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看看人家的玻璃温室,全通透的材料、自动化的内外双层自动遮阳、自动通风、温湿度实时监测、高清视频监控。

更厉害的是这些信息都被集成于温室的管理服务器中,通过无线信息传递系统连接平板设备后,坐在办公室就能取得相关的数据,并对温室进行管理。

齐帅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冯宇,觉得这位不愧是帝都软件工程专业、又在巨匠集团工作过的选手,对自动化的追求简直堪称病态。

不过说回来,真要上马这样的设备爽不爽,齐帅觉得简直帅呆了,可关键是根本没必要,太奢侈了。

不管齐帅是什么想法,冯宇认为在基建的方面你多花些钱是值得的。

倒不是他有钱没处花,也不是他不知道这样实在有些过于‘锦上添花’。

但因为甘木的效果,秀水农林的林场的长势有些犯规,未来林场的畜群应该也是如此。

不说一头吃一年那么超规格,可没病没灾这种好事,在养殖业来讲,本身就已经能算上超自然了。

他怕林场的技术人员们的小身板太单薄,抗不下这么多不合常理,只能给林场的树木和未来的畜群寻找更多的理由。

高科技就是很棒的理由。

玻璃温室、现在国内少见的机械化程度,加上他一直都在建设的智能自动化体系,和林场的技术人员一起,组成一个还算能自圆其说的必然结果。

如果再加上一点点幸运的成分,以及基本研究报告,那他和甘木就能很好的隐藏于幕后了。

“看了一圈怎么样?”冯宇很没架子的给齐帅倒了一杯冷饮。

他没跟着齐帅一起去看样板间,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空调屋里喝着冰镇饮品。

“如果使用这种玻璃温室,需要在玻璃墙两侧安装防撞护栏,要不然玻璃墙是肯定扛不住牛的碰撞的。”

“其他的方面呢?”

“都没问题。”

‘除了价格。’齐帅在心里加了一句。

冯宇看向了阿娜妮,阿娜妮说道:“按照齐顾问提出的技术要求,我们可以降低保温标准。

顶部不使用比较贵的太阳浮法玻璃,而是用普通的双层玻璃代替,墙壁则采用普通的高强度玻璃。

增加温室的结构强度,使用规格更高的、抗碰撞能力更强的材料和结构,在顶部集成照明等需要的结构。”

冯宇看向了齐帅,齐帅说道:“对于牲畜过冬来讲,这样的保温效果已经足够了,甚至是有些高了。

长期呆在这样的温室,可能会降低牲畜的耐寒能力,不过好在可以用通风的方式调节温度。”

冯宇点了点头,问道:“造价呢?”

阿娜妮和经理不自觉的坐正了些,阿娜妮看向经理,经理微微的点了点头。

“按照每亩一座的面积,内部增加两个隔断……预计每个玻璃温室的造价约在二十万。”

冯宇点了点头。每平米大约三百块,这个价格跟林场用的那两个每千平一个的温室来讲,每平米的造价下降了二十块。

“这是完成了我说的那个数据和开关控制集成的改装之后的价格吗?”

阿娜妮点了点头:“是的,按照冯总要求的单个大棚的各种电器设备的开关将分为棚内开控制和远程总控两种方式。

除此之外,信息控制也分为单棚和总体两种,棚内的开关系统我们提供,总共开关系统我们提供两套。

不过关于主机,我们在齐顾问那里了解到,这次需要的主机……”

冯宇点了下头:“这个我们自己搞吧,只要你们把控制线路集成那块做好就行,主机和新系统我们自己做。”

用现有系统改一个信息采集存储等简易功能的专用系统,对于冯宇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而且硬件设备的价格也不高,还没有他家里使用的那套东西贵呢。

“那咱们就先定下来,我们回去把地基和其他内部设施确定一下,回头让齐顾问跟你们联系。”

齐帅看了眼冯宇,抿了抿嘴没说话,他现在已经不觉得温室有多了不起了,他觉的这是他见证冯宇这个老板针对牛的一系列的消费的开始。

不出他所料,回去后冯宇果然向他询问了其他设施的问题,总结起来就是在不考虑花费的基础上,用什么材料才能更好。

齐帅现在很理解冯宇对‘更好’的标准,那就是给牛以科技感的人文关怀,价格别太出圈,老板都能接受。

既然如此,齐帅索性也不控制了,不就是嗨么,我可是这个专业的,怎么也不能让冯老板这个外行看扁了。

齐帅不在‘小家子气’后,冯宇才知道,原来养牛还真能玩出花样来。

就比如说牛睡觉的地方,也就是牛床,就有水泥、木板、复合土、发酵床、复合软材料床等多很多种。

其中要说效果比较好的,就要说符合软材料床了,用整烫海绵为软材,表面铺设耐磨防滑橡胶垫构成。

这东西本来是给奶牛用的,对相对娇弱一些的奶牛都有很好的效果,这边用完全是大材小用。

但齐帅算是看出来了,冯宇关注的‘点’绝对不是贵,他完全是想把自己的畜牧产业建设成设施一流的产业。

至于规模,秀水下来畜牧业的规模,受到林场承受力的限制,现在还没有可能做的太大。

得益于齐帅的配合,冯宇也算是增长了不少养牛的见识,虽然大多是消费到‘伺候牛’方面的。

不过牛舍的筹建在一项项的设施的确定下,总体的设计也大致做了出来。

齐帅虽然开始放飞自我,但也怕花大钱办坏事,拿着自己的方案回去找到自己的老师和行业内的同学们帮忙参考。

冯宇还不知道,齐帅这一个参考不要紧,他在那个小圈子里算是出了名。

当然了,那个圈子里的人,包括齐帅的老师在内,也都很羡慕齐帅,不管怎么说,但就齐帅拿过来的牛舍的水平,在世界上也排的上号了。

关键是,下了这么大力气建的牛舍,这还不是全年使用的那种圈养牛用的牛舍,而只是冬春两季使用,这就有些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