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_<!

满脸血污络腮胡大汉张大了嘴,看了看爆头的老三直挺挺倒地,又看了看那个刚刚出拳的青年,眼睛愣直,不能动弹。

阴风刮过,四周黑漆漆的棺木在微微颤动,气氛诡异。

两人就这么直愣愣地对视着。

络腮胡大汉完全没料到,刚才那摧枯拉朽的一拳,居然是眼前这个看似粉嫩的少年施展出来的,让他感觉呼吸停止。

娘的,这次不会踢到铁板了吧?

“弄了半天你不是横练武者……”

他满脸狰狞:“别以为是就能杀了我,我们兄弟又不是没有杀过横练高手。”

夜飞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拳头上沾染的血水,双目渐渐燃起火焰。

他感觉心跳加速,体内热血在沸腾燃烧。

“这就是杀人,杀坏人的感觉!”

他能深深感受到一种异样情绪是从心底而生。

什么是武道,什么是侠义,用武功向坏人拔刀相向,生死一瞬间。

这才是武道侠义!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犹如烈火般在他心中燃烧起来,席卷全身。

恶即斩,斩即恶!

以前不是杀僵尸就是杀鬼,现在杀恶人不仅没有负罪感,相反是热血沸腾。

自己的大威天龙灭世诀是绝世神功,炮拳也是绝世神功,攻防一体,举世无双。

一气境打个两仪境又如何?

杀吧!

“你想要杀我吗?来吧,来杀我啊!”

夜飞血液在奔腾,心跳在加速,迈步向着络腮胡男子大步走去。

他喜欢这种热血奔流,近身肉搏的感觉。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络腮胡男子额头青筋暴起,眼瞳突然变成黑色,身上也被黑气所笼罩,握起一把由黑气所凝结而成的大刀是凭空出现在了手中。

他握住这把黑气缠绕的大刀,迎向了夜飞。

黑气可以凝结成刀?

啧啧,这就是所谓的玩家能力?

铛!

拳头攻击却拍在了漆黑的刀面上,被络腮胡大汉给挡了下来。

“有点意思,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我用了游戏里的技能,必定能够轻松斩杀你。”

大汉狞笑着:“下面看我怎么虐杀你。”

说着,他手中的黑色刀刃刃口一翻,掀起了一阵劲风,撩起刀刃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直袭对方心口。

这是他专门修炼的一种杀人刀法,近身搏杀起来异常犀利,迄今为止,他已经凭借这招刀法无往不利。

只要施展出这刀后,对手肯定会闪避后退,这样接下来主动权就是他的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肯定能依靠连续攻击杀了对方。

开山炮!

双脚如炮架,手臂挥动,雄浑掌力再现,骤然带起了一阵狂风。

虽然只是炮拳第一招,开山炮却最为简单直接的攻击招式,也是夜飞目前威力最大炮拳招式

谁知道,夜飞不闪不避,以拳换刀,用胸膛接住了这一刀,拳头也轰击到了对方胸口。

络腮胡大汉闷哼一声,身形倒退出去五六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胸口。

只见对方胸口衣服被劈开,胸口处有一道清晰的红印,除此之外一滴血都没留,就连皮肤都没有被割破。

自己的护体真气都几乎被击碎了,胸口生疼无比,竟然被轰开了一个窟窿。

这怎么可能?

络腮胡大汉对于自己手中的刀刃很了解,这把由秘法凝结而成的刀刃虽说不如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封印兵器,但也硬如精钢,斩断许多钢铁都不成问题。

结果砍在对方身上一点效果都没有!

胸肌这么大!

你到底修炼的什么横练功夫?

夜飞淡笑。

傻了吧!

哥刀枪不入。

他趁机迈步上前,双拳霸烈,一招比一招刚猛,一招比一招强势。

络腮胡大汉也毫不示弱,刀势越来越急。

两人就这么在棺材林立的景区中激烈交手起来,打得土石飞溅,木屑横飞。

络腮胡大汉刀势相当厚重,力量也是极大,但夜飞力气不比对方小,同样力量极大,双方在力量对攻上打了个平手。

其实还是夜飞占据了上风,因为他刀枪不入,完全不惧怕对方攻击。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数十回合,动作极为迅猛快速。

但两人都没有拿出真正的杀招。

夜飞只使用了炮拳的前三招迎敌,开山炮,连环炮,双龙炮被他运用得滚瓜烂熟。

而络腮胡大汉的刀法就那么十几招,已经被施展了两遍,依旧占不了任何便宜。

可对方越打越猛,力气大得出奇,震得他虎口发麻。

娘的!

这小子明明看上去只有一气境,肉搏战斗力却比他这个两仪境玩家还要强。

驱魔人队伍中怎么会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呯呯呯……

又是连续的刀拳相交。

络腮胡大汉被对方惊人的全力,打得浑身剧震,脚步都站立不稳了,双腿一软,身子笔直地向后倒去。

有破绽!

夜飞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当即踏步向前,一拳猛击而去。

你上当了!

络腮胡大汉眼前一亮,看似站立不稳的身躯,突然向下缩去,然后刀刃往上翻,全力施展出了这一斩。

死吧!

眼前这小子全身都硬如钢铁,他可不信对方连裆部都硬如钢铁,用苦肉计施展出了这恶毒一招,料想即使杀不死对方也要阉掉对方。

无论如何,此人必死无疑。

黑色刀刃上蕴藏着巨大的力量,隐隐带着震动与破空声,这络腮胡大汉作为一名玩家,现在招式上又狠辣异常。

呼!

就在刀刃势不可挡的斩在了夜飞裆部时,却如同砍中了钢铁。

“这……”

络腮胡微微一惊,刀刃重击在了对方裆部。

谁知道夜飞跟个没事人一样,面露怒容,双拳犹如炮弹似的捣出。

双龙炮!

夜飞双臂肌肉膨胀,龙气升腾而起,双拳犹如炮弹出膛,劲风爆发,声势骇人。

带着噼里啪啦爆响声的双拳,狠狠砸在了络腮胡大汉的胸口上。

这一双炮拳的爆发力,要比对方的更快,更狠,更狂暴!

啊!

络腮胡大汉惨叫一声,护体真气被击碎,胸口瞬间塌陷,身体犹如枕头似的倒飞了出去,撞断了一株碗口粗的大树后,这才落地,是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嘿嘿!

自从大威天龙附体后,自己全身上下无死角,都有龙气护体,别说裆部,哥就连菊花都是硬如钢铁。

不过这一击确实有些蛋疼。

夜飞夹紧双腿揉了揉,发现裤裆被劈开个窟窿,自己的裤子变成了开裆裤。

下次还是不要随便卖裆好。

不然以后出去不好见人。

“是谁啊?刚脱裤子就来事!”

这时,从树林深处传出了一声暴喝。

随着有力步伐,一块棺材板被掀飞。

一个体魄雄壮的男子纵身飞出,这位满脸横肉,双目如鱼眼,还光着个脑袋,表情狰狞得很。

“二弟!三弟!你们……”

看了眼地上两具尸体,光头男子厉声道:“不可能的!你们两个都是过了10级的玩家,就算遇到两仪境的驱魔人都能博上一博,没能会输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用忌惮的目光望向夜飞,双眸变成充满黑气,浑身也被黑气缠绕,身体在不断的暴涨之中,面容逐渐扭曲,变得青面獠牙,额头带角,越来越像怪物。

不是行尸,而是那种玩家特有的邪恶气息。

恐怕这光头男子的实力远在刚刚两人之上。

很好,很刺激!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