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无不是在深深的刺激着百官那本就已经快要断了的神经。

接下来的一切,魏无忌竟然一直都拉着傅月初,那“如胶似漆”的样子,让百官都已经要发疯了,偏偏沈太后竟然还什么都不管,任由魏无忌如此乱来。

“礼成!臣等参见君上,君上万年,魏国万年……”

一场闹剧一样的祭天之礼总算是完成了,而百官这会儿也已经快要被刺激疯了。

他们谁都不曾想过,傅月初这么一个宦官,竟然能过做他们这些文物重臣都不能做的事情。

“君上万年……魏国万年……吼吼吼……”

听着台下的那数万的魏军将士,还有那几十万的百姓的呐喊声,魏无忌大袖一挥,随即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剑尖直指上天,“大魏万年……天佑大魏,魏国万年……”

看着魏无忌如此激动的样子,傅月初也随之而激动了起来。

等到检阅三军的时候,魏无忌依旧是拉着傅月初一同上了夏车,至于说那满朝的文武百官,如今都已经化作了一群柠檬精了。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他们家新任君上太过于溺爱这个宦官了,他们该想个办法,将这个宦官给处理了,若是再让这个宦官留在君上的身边,那对魏国的未来是极其不利的。

整整忙活了一整天,这登基大典才算是结束了,而魏无忌也累了个半死,同样半死不活的,还有被他给“牵连”了的傅月初。

因为魏无忌登基的缘故,满朝的文武百官也就休息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时间里面,列国的大将军们纷纷准备找魏无忌讨要他们该得的一份酬劳。

而这个时候,魏无忌自然是找到了姜弼。

“武胜君,你也看到了,如今我魏国真的是……如今寡人才刚刚接手魏国,偌大的魏国,寡人连个能够居住的宫殿都没有,只能借助在臣子的家中,这样的魏国,寡人如何拿得出手酬劳给列国啊,还请武胜君能够替寡人做主啊。”

列国的那些人谁都不曾想过,魏无忌这个新上任的君王,竟然会将自己的姿态摆放的这么低。

好歹也是一个强国的君王,竟然会对齐国的一个臣子低三下四,低声下气的,这哪里是君王的样子嘛。

魏无忌这样的行为,自然是招来了列国众人的鄙夷,同时也让魏国的文武大臣们纷纷汗颜不已。

“魏君所说的情况,某自然是知道的,魏君放心,魏国的事情,便是我齐国的事情,某必然会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妥当了的。”

一听姜弼这话,魏无忌立马就开心了起来,说起来,这也是傅月初给他想出来的办法呢。

他还记得傅月初跟他说,“君上不是不想给那列国的人酬劳的嘛,不如就将英女侠魏国的凄惨模样说出来好了,让齐国来给咱们做主,到时候嘛,这所有的一切自然就跟魏国没有关系了不是?”虽然说对于这样的做法,魏无忌觉得很不靠谱,不过一想到自己可能要给列国支付很大的一笔酬劳,而那些很可能就会让魏国陷入到内外交困的境地,他这心里就不由的有些难受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只要能够让魏国免除了那么一大笔的支出,别说是低三下四去求人了,即便是下跪都是可以的。

只要能够将这笔钱留在魏国,那就可以用在魏国百姓的身上,可以造福于百姓,可若是给了那些人,那可就真的给出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魏无忌才将自己的脸都给丢到了一旁,那些东西,在钱财的面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魏无忌这会儿就差没有明摆着说,你们想要的东西,寡人都给不了你们,你若是一个劲的想要的话,那就去找齐国好了,若是齐国给你们了,那你们就收着,若是不给,你们也别想再要了。

对于魏无忌这样的无赖做法,列国的大将军们都快要被气死了。

原本他们也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不管是魏无忌会给出什么样的好处,他们都要给推辞掉一半的样子,这样的话,也可以让魏无忌欠他们一个人情的,可他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魏无忌竟然会如此的无耻。

莫说是要主动给他们应该要给的报酬了,就是这会儿他们开口讨要了,人家都给一推二五六,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瞧瞧他跟姜弼说话的时候那谄媚的劲儿,这哪里是一国之君该有的样子的嘛。

而且,到了现在他们都不知道齐国为何要花费那么大的力气,来帮助魏无忌做到那个位置上的,若是他们知道的话,那必然是要按照齐国的报酬来算计了。

可问题是,如今魏无忌将这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了姜弼,姜弼会如何选择,那自然是不用考虑的了。

“诸位将军方才应该也 已经听到魏君所说的话了吧?其实吧,这一次我齐国发兵魏国,本就是无偿助魏君复国的,如今看到魏君已然顺利复国,某这一次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自然也就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听到姜弼这话,在场的众人纷纷傻眼,不管是魏国群臣,还是列国众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姜弼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魏国群臣都以为,姜弼很可能会狮子大开口,要让魏国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金钱不够的话,兴许还要割让土地什么的,可却没有想到,姜弼竟然什么都不要,直接说出了“无偿”这样的话,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好吧。

至于说列国众将,这会儿全部都已经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次齐国玩的这么大,竟然还什么都不要,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呢嘛。

得到这样的结果,日后他姜弼回到齐国之后,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吗?

“武胜君所言当真?”

“自然是真的,列为若是不相信某方才所言,那不如明日便随我齐国大军一同离开安邑好了,到时候列为也好看看,某方才所言,究竟为真为假。”

听着姜弼这话,在场的列国众将脸色一个个的变得如同扑上了一层白霜一般,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姜弼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哼,武胜君此刻说出这样的话,莫不是齐国已经同魏国达成了什么秘密交易?若是齐国从魏国得到了不菲的金钱、城池,那可就别怪我列国了,我等也要为魏国讨还一个公道。”

魏无忌整个人都已经傻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事情竟然还能有这样的发展,这简直就太离谱了一点嘛。

照着现在这样的发展来看,不管是谁,这一次他都不用给他们报酬了嘛,这样的感觉,那还真的是很不错的呢。

对于魏无忌这样的想法,在场的这些人可没有一个人知道的。

列国众将的意思也是很简单的,既然他们得不到魏国的好处,那齐国也别想得到了,这样的话,他们谁都没有损失的不是?

大家同时都出兵了,谁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这样算下来,那也算是很公平的了。

至于说魏国……那就更不用说了,先是魏君驾崩了,之后又被魏修齐一把大火将所有的宫殿都烧的一干二净的,给魏无忌这个新君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单单是这么一个烂摊子,就已经足够让魏无忌头疼上好久了的。

对这些人的想法,傅月初当真是觉得可笑至极,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很正常的事情吗,不患寡而患不均。

“既然武胜君都已经发出了邀请了,那明日吾等便随同武胜君一同离魏好了。”

魏国的群臣这会儿一个个的早就已经都傻眼了,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变化。

原本以为这一次他们魏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了,他们都已经铆足劲要跟列国众将谈判一下了,可现在这样,让他们竟然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了。

“列为的大恩,寡人铭记于心,日后列位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来找寡人,寡人必然会倾尽全力,以报今日之恩的。”

见魏无忌这么说,这些人也才算是满意了下来,在姜弼的带领之下,离开了魏无忌暂居的地方。

等到那些人离开了之后,魏国的那些个文武大臣们就开始了吹捧,听得魏无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说实话,这次的事情,那当真是凭运气才能走到这个地步的,若是姜弼不愿意接手的话,那还不知道这些人会闹成什么样的呢。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明日齐国大军就要离开了,寡人会亲自前去送行的,你们也都下去安排一下吧,寡人不希望明日会出现什么麻烦了。”

见魏无忌这么说,谁也说不出什么话了,虽然觉得魏无忌这样做是有失体统的事情,可问题是,魏无忌这几日做的有失身份的事情那还少了吗?既然如此,也不在乎多出这么一点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