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专业跳反

黄烁虽有信心继续鏖战下去,有着取胜的可能。但这不光是他的舞台,这是战场。

之前黄烁单人独马冲向鳌拜,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鳌拜阵营的玩家虽然蠢蠢欲动,但却没第一时间出手。

主要是他们一时分不清黄烁的身份,如果是nc的话,这个级别的战斗,轻易插手会死的很惨的。这几场游戏,玩家们都被nc高手给打怕了。什么破游戏,初级场的终极boss都是些放在中级场都有名有姓的存在,这不是玩人的么?

尤其这一场的模式,明显是智斗,影响大势的模式。所以玩家们都有点束手束脚,只敢跟在一旁,欺负欺负普通士卒。

不过黄烁人马合一的一枪虽然惊人,但是受伤后那明显的吃药动作,和伤势快速的恢复,大家也不傻,马上察觉了黄烁玩家的身份。

不过也没在意,鳌拜展露出来的实力,明显是玩家无力企及的。这个玩家八成是用了爆发手段,才有了一击不死的战绩,但也就如此了。

但很快形势就不对劲了,这玩家怎么还越打越猛了,不会真让他把鳌拜干掉吧?

这一下玩家们不干了,大家十几支队伍,几十人,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辛辛苦苦才把局势扭转过来。你一个单人玩家,凭什么过来破坏大家的努力。

有心急的,直接招呼同伴,冲过来就要对黄烁出手,解救鳌拜。鳌拜一死,大家的终极任务可就失败了。熬了这么久,下了这么大功夫,谁也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黄烁也不是真的一个人,虽然他这阵营玩家就他自己。但是他可是跟着御前侍卫的大军一起来的。

索额图见黄烁竟然能抵挡得住鳌拜,大喜过望。要知道鳌拜在军中威望极高,满洲第一勇士的称号还是很有震慑力的,再加上这几年位高权重,已经快被神话了。哪怕是对皇帝最忠诚的御前侍卫,面对这魔神一般的人物,也是未战先怯三分。

黄烁的行为无疑是一位年轻的战神冉冉升起,极大的削弱了鳌拜不可敌的固有印象,振奋了军心。

这时候有玩家靠近战场捣乱,索额图眼中寒光一闪。

“弓箭准备,射杀叛贼,放!”

战场形势复杂,现在的京城更是鱼龙混杂,连敌友都很难分辨。所以之前大军还稍稍克制,只斩杀挡路之人和对己方出手之人。索额图他们毕竟是官方,做事不敢太出格。此事结束后还要继续统治国家呢。少量的误伤还能都让鳌拜背了黑锅,但是在自己的都城大肆杀戮,但凡有点理智也干不出来。

但这些玩家一动,意图就显现了出来。对于鳌拜党羽,索额图可不在意伤亡。

前军的重骑兵直接向着暴露意图的人群发起了冲锋,后面的轻骑,箭如雨下,开启了军队的绞杀。

江湖就是江湖,千百年来,虽偶有绝顶高手能够无视军队,像吕四娘那样,直接屠龙,转换日月。但绝大多数情况下,江湖都是被朝堂压制的,被军队震慑的。只有大乱之年,才是江湖人笑傲之时。

这边军队一发威,玩家们和他们弄来的那些散兵游勇立马顶不住了。好在鳌拜府上的私兵家奴,被鳌拜武装了起来,也有着凶悍的战力,及时挡住了侍卫们的锋芒。

一般的家奴私兵自然没这实力,但鳌拜这种军中大将,哪怕现在脱离了军队,身边也有一支数量不算大的亲军。这支亲军虽然年岁都偏大,但却都是当年陪着鳌拜南征北战的百战老兵。一旦武装起来,战力不可小觑。

令人意外的是,还有一支队伍,虽然死伤惨重,但也表现出了不俗的战力。正是被段老武装起来的萨满教信徒。这些底层满人,虽然没有当兵的经历,但是毕竟也是游牧民族出身,都是弓马娴熟的猎户。被段老借助鳌拜的势力给武装了起来,虽然没什么军纪,但却悍不畏死,战力相当不俗。配合着鳌拜的亲军,竟然和侍卫大军打的有来有回。

周围的变化,黄烁毫不在意。他现在一心一意只想干掉鳌拜。他有种预感,只要干掉了鳌拜,自己的实力还能更上一层楼。只要这一次成功了,就算到了中级场,面对那些强悍到不可力敌的高手,他从心底也无所畏惧了。这是一种自信,也是一种战意。

但是玩家们为了任务更是疯狂,尤其上一场发现终极任务改成百分比进度以后,所有的玩家都明白。自己可以死,任务不能败。只要任务成功了,自己哪怕死了,也有贡献。全队的贡献加起来总能有个不小的进度。但任务一旦失败,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几个玩家硬扛着箭雨,哪怕自己受伤,甚至丧命,也要护着另外几个玩家,冲到黄烁附近。他们也清楚,黄烁只是有机会,但还处在劣势。只要能稍稍干扰,鳌拜就足矣解决掉对手。

鳌拜察觉到了拼命靠近的手下,虽然对他们打扰自己的公平一战有些不爽。但他首先是个军人出身,其次才是武者,为了胜利,有时候也并不在乎面子。

黄烁同样知道周围的变化,虽然心中暗急,但是寒霜真气的凉意,始终让他保持着绝对的冷静。

他需要等一个机会,一个爆发一击致命的机会,一个鳌拜的破绽。鳌拜虽然力量在减弱,明显气血有点跟不上,但毕竟还占着上风。千锤百炼的刀法,没有一丝可乘之机。现在爆发,只有可能伤敌,但绝无杀敌的机会。

“哎!青藤刺身术,起!”

藏在人后已经准备施法良久的段老,在最后的关头悍然选择了跳反,反手把准备好的术法丢向了鳌拜和靠近的玩家。

段老很清楚,如果鳌拜死了,自己的任务虽然没了,但却能换来黄烁和小家伙的终极任务完成。小队四分五裂倒也不是坏事。相比于自己任务的难度,反而黄烁凭一己之力,已经无限靠近了成功。那就果断跳反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黄烁这小子,又要对他重新定位了,实力怎么暴涨的这么快?完全超出了预期。

长满尖刺的青藤从脚下窜起,缠绕上身。几个玩家的冲势被阻了一阻。虽然他们经验丰富,鼓动真气,挥舞兵器第一时间清理掉了青藤。但段老准备了良久的术法,威力不俗,也没那么容易清理。足足耽误了他们数秒的时间。

同时,青藤攀上鳌拜的身体,但那些堪比钢针的尖刺,却对鳌拜被金钟罩强化的身躯无能为力。这门佛门神功,在护身方面确实独步天下。

但鳌拜却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左手护向了胸前的伤口。

空挡!

黄烁毫不犹豫,脚下连续踏了三步,断魂三连环。大量真气被调集起来,把身体的强度提升到了某种极致。手中长枪化作一道白光,刺向了鳌拜。

鳌拜没想到黄烁还有这等突然提速的爆发技能,因为左手动作造成了右手挥刀的动作有了些许迟滞。一线空隙被黄烁牢牢抓住,长枪在被战刀劈中之前,深深的刺入了鳌拜的咽喉要害。

疯狂燃烧的苍白火焰,直接抵消掉了金钟罩的防御真气。精钢的枪头几乎没受阻挡的刺了进去。

赢了?

似乎不对,怎么没有游戏结束的感觉?

突然,就见鳌拜阵营的那些玩家,包括段老的大萨满,身形一软瘫倒在地。眼神变化,片刻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这是玩家离开游戏的迹象,但是自己为什么一点离开的感觉都没有?不会是被困在游戏里了吧?

还没等黄烁多想,他储物空间内的白虎图腾自己跳出了储物空间。隐约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这个图腾从鳌拜体内抽取了出来。然后又自主回了储物空间。

不过黄烁这会儿震惊于游戏的变化,下意识的打开了任务栏,并未察觉图腾的悄然变化。

任务几乎没变,只是终极目标的康熙鳌拜,现在只剩康熙了。

黄烁突然间有了一丝明悟,只是忍不住吐槽游戏。这坑爹的游戏,斜杠的意思难道不是或者么?

挥手捡起鳌拜的掉落,看了一眼,拿出一粒丹药丢进嘴里。

然后转身在混乱中,抢过一匹战马,翻身而上。

嘴里高呼着“护驾!”,头也不回的从本已被鳌拜的人破开的宫墙破口中冲进了皇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