”团藏摆正自己的身体重新坐好,“但那些接受的人是心甘情愿接受的吗?他们不都是没有力量去拒绝你们创建的这个规则吗。”

“难道你就可以保证你所创建出来的规则就能够被世人所接受?”德川茂茂不屑问道。

一个忍者,跟他谈规则,跟他谈治国,可笑至极。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团藏不在乎德川茂茂的不屑,“我所要做的不是创建规则,而是指明一条道路,为忍界重建精神价值,为民众确立生命意义,为前圣继承已绝之学统,为万世开拓太平之基业,让整个忍界千千万万的人民一同与我来制定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