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妹妹,这是咱爸咱妈

陆眠一路朝急诊室这边走来,察觉到有一道温柔的视线在盯着自己,下意识的寻找过去。

四目相对。

她也看到了云知舒。

心头猛然一动。

那是个非常漂亮的阿姨,眉眼之间和云桑有五分相似……

陆眠还没来得及看第二眼,便有一道身形,拦在了她与云知舒之间,隔断了她们的对视。

陆雨恬站在云知舒面前,轻轻推了下中年女人的手臂,“大伯母,你没事吧?”

云知舒回过神来,心头的那抹异样情绪,也被冲走。

“没事。”

陆雨恬不知云知舒刚才为何发愣,也没往心里去,只是轻描淡写的补充了一句。

“就是她把养生丹给我哥的,我当时真应该劝住爷爷……”

在陆雨恬心里,即使云桑一时糊涂被陆眠迷惑住了,至少聪慧的大伯父大伯母不会。爷爷现在生死不明,陆家需要一个发泄口,也需要一个人来负责这件事。

这个人,她希望是陆眠。

只不过,让她失望的是,云知舒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回头望了眼陆巡,眼底翻涌着陆雨恬看不懂的情绪。

陆雨恬拧着眉心,猜不透她什么意思。

而陆眠一行五人,也来到了云桑这边。

云桑走过去,“萧爷爷、妹妹,你们都来了。爷爷在里面急救,还不知道具体情况。”

萧渐离点了下头。

云知舒和陆巡也上前几步,过来打着招呼。

“伯父,您怎么也跟着过来了?”陆巡一脸歉意。

萧家和云家是世家,从祖上开始就关系不错,一直延续到现在,尤其是云桑、萧祁墨这一辈,来往最为密切。

这些都是老祖宗打下的良好基础,萧云两家,自古是一个阵营。

因此,陆巡、云知舒自然是认识萧渐离的,双方不需要介绍。

萧渐离也不跟他们客气,没有过多寒暄,深感叹息的摇着头:“我正好在祁墨那边,听说老陆昏迷了,赶紧过来看看。这几个孩子们都很有心,一块跟着来了。”

萧祁墨站在爷爷身侧,从容有礼的叫了声“巡叔、云姨”。

叶谨闻也跟着喊道:“巡叔、云姨。”

陆巡和云知舒一一点着头。

萧渐离侧了下身体,继续补充道:“这个是我孙子的未婚妻陆眠,这位是眠眠的好朋友零零。”

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也没忘了隆重介绍着陆眠,以及夜零。

光从这一点上来看,就足够说明陆眠在老人家心里的地位了。所谓爱屋及乌,萧老爷子连陆眠的朋友都这么郑重介绍,可见他有多么重视陆眠。

此时没什么存在感的夜零,勾了勾红唇,心里暖暖的,对萧家人的印象,直线上升。

她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

“眠眠,这两位是云桑的爸爸妈妈,你跟着祁墨叫巡叔和云姨就行。”萧渐离特意强调了一句。

陆眠乖巧的点了下头,这才有机会跟云知舒第二次对视。

不知为何,心底那种怦然一击的触动感,再次涌了上来。那种情绪说不清楚、也难以形容,似乎还带着一些隐隐的伤感。

她下意识的抓了下心口,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绪,她很茫然。

她分辨不清,只觉得怪异。

一声“巡叔、云姨”还没喊出口,云桑却忙不迭的站出来,认认真真的强调着:“萧爷爷,不用跟着萧祁墨叫,跟我叫就行。妹妹,这是咱爸咱妈。”

他说这话的时候格外自然,即使心里知道妹妹是认来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他就是愿意把自己的家人、把父母之爱分享给她。

他说过,他不做萧祁墨的兄弟,要做陆眠最可靠的娘家人,他的父母就是陆眠的父母。

咱爸咱妈……

萧渐离和萧祁墨爷孙俩对视了一眼,同款撇嘴。

哎,拦不住了,就由陆眠自己做决定吧。

云知舒和陆巡懵了两懵。

陆眠心里数十次回味着“咱爸咱妈”这四个字,杵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张了张口。

却发现自己的声带,没有发出声音。

谁也不知道她想叫什么。

陆眠自己也不知道,最终也没叫出口。

幸好云桑机智,连忙笑呵呵的打趣了一句,“我妹妹紧张了。”

这场见面,本就不在计划之中。猝不及防的相见,突然而来的改口,确实让人有些懵。

云桑对陆眠包容的很,伸手揉了揉她额头的碎发,小声安抚了一句,“没事,下次咱换个地方再叫。”

萧祁墨眼神瞬间化作激光,在云桑那只手上,扫了好几遍。

云桑完全置之不理。

陆雨恬挽着云知舒的臂弯,暗暗的敛了下锋芒。

此时,守在急诊室门口的杨灿和杨涛父子俩,没有参与他们的寒暄。

只是杨灿在看到陆眠时,心里不免多了几分责怪。

他低头跟自己的父亲杨涛吐槽道:“老爷子还躺在里面情况未卜,大少爷怎么跟一个外人这么亲近?”

杨涛摇了摇头,示意他别说了。

杨灿却有点不甘心:“要不是老爷子吃了她的药,能有今天的事儿吗?”

他们的声音不算大但也不小,在场的众人都听到了。

云桑黑着脸立马呵斥道:“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别乱说话。”

“大少爷,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万一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

“养生丹是我给的,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大少爷……”

云桑白了杨灿一眼,轻轻拍着陆眠的肩膀,声线无比温和耐心,他解释道:“别听他们瞎说,跟你没关系,有哥在呢!”

陆眠抬起头,发紧的喉咙好不容易冲开淤堵,她看着云桑,清浅声线带着几分暗哑,轻轻开口。

“哥……”

这次不是云哥,也不是云神,而是纯粹的一声“哥”。

她不在意旁人怎么指摘她,也不在意被泼一身脏水,只是看到云桑这般护着自己,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嘿,哥在呢!”

云桑窃喜一声,紧绷的五官柔化开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陆眠这样叫他。一双小手有些无措,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最后抄进花裤衩的口袋里,前后摇晃着身体,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