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刺杀月初?本公子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看本公子不将你给活剐了……”

沈淑妃正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外面传来了魏无忌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等到魏无忌进来的时候,看到帐内的情况,整个人都不禁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母亲,月初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您要……”

魏无忌这话一出,沈淑妃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傅月初可能会误会了也就罢了,可这会儿她自己的儿子竟然也给误会了……

“公子,你误会娘娘了,这一切都是安月自作主张,她看在下不爽,方才她说了,她愿意一死,可要让在下给她陪葬。”

对于那想要杀自己的人,傅月初可不会客气的,必须要将这些危险都给排除了,只有死了的人,才能够保证了他的安全的不是?

为武警整个人都傻眼了,他记忆中的安月,是那么的温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可他更清楚,傅月初是不可能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跟他说谎的。

“母亲,安月毕竟是您身边的人,您看着办吧,不管怎么样,都应该给月初一个交代的。”

魏无忌可不会在意那前来行刺的人到底是谁,不管是谁,只要是触及到他心中的逆鳞了,那绝对不可能将此人给留下来的。

而且,今日这个女人就敢对傅月初动手了,那明日岂不是要对他动手了?身为君王,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安月是沈淑妃身边的人又如何?也不过是一个贱婢罢了,敢动他的人,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来人,将此人拉出去,杖毙了吧。”

沈淑妃闭上了眼睛,而后挥手下达了命令,她自然是想要留着安月的性命的,可问题是,安月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若是让她将那些事情都给说出去了的话,那对魏无忌而言,绝对是泥石流一样的灾难。

“娘娘,奴婢冤枉啊,奴婢……这傅月初蛊惑娘娘跟公子,他图谋不轨啊,那诏书……”

一听安月到这会儿还在说这些事情,傅月初面色一变,剑光闪过,安月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娘娘恕罪,在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傅月初的意思,沈淑妃自然是很明白的,说实话,她就想不明白了,安月一向都是很谨慎的人,可为什么碰到傅月初的事情,就如此的失去了分寸了呢?

倘若傅月初当真有什么不臣之心的话,他早已经将魏无忌给杀了好吧,也不可能会为了他们母子而做这么多的事情了。

“无妨,本宫就是太过于寒心了,罢了,这人死了就死了吧,月初,你让人处理一下,本宫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

说着沈淑妃便要离开,傅月初急忙让魏无忌跟了上去,虽然沈淑妃嘴上这样说,可安月毕竟跟她这么久了,这可是一个人啊,即便只是一个猫猫狗狗的,这么多年下来,那也该有了一点感情了不是?如今人死了,沈淑妃的心中能好受那才奇怪了呢。

让人将安月的尸体给处理了之后,自己便带着二女走出了营帐。

“慕将军,昨日吩咐你的事情,人手你应该都已经找到了吧?那就快去做吧,昨日我想了一下,你们若是用树木搭建起一个框架,然后往里面填土的话,这样的速度会不会更快一点?”

见傅月初这么说,慕迁沉思了一会儿,才笑道:“如此这般,应该会更快一点,末将这就去跟将士们吩咐下去。”

记下来的几天时间,傅月初不分昼夜,都是盯着这些的,生怕这期间又给出了什么差错了,至于说答应了将士们的赏金,自然是每人都给发了。

慕迁都觉得傅月初当初说的那些,只不过是在骗人罢了,可他却没有想到,傅月初竟然会有那么大的魄力,虽然说并没有按照他说的那样,每个人五十金,可却每人都给上了一半那么多。

即便只有一半,可是无数的将士们都不曾见过这么的金钱的。

慕迁是真的搞不明白,这个太监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的金钱的,不过嘛,这些都不是他应该考虑的问题,他现在只需要将这个祭坛给修建出来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他才懒得去管那么多呢。

其实那些金钱吧,明面上都是魏国的那些商贾们送来的,实则都是傅月初命令芜玥商会的人送过来的,之所以要用魏国商贾的名义,那自然还是要掩人耳目了。

毕竟如今的他们,还不能暴露出自己跟芜玥商会的关系了,要不然的话,那对他们来说还是极其的不利的好吧。

齐国大军如今还在魏国境内,若是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让两国之间不愉快的事情,那对魏国而言,还是得不偿失的。

至于说魏国商贾送来金钱的事情,齐人也是知道一点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在他们齐国也是时有发生的,他们自然也说不出什么了,列国的那些人,更是无法说什么。

傅月初这一招可以说是行的光明正大的了,日后即便是列国的人跟他们要钱要地,那都是不可能给的了。

若是国库中有钱的话,那也不至于会让商贾们来捐赠了不是?虽然说谁都不会相信,国库里面没有钱了,可他们也不可能真的跑去查看的不是?

若是那样做的话,那可是将他们本国的脸面都给丢完了呢,如今的魏国百废待兴,现实君王驾崩了,之后又是宫殿被烧的一干二净的,如今魏无忌连登基用的钱,都是百姓们自发的捐赠的,都已经穷困到了这个地步了,他们还如何能够开口?

对于这一切,傅月初的心中都已经给想的一清二楚的了,说实话,他才不会在意那么多的呢,他现在只想要将这些事情给处理完了,然后自己赶紧先回去将那血海深仇给报了。

为了等这一天,他都已经足足忍受了十年的时间了,这十年间,他一直都在韬光养晦,如今好不容易时机都已经成熟了,他若是再给耽搁下去,那岂不是让自己的时间白白浪费了十年不成?

接下来的这几天时间,傅月初一直都跟将士们吃住都在一起,吃的东西,那都是白面满头,顿顿见肉的那种,毕竟将士们都已经那么辛苦了,总不能让他们连吃饭都吃不好了嘛。

其实吧,这一切都是傅月初自己给想错了,将士们要的不过是一口米粥罢了,只要饿不死,能果腹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这些,他们才不会在意呢。

可是傅月初却让人这么做,整个大军之中,就没有一个人不称赞傅月初一声的,虽然说傅月初是一个宦官不假,可他却给了将士们一口吃的不是?

慕迁自然是了解的更加的清楚了,将士们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伙食了?不管他的心中究竟是多么看不上傅月初这个人,可看到傅月初的这些所作所为之后,他的心中就只剩下佩服了。

而魏无忌也清楚的知道这边的情况,看着每日里都给流出去的钱财,他的心都要给碎了,那么大的一笔财富,留给他不好吗?干嘛非要用在这样的地方呢?

可想想也是,那毕竟都是自己的子民,将那些浅层次分给自己的子民,总好过分给那些豺狼猛虎吧?

那些人可都是来跟他要账的,他才不会给那些人一毛钱呢,即便是对齐国,他也只会做那些答应了齐国的虚的东西,至于说实际上的东西,一概不给。

承认了齐国的霸主地位,对魏国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现阶段的魏国,又不求那些虚名,只要好好的发展就是了,虚名嘛,让给他们了。

等到他魏国的国力超过了齐国,到时候即便是他们不愿意承认,那也得要承认了不是?

这几天时间,傅月初一直都在外面,魏无忌也只是见过他一次罢了。

这几天魏无忌被那些朝服什么的都要给烦死了,尚衣局的那些人每日里都跑过来烦他,如果不是有些东西是必要的话,他都想要直接给逃了。

“月公子,若是末将没有记错的话,还有三日便是你答应了朝臣们的十日之期了吧?现在你也看到了,不出意外的话,明日应该就能按照你的要求修建完成了。”

对于这个事情,傅月初自己都是看在眼里的, 可为什么这会儿慕迁又给提了起来呢?难道说他还有别的什么想法不成?

“有话直说,有屁就放,这样憋着不难受吗?”

傅月初对慕迁可是不会有什么好客气的,毕竟这人魏无忌都已经送给他了,想要如何收拾这人,那还不是随了他的?

慕迁险些被一口口水噎住了,如此粗鄙不堪的话,竟然会从傅月初的口中说出……不过细细想来,似乎这话还是有那么几分道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