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迁看着傅月初,气的牙痒痒,却又不好直接动手了。

他这样的表情,自然是无法躲过傅月初的眼睛的,傅月初对着他丢了一个媚眼,随即笑道:“怎么?咱家就是喜欢看你这种恨不得杀了咱家,却又干不掉咱家的表情,不爽啊,有本事你咬咱家啊。”

傅月初这纯粹就是故意的,这几天他也发现了,慕迁这人看上去虽然是大男人了吧,可其实他这心里面还是住着几只哈士奇的,随便逗弄一下,那还是很可以的。

“傅公公,如今这工程都快要完成了,当初傅公公可是答应了,要给将士们赏赐五十金的,如今是不是也该兑现了?”

听到慕迁这话,傅月初一巴掌就拍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你是不是傻着呢?现在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吗?我何时说过不给那笔钱了?你看着我像是那种缺钱的人?放心,既然是答应了的事情,就没有反悔的道理了,你安心等着就是了,等到列国的那些人走了,自然会给你的。”

这下轮到慕迁尴尬了,他也知道自己这的确是太过于心急了一点,可他就是想要看看傅月初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的嘛。

如果不是考虑到慕迁这人这几天看上去还算顺眼了那么一点的话,这会儿他都要将这人给收拾上一顿了,傅月初就没有想到,这人怎么就怎么的不开窍了呢?这么蠢的一个人,究竟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的?

“慕迁,拜托你以后说话的时候,多动动脑子,若是以后你再问出这样的问题的话,那就别怪在下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不就是打一架的嘛,他慕迁活了这么多年了,在打架这样的事情上,他还从来都没有惧怕过任何一人的呢。

“我傅月初的身边,从来都不留一个废物,若是你不想如同一只废物一般从我身边离开的话,你日后最好聪明一点,不然的话,不论谁来替你求情,我都不可能会留你在身边的。”

听着魏无忌这话,慕迁的心中不禁开始纠结,一方面,他想要摆脱了傅月初这个太监,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被一个太监给看成了一个废物的。

见慕迁又开始发呆了,傅月初也懒得再开口跟他说什么了,他怕自己再跟这个混蛋说上一会儿,恐怕他就要被自己给气疯了。

紧张的工程很快也就完成了,几万人一同努力,才算是按照傅月初心中所想的那样,建立起了那个祭坛。

远远一看,便给人一种气势恢宏的感觉,虽然说那不过是一个用泥土给堆砌起来的祭台,但也是损耗了无数将士的心血。

好在傅月初让将士们得到了足够的休息,要不然的话,仅仅只是这样的一个祭台,恐怕都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员的折损了呢。

“慕迁,你现在就派人去将朝中的那些文武公卿都请过来,让他们来看看,到底还差些什么东西,也好都给准备了。”

旌旗随风而飘,漳水缓缓流淌,更给这处地方增添了几分气势,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的杰作,傅月初的心中想要将紫禁城给修建出来的心思也越发的浓重了。

只是……那么大的一座城池,想要修建得起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起码现在的魏国是做不到的。

等到那满朝的文武大臣们看到这座祭坛之后,一个个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震惊,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对于他们在讨论的东西,傅月初并不在意,他懒得关心这些事情,这会儿他只想要让魏无忌先看一下,看看这小子到底满不满意,然后自己就舒舒服服的休息两天,这几天他可是快要给累死了。

每天都只睡那么一会儿功夫,剩下的时间都在盯着这个工程,风餐露宿的,整个人都给瘦了一圈儿。

当沈淑妃看到傅月初的时候,差点都认不出来了,那黑乎乎的少年郎,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俊美的小家伙吗?

看到傅月初那个模样,可是将竹菊二人给心疼坏了,当天晚上,傅月初便在两人的伺候下,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疲惫,还给放松了一个晚上。

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魏无忌登基的日子了,这一日,魏无忌身穿黑色吉服,上面绣着五爪金龙,头戴金冠,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越发的深沉了。

在百官的簇拥之下,魏无忌带着众人去了那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祭坛。

列国的那些人也跟着前去观礼了,毕竟他们这一次率兵前来魏国,为的不就是让魏无忌登上魏君的位置?虽然他们的大军并没能进入到韶关之内,可现在能够亲眼看到魏无忌登上那个位置,他们回去之后,对自家的君上也就有了一个交代了嘛。

看着魏无忌登上了那祭坛,上面早就已经摆放好了三畜,中间放着一只巨大的铜鼎。

随着礼官一声“吉时已到,请君上祭天……”

魏无忌走到了主位上,原本该他来读那封上奏天地的玉帛之时,魏无忌却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看得一旁的礼官都不禁愣了一下。

“公子,您快点诵读玉帛啊……”

“今日是本公子最为荣耀之时,身为同本公子共患难之人,合该让月初同本公子同处一地,去,让月初也上来,如若不然,今日这祭天之礼,不行也罢。”

礼官怎么也没有想到,魏无忌竟然会如此的任性,倘若只是寻常的登基大典的话,自然是无所谓的了,可问题的关键是,今日魏无忌不仅仅是要登基,还要祭天,这要是错过了吉时……

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让傅月初一个宦官来到这里,那……他们本就是不想让傅月初随同魏无忌一起登台祭天,故而才不曾问过那些的,可现在……魏无忌竟然自己开口给提了出来,这让他们怎么办?

“公子,这可是在祭天啊,若是错过了时辰,怕是上天要怪罪下来了,我魏国的数百年基业……”

“没听到本公子说吗?让月初上来,他不在,本公子不行这祭天之礼,若上天要怪罪,那万罪加于吾身边可,不会伤害我魏国黎民百姓的。”

谁也没有想到,魏无忌的态度竟然会是如此的坚决。

在这样的事情上,魏无忌自然是能够任性的,可他们这些身为臣子的,自然是不能任由他任性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现在他们已经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好吧,再耽搁下去,那就要误了时辰了。

最终,百官无奈之下也只得将傅月初给拉到了那祭台之上。

说实话,傅月初根本就不打算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可又要看到魏无忌亲自做到他们筹划了那么久的事情……这会儿魏无忌非要让他上台,这倒是让傅月初都感动不已。

他的身体问题,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不知道,而百官根本就不知晓那些,在他们的眼中看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宦官罢了,而现在魏无忌这样做……

虽然说这么一来,可能会让他成为百官的眼中钉肉中刺,可那又如何?他既然能够帮助魏无忌坐在那个位置上面,那就不会惧怕这些人了不是?不管是是什么样的事情,他都接着了。

“月初,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今日你我二人的梦乡就要成真了,你怎能不在我身旁?”

魏无忌牵着傅月初的手,那满腹的真情实意,看得在场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的心中酸涩不已。

为什么此刻站在魏无忌身边的人不是他们?为何那个人偏偏就是一个宦官呢?为何上天要如此对待他们魏国?

“行了,可以开始了,奏乐吧。”

随着那“景平之章”奏响,魏无忌大声道:“魏室子孙无忌祭告上天……”

巴拉巴拉的说了好久,傅月初听的都快要睡着了。

当初魏无忌在那春秋学宫的时候,就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兴趣,而今日却能够将这篇洋洋洒洒的千字文给背出来,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脑袋还真的是很不错的。

音乐一直都不曾停过,魏无忌也按照礼官的要求,一项一项的行礼,初献、亚献、终献……

只不过让百官震惊的是,初献是魏无忌独力完成的,而亚献却是拉着沈淑妃一同完成的。

沈淑妃的身份尊贵,百官自然也说不得什么,毕竟是魏无忌的生母,若是魏无忌的妻子在,那陪着魏无忌一同行亚献,那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之后的事情,就让百官都沸腾了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魏无忌让傅月初这个太监站在他的身后也就罢了,竟然还拉着傅月初一同行了终献……这让百官如何能够接受?

他们也看出了魏无忌是很能胡来的,如果魏无忌拉着一个文臣亦或者武将完成了终献,那也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可魏无忌竟然拉着一个太监做了这些……这不是在打他们这些人的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