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只是把玩家名额转移到你的手机里,你可以自己使用,也可以用来卖钱。”

络腮胡壮汉笑道:“要知道,成为玩家后虽然会有大危险,但也会获得新生,你将会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武道修为将会突飞猛进,还可以获得无上存在赐予的超能力!”

“玩家名额都是我们在游戏中花费大量资源兑换出来的,黑市上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收购玩家名额的,找对人卖上个几千万都不成问题。”

“获得新生?超能力?无上存在?价值上千万?”

夜飞感到这信息量非常大,简直大得恐怖。

区区一个玩家名额竟然有这么高的价值?

夜飞感觉这两个家伙在扯淡!

真的假的?

小心脏剧烈颤抖跳动。

夜飞不太相信所谓的玩家名额能有这么夸张的效果,他只是试探着与对方交易来着。

现在听到区区一个玩家名额能够卖上几千万后,还是忍不住想笑出了声。

不过,这两个人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简直就跟编故事差不多,如果真有这种游戏,那么简直就跟神迹差不多了。

“喂,你们说的游戏到底是个什么样存在,能给我详细说说吧。”

夜飞开口询问。

“不可以,我们玩家都受到游戏制约,谁要是说出游戏内容或者透露太多,会被游戏直接抹杀,别问那么多了,你成为玩家后自然会知晓的。”

络腮胡催促道。

这可真够古怪的!

夜飞拿出手机开始扫码。

滴的一声。

扫码完毕,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加载完毕的提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里屏蔽了手机信号,你只要等到有手机信号就可以收到成为玩家的信息了,然后就可以通过手机指示成为玩家,需要通过系统审核。”对方解释道。

啥?

弄了半天获得玩家名额还有审核时间?

不可能立刻验明效果?

“喂,你们搞错了没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的货根本没办法验,要是假的,那我不是亏大了吗?”

夜飞冷声道。

络腮胡大汉哈哈一笑:“放心,我们兄弟一直都很讲信用的,在玩家中也有名号,你们冥教和我们做了不止一次生意,应该放心的,请把你的封印兵器给我吧。”

冥教和玩家做过多次生意?

这可是个值钱的信息啊。

夜飞则想赶快离开此地。

毕竟,他对于所谓玩家名额持有怀疑态度。

要不是为了多弄几具尸体,顺带着解救下同学们,自己根本不会来大下水道。

现在大下水里可是被伏魔军驱魔人驻守,冥教的人参与其中,外加那头不知名的怪物,用游戏术语来说的话,是个需要多人组队刷的高级副本。

这里根本就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他没有心思再待下去。

既然找不到铁心兰,魏生津他们的话。

下面自己就该撤离了。

至于眼前这两个玩家……

忽然,耳畔传出一个微弱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另外一个棺材里喊救命。

“这声音是……”

夜飞眼神渐渐阴沉起来,这声音听起来也太耳熟了吧。

魏生津?

“喂,那个棺材里边为什么会有人喊救命?”夜飞迈步向前。

那个络腮胡大汉上前一步,直接拦住去路:“慢着,我们堂主在里边准备用人献祭,你可别扫了他的兴致。”

“嘿嘿嘿,看你细皮嫩肉的,我们堂主一定很喜欢,你最好还是不要见他的好。”另外一名矮胖的汉子冷笑着盯住夜飞。

“你们是不是抓住了一个细皮嫩肉的帅哥?身上都是名牌?”

夜飞没什么隐瞒的,开门见山询问。

“哦?你认识那小子?”络腮胡大汉嘿嘿一笑,目露淫光。

“不错,能不能请你们放了他们。”夜飞朗声道。

“哈?我这佩服你的胆子,看上去你就是个普通武者,竟然敢跟我们玩家交易,甚至谈条件?”

络腮胡大汉脸色一冷:“老三,拿下这个小子,老大会喜欢的,也省去了我们一个玩家名额。”

身旁那个矮胖的男子手中出现一把匕首。

“真是有趣啊,本来没打算放过你,现在你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矮胖男子笑道,眼神不怀好意的盯向夜飞,叹道:“这可真是一副好皮囊啊,我都想要弄他,尝尝鲜。”

“偿个屁,要尝先先要让大哥尝!”

络腮胡汉子喝道:“这小子看上去挺健壮,你打断他两条腿和双手,让他没有反抗之力,记住别弄的太过,堂主喜欢这种小帅哥。”

“切,二哥,你也是一样,每次人给你都被你玩的几乎都要断气,还说我。”

两人互相争辩起来,身上也逐渐被黑色雾气所笼罩。

夜飞心中寒意升腾,起了杀心,干脆将鬼头刀收入刀鞘。

不出所料,玩家帮家伙没一个是好人,怪不得能和冥教一样同流合污。

他干脆笑了笑,又瘫了瘫手,随时准备迎战。

“这两人身上黑雾笼罩,有一股诡异气息,看气息应该都是两仪境。”

夜飞心中忐忑,自己对付鬼物僵尸到是一把好手,一次性对付两个两仪境的高手。

而且,他们自称玩家,拥有特殊的异能。

不知道所谓的玩家能有什么异能,让他心中没有底。

多想无用,战吧!

他的浑身衣物鼓荡,内力运起,肌肉开始紧绷膨胀。

“哎呦呵,这小子看来有两把刷子啊!”

矮胖男子咧嘴一笑,匕首挥了挥指着自己道:“老子可是两仪境的高手,迄今为止献祭了三个两仪境武者心脏,你将是第四个……”

呜!

刹那间,一只带着劲风的拳头猛然轰出。

脚下土地崩裂的夜飞化作狂风疾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轰击在对方脸上。

嘭!

那可脑袋顿时被刚猛爆炸的拳力打成了团血雾。

赤红色的鲜血和灰白之物,喷了络腮胡汉子一脸。

现场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夜飞看了看对方自己的拳头:“两仪境高手……好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