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外星飞船的价值

汽车人和查理一家家混熟了,为了防止红蜘蛛偷袭,平时上班的时候就是爵士跟着查理,救护车跟着萨曼莎,铁皮跟着娜塔莎,贝拉自己则继续开大黄蜂。

因为救援民众和打下外星飞船的功绩,查理又升官了。

他现在是洛杉矶警察局局长委员会的一员,这是洛杉矶警局的最高管理机构,负责警局的整体管理与运行,理论上说,上万名警员都在局长委员会的领导下工作,只不过现在警员死伤大半,各种工作千头万绪,忙得不行。

萨曼莎被直接调去管理后勤,一个反对的都没有。

娜塔莎因为在地震和之后的外星人事件中表现突出,升了一级,如今已经是六级特工了。

最后就连贝拉也加入了帝王计划,不过目前还是实习生,她至少要本科毕业才会被正式接收。

贝拉在接到古一寄过来的信件后,真是吓了一跳,不过信件中的言辞颇为平常,几句简单的客套后,古一希望她有时间的话来卡玛泰姬一趟。

信件里没写地址,也没有约定具体的时间。

贝拉准备好好想想,仔细衡量这件事的利弊,之后再做决断。

和他们家的欢欣鼓舞不同。

整个美国还在被愁云所笼罩。

四个月的时间并没有抚平美国西海岸的创伤,美国的底子再好,在这种糜烂般的局势面前,也是步履蹒跚。

加州人,包括西部那几个受到地震和海啸影响的州都不满意,认为联邦政府对他们的抚恤不够、关心不够,剩余东部各州也不满意,认为联盟政府在忽视他们的利益,一味支援西部。

整个国家变得动荡不安,西部各州已经不用统计失业率、这些数据了,因为根本就没有数据!

国家遭受这么大的灾劫,总要有人背锅吧?扔给上帝?不合适!

说是俄国的阴谋,说是别的什么国家的阴谋?都不行,现在美国这种断了一条胳膊断了一条腿的半残状态要是敢挑事,人家打过来真心顶不住。

最后只能由美国总统背锅,黑人总统弄得里外不是人,民意支持率创下历史新低。

黑人总统四面楚歌,但他毕竟在位,坐在总统宝座上他就能做很多事,比只能吆喝的本杰明爱舍强多了,有各种各样的机构和权利供他使用。

军工联合体的威胁让他愤怒,但这个时候确实不能正面对抗,他在经过多次试探、协商和妥协后,答应了军工联合体的要求,不过却把范围扩大,外星人科技的这块蛋糕他交给了所有的美国企业。

不限于军工企业,是因为外星飞船和武器涉及到的技术实在太多,即使是军工联合体也不能一口吃下,各行各业全部拉进来不说,国外资本也进来不少。

将近二十艘外星飞船来到地球,其中有一多半消失在大海里,剩余还有七八艘在人类手中。

除了被本杰明爱舍打下来的那艘飞船,以及被贝拉和查理打下来的那艘飞船之外,其余几艘飞船都是靠着导弹,硬生生磨下来的。

那几艘飞船当场就炸成了碎片,零部件残破不堪到了极点,研究价值非常小。

如今美国这边放开限制,世界各国的资本都换上美国公司的马甲,准备在这场科技盛宴中分一杯羹。

面对全世界资本集团的联合施压,美工联合体的那点阻碍就不够看了。

最后五角大楼经过层层筛选,像是要开博览会一样,汇聚了一百多家的跨国公司,这其中涉及的领域包括医药、材料、化工、航天、能源以及各种各样的高科技行业。

诸多跨国集团的总裁、技术骨干和全权代表来到现场,一起来分享美国政府和国防部扔出的这个不知是毒药还是馅饼的东西。

斯塔克工业的总裁奥巴代亚斯坦尼到了。

奥斯本企业的总裁诺曼奥斯本到了。

克劳馥集团的总裁安娜米勒到了。

罗克森石油的首席科技顾问到了。

阿布斯泰戈的总裁艾伦里金到了。

就连维兰德公司的总裁,顶着全新马甲彼得维兰德的也到了。

维兰德的存在对高层来说不算秘密,但的存在就是秘密了。

他的相貌还没到‘天下无人不识君’的程度,当年向上级汇报,也是说他死了,尽管英国情报部门现在发现这人还活着,但也没做出什么不死不休的事,世界各国的失踪特工太多了,英国那个辛迪加组织里面全是各国失踪特工,各国能怎么办?一个个杀吗?

这种行为对情报部门来说,就算是金盆洗手了,只要不跳出来搞事,情报部门没时间专门针对某个个人。

英国那边的连自己人都保密,更不会告诉美国这个盟友了。

顶着彼得维兰德的马甲,很坦然地就走进五角大楼。

原本还担心维兰德研究宇宙飞船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现在黑人总统抛出来的这个名头就让他们有了借题发挥的可能。

他随行还带来了三位维兰德的科学家,即使不如万科父子,但在整个行业内也是顶尖的人物。

剩余各大公司的总裁也大半不懂技术,都要靠身边的专业人士讲解。

此时他们一堆人就围着一艘外星飞船研究,这艘飞船就是被贝拉用心灵震爆击杀内部指挥官,之后被查理一发毒刺打下来的那个。

满打满算,这艘飞船就中了一发地对空导弹,算是保存最完好的飞船了,可一堆专家还是越看越皱眉。

维兰德的科学家在飞船内外都摸了摸,随即对轻轻摇头,意思是这东西咱们没必要研究!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严苛,看起来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国防部负责接待他们的上校表示不满。

“就让我们看这东西?这东西以生物科技为核心,和地球科技差距太大了!我不相信你们五角大楼的人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分辨不出来,这东西对人类来说,根本就没有研究的意义!”

不动声色,打量着这个名叫维克多冯杜姆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