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一瞧,夜飞看见两个身材高大的壮汉,站在距离自己三十米远开外,这两人都被身上黑漆漆的浓雾所覆盖,让夜飞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容貌。

冥教的人?

不对,这种黑气非常的古怪,充满了混乱与未知。

这种气息让他感到非常陌生,也让他感到不舒服。

很可能是他们所修炼的功法有关系。

只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功法。

“咦,你不是刘虎,你到底是谁?”

为首那个黑影发现了异样,立刻停下脚步,谨慎地询问。

刘虎?交易?

也许是之前那个绿毛僵尸。

夜飞想到了一种可能。

两人身上的黑气翻腾起来,颇有杀气,估计随时都有可能动手。

看着眼前被黑气包裹的两人杀气腾腾,夜飞嘴角挂着淡笑,开启了影帝模式,顺着对方的思路走:“你们不用担心,我是代替刘虎交易的。”

这是缓兵之计,姑且看看你们是什么来头。

“代替刘虎?你想代替刘虎完成交易?你是玩家吗?如果你不是刘虎,那我们只会和玩家达成交易。”

为首那人冷喝道。

玩家?

那是什么?

“不瞒你们说,事情有变化,刘虎被杀,我是他的代替者,希望你尽快完成咱们之间的交易。”

夜飞继续顺着对方的话说,保持着影帝附体的状态。

他抬手挥动,一具绿毛冉冉的尸体,连同着脑袋出现在了地面上。

“……二哥,真是刘虎那家伙,他是怎么隐藏尸体的?”

“别慌,应该是某种障眼法,这小子应该有来头。”

“刘虎已经死了,我们可以试着与他交易。”

两人的窃窃私语依稀传来。

这两人用吐息之音交流,本以为不会被听到,此刻却被夜飞纳入耳中。

看样子自己用系统背包放出刘虎的尸体,这招是正中两人下怀。

只是这两人跟刘虎这种行尸相识交易,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那你带来了封印武器?”

为首那名黑影有些犹豫,干脆道:“那你先把封印武器,拿出来给我们瞧瞧,我们才能将玩家名额给你!”

夜飞眉头一挑:“封印武器换玩家名额?”

玩家这个词倒是挺常见,难道是某种游戏的玩家?

我擦嘞!

只是玩家名额竟然能换到一把封印武器?

要知道,一把低品质的残破封印武器,都是价值上千万武神币,完整的封印武器能卖到上亿元,品质高的封印武器甚至能卖出更高价。

而且封印武器出自深渊,一直有价无市,想买都不一定能买得到。

喂,你们搞错了没有?

到底是什么玩家名额,竟然能换到一把封印兵器。

可惜现在不能多问,免得露马脚。

要说封印武器嘛……

自己倒是有一把,就在腰后刀鞘内。

“怎么?我们与刘虎谈好的价格就是一把封印武器,这个价格不会再变了,即使刘虎死了价格也不能更改。”

为首的男子冷声喝道。

“不错,如果没有封印武器,那么这场交易就取消了,我们不会再和你们冥教做生意。”

另一名男子也跟着冷声道。

听得出来,两人的态度非常坚决,对于这场交易异常谨慎。

夜飞没什么犹豫,干脆将暴怒短刀抽了出来:“这把就是封印武器。”

为首那名男子喊道:“你靠近一点,我站在这里看不清,等等……为什么你穿着驱魔人的制服?”

“现在大下水道里全是驱魔人,我可是假扮成驱魔人才混进来的……你们有诚意的话,那就请移步吧,我一个人你们怕什么?”

夜飞脚步一动不动,目光灼灼。

他的内功修为大多隐藏在肉身中,不全力运转玄功转化龙气的话,平时散发出气息也就一气境修为。

在大下水道这种副本,显得不值一提。

黑暗中的两人当即对视一眼,眼神交流后,先后迈步向前。

为首那人来到近前,隐藏在黑气中的双眸发亮,看到夜飞手中的暴怒短刀,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夜飞却直接缩回了手:“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你们的货了?还有别藏头藏尾的,否则我会取消交易。”

“恩,那就给你看看真面目。”

为首的男人挥了挥手,撤去身上黑雾,和身旁那人显露出了真实面容。

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壮汉,留着络腮胡,一脸粗犷,另外一个人看似有些矮胖,眼睛很小。

两人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夜飞手中的封印武器,完全可以用垂涎欲滴形容两人的表情。

“咳咳,这样吧,封印武器你们见识过了,货了?”

夜飞手握刀柄询问。

“没有问题,不过你先把封印武器给我瞧瞧,毕竟我们不认识你,无法信任你。”那名壮汉要求道。

呵呵,全是心机。

“先给我货,否则无法交易。”夜飞没有将鬼头刀先给两人,他到不担心对方会反悔,炮拳随时伺候着两人,而且暴怒已经向自己认主,承认了自己身份,别人不可能拿走。

只需要他一声呼唤,这柄鬼头刀就会反噬那个人。

只不过,他不想给两人看。

“我可以给你们看看这把封印兵器。”

夜飞默默运用内力,亮莹莹的刀刃上竟然浮现出了一只嗜血狂暴眼睛虚影,是死死窥视着两人,让人不寒而栗。

“哇!这……这就是封印兵器的魂?”

“这魂看起来好厉害,图鉴里没有出现过这种魂。”

“嗯,只是这柄鬼头刀里的魂,看上去好像好凶横。”

两人左瞧瞧又看看,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喂,小子,名额我们可以先给你了,若是你耍诈,肯定有你好受的。”

他们目光冉冉势在必得。

络腮胡男子眼神示意旁边的矮胖子,对方竟然是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部手机,将手机上的一个形状古怪的二维码展现出来:“你用手机扫这个二维码就行。”

扫二维码?

夜飞的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玩家的名额竟然跟二维码有关系,这在搞什么飞机了?

难道后面就是扫二维码,之后就会下载游戏了。

这特么是在逗我吗?

“扫完二维码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夜飞开口询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