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王良带着小灰离开了主宅,这一次他并没有带上其他的士兵,迅猛龙士兵更是一个都没有带。

小灰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迅猛龙的数量达到一千只,就开始训练他们学习军阵。

在那之前,他是不打算把迅猛龙士兵带出去的。

当然为了让迅猛龙出生的快一些,小灰也没再打算自己和龙母一直生下去,他从自家的孩子里面挑出一些品质比较好的,让他们进行配对,生出二代迅猛龙,这样就可以加快迅猛龙的出生率,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大量的迅猛龙士兵。

当然这里所说的最短时间,那是以年来计的。

三天时间不要说训练出大量的二代迅猛龙了,就连蛋都还没生出来呢,所以小灰也就干脆没带迅猛龙士兵出战,只是自己保护着王良一起出行。

看着王良只带着一位手下出动,许志刊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的眼中,王良这一次只不过是过来充当诱饵用的,王良带再多的部队出击,那也不过是送死的炮灰。

带着王良与小灰,他们很快便离开了王良主宅附近的位置。

出了那座山头之后,王良便注意到,陈老拿出了一把伞一样的法宝支撑着头顶。

这是王良头一次见到伞类法宝,他也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不用多看,我这件法宝是件神器,是我们监天司出外行走之宝,这把玄天伞有着屏蔽别人占卜计算的能力,并且可以挡下仙人三次攻击,这一次我们要埋伏那些人,所以隐藏自己是最重要的。”

见到王良看着自己手上的法宝,陈老得意地说着。

他也看出来了,王良的法宝也是伞型法宝,不过那件法宝的品质好像不怎么样,所以他很得意地炫耀着自己手上的玄天伞。

王良倒没有关心那把玄天伞的情况,只有两种功能,最多只能挡下仙人三击,这有什么好吹的,他还没说自己的法宝太玄伞是金色品质的呢。

此时的王良更关心的是其他的神器。

“上次我在元山看到那支东域巡逻队用的玉弩,那也是神器吗?”

“那叫诛仙怒,也叫军团击,那弩本身并没有什么效果,但却可以把军团的攻击集中在弩身上,集中了军团攻击威力之后,一击就可以诛杀仙人。”

对于手上一些神器的情况,陈老还是很愿意说明一下的。

“这算是量产的神器,这一次我们带了三把出来,等下要与三个军团配合使用。”

“除此之外,我们还带了三件特殊的神器,那威力到你你一看就知道了。”

对于陈老的吹嘘,许志刊并没有阻止,反而很是得意地抬着头。

这就是这个世界监天司的态度,他们被人所熟悉,被人所惧怕,仙人知道他们,恨他们却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反而他们却有着对付仙人的手段,打压着仙人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态度明确,所以仙人们看到监天司的人都会绕道而行,这也让他们在这片土地上行走变得更加的安全。

这一次有人堵了监天司的路,抢了监天司的人,就等于捅了马蜂窝。

如果不是监天司要盯着马上就要展开的大劫,他们都想要把各地的人手给调过来。

这次他们只不过是拿了一些神器过来,已经算是相当的克制了。

这一路上,陈老都在教导着王良等下到了地头要怎么处理,如果遇到了敌人,要怎么出手。

虽然王良也算是杀场老将,但与监天司这样的队伍配合还是不怎么到位。

陈老也明白这点,毕竟龙王嘛,就算没有参与过水战,带着虾兵蟹将出去行猎也是有的,要说王良不懂指挥不可能,所以他讲的多是一些军团之间配合的事情。

比如说一个军有一个军的用法,两个军相互之间的配合与相克等等。

陈老还干脆就拿起了东风镇的几个军举例子。

东风镇明面上一共有不到十个军,其中一个还是刚刚被发现加进去的,萧家铁卫。

这支部队在陈老的眼中只不过是一支炮灰部队,这支部队的军阵变化相当的少,虽然陈老没有亲眼见过,但他靠着本能判断就知道变化不会超过五十个。

他们主要是靠着身上的重铁甲与巨盾进行战斗。

在战斗的时候,他们只要轻微地移动军阵的变化,就可以在军阵外形成一个防御罩,挡下许多的攻击。

如果这些士兵的实力强一些,他们可能可以挡下仙人的一击。

当然这都只是陈老的猜测,在没有见到这支萧家铁卫之前,一切都是虚的。

倒是东风侯府明面上的两军陈老他们都见过,平时他们调动部队,也是以这两军为主。

另外在东风镇还有三支属于朝廷的军,控制权在巡府的手里,平时驻扎在百川府,这三支明面上算应该听命于皇室,但是现在归谁还说不太清楚。

另外还有两个势力早早地把自家的军团给暴露了出来,这些监天司都有详细的记录。

这一次监天司就从东风侯那边,百川府那边,再加上一个势力手上,借到了三个军的兵力。

在走出了大约百余里地时,王良就看到了第一批过来的军团。

这支军团是从东风侯那边过来的,与王良之前见到的枪林卫不一样,这支军团是坐着马车过来的。

他们的马车是双马拉车,每辆马车上坐着四名士兵,守着一堆的装备。

那些装备是一套套的盔甲与一把把类似于陌刀一类的武器,从装备可以看的出来,他们这算是中甲步兵,攻击为主的那种。

看着这些盔甲,再加上那些士兵的身体,王良就知道,这么一千人,就算没有军阵的强化,他们也可以轻松地切碎一支正面冲过来的骑兵部队。

再加上军阵的效果,王良真不敢去想像,这样的部队在战场上能发挥出多强大的威力来。

“要是我也有一支这样的部队就好了。”

“那你还是别想了,每个军训练的方式都是各家的传家宝,一般是不会拿出来的,我们给你的那个,完全就是看在你的身份上,否则你以为这么一份军阵图真那么好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