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凳回来了!”有一名士兵兴奋的喊道。

一听他这么喊,正在那山村外面的众人就更加喜气洋洋了起来。

他们不可能不高兴,因为他们打了一个大胜仗!

就在那竹签阵外面几十丈之内,一共被打死了四十三名瀛人。

这些瀛人有在黑夜里被箭射中直接毙命的,也有被射伤之后却是又被朱喜覃飞虎他们带人追杀掉的。

而当把这一切都忙活完,天就已经亮了。

“板凳也是该你叫的?”这时在一旁的白玉川却有些挑礼了。

“名字不就是叫的?”那个士兵反驳道。

“人家板凳是和你们家覃飞虎和内个谁平起平坐的,你才是一个小兵。”白玉川说着却又偷偷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朱喜终是没敢直呼其名。

“喊就喊了呗,那有啥,咱家板凳没架子,和当官的和当兵的都好。”这时喜糖打圆场道。

白玉川还想说点啥,他见朱喜朝这面走过来了就不吭声了。

白玉川当然有自己的想法,眼看着也把这伙子瀛人消灭掉了,那自己还是别吭声以免引被朱喜注意方好。

“看看,咱们昨天夜里一下子杀了这么多瀛人,这回咱们可是大获全胜了!”覃飞虎却已经迎上商震了。

“哦。”商震应了一声,扫了一眼已经被众人拖着堆到一起的瀛人。

几十名穷凶极恶的瀛人现在已经如同死猪死狗一般被堆在了一起,那还是很有震撼力的。

这些尸体那必须是用火烧了再掩埋起来。

人死与猪狗死了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现在虽然已经是十月份了,可天气依然很热。

如果不处理那尸体很快就会腐烂生蛆,那样的话整个山村就会被尸臭味盖住,村子里也就不用住人了。

“打了胜仗怎么还不开心?”这时喜糖便问商震道。

喜糖这么一问,众人才注意到,商震却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跑了两个。”商震说道。

“嗐!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跑了两个嘛!”覃飞虎不以为然的说道。

要知道,他们灭的可是瀛人的七十二大寇。

那七十二大寇去年都杀死了好几千的官军了,而他们凭借一百多人的兵力就把七十二大寇杀的只剩下两个了,这已经属于完胜了!

商震听覃飞虎这么说却是摇了下头,然后看到朱喜也过来了就拱手作了个揖道:“以后怎么办还要和朱大人商议一下。”

朱喜看了看显出几份疲倦的商震便道了声“好”。

于是,朱喜、商震、覃飞虎这三个人便往一边走去了。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现在他们这三个人那就是这支队伍的头儿!

既然头儿议事,别人自然是不能往前凑。

于是众人接着收拾战场。

这次能够取胜当然是那个竹签阵发挥了大作用。

可是仗打完了那竹竹签总得再拔下去不能让村民们再往下拔吧。

先前在他们这些人在刚进入到这个小山村的时候,在商震的提议下,朱喜带头就没有进村民的屋子里去住,那可是都拿了村民家的干草门板啥的铺在院子里住的。

而在瀛人第一次偷袭村子的那夜,商震还救了那个半大小子虎头。

其实当时那样的夜晚,那虎头出去撒尿,象朱喜覃飞虎他们都未必去管虎头的死活了。

可是人家商震有心就给救了回来。

这才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这事当天全村的人就知道了。

于是,村民们就对着这回来的这支官军就另眼相看了。

所以在他们要布置竹签阵用村民竹子的时候,人家村民那才会有物出物有力出力,他们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摆布出那么一大片竹签阵来。

现在仗也打完了,虽然跑了两个瀛人那也得算是完胜了。

那么大一处的竹签那也不能让村民自己拔吧,所以剩下的人就接着干活。

“小白脸,你还不跑,你没看人家三位大人在商量怎么收拾你呢吗?”喜糖瞟着就在不处议事的商震他闪三个,嘴里却低声的逗白玉川。

“不会,咱家板凳不在那儿呢吗?”一起干活的那扎就插嘴道。

白玉川瞪了一眼喜糖后他也用眼神瞟着正在不远处说话的商震朱喜和覃飞虎。

说他现在心中连一点担心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这些人里,那也就是商震是真心实意奔着杀倭寇来的。

他白玉川那就是一个逃犯。

而朱喜他们虽然是锦衣卫,但其实也可以看作是来缉拿他白玉川的捕快。

结果到了这东南沿海,商震他们几个和倭寇一交手却是把来追捕他们的朱喜也给拐了进来。

现在打这伙七十二寇也告一段落了,朱喜的人也是伤亡惨重,那人家也该撤回京师了。

只是不知道,朱喜在撤回京师时会不会把他白玉川捎带上!

是,先前商震和白玉川白脸红脸的唱着拿话挤兑住了朱喜。

当时,人家朱喜确实是没有表态,可人家却也没有承诺什么,那人家现在要再抓他白玉川呢?

白玉川正在这心中忐忑的想着呢,这时覃飞虎却是在那头喊了一声:“白玉川你过来!”

再一抬头,白玉川就见覃飞虎却是正在向自己招手呢!

白玉川实在是不想过去,可是转念一想,毕竟商震在那头呢,商震那肯定是护着自己的。

而就在他刚迈腿之际,喜糖却也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道:“怕个**,咱们四个人呢,锦衣卫也没剩几个!”

于喜糖来讲,他现在已经把白玉川看成自己人了,锦衣卫刚追他们时人多,现在确实没有几个人了。

所以他拍白玉川肩膀鼓励一下,至少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实在不行,咱们四个就跟锦衣卫拼了,他们也未必就能打过咱们!

而这,就是喜糖拍他的潜台词!

可白玉川在喜糖这一拍之下却已是觉得心中一暖,男人的友谊不在于表达,有喜糖的这一巴掌就完全够了!

在场所有人,别管是喜糖那扎,还是锦衣卫,还是后来的覃飞虎的人,那都知道朱喜是来抓白玉川的。

眼见白玉川就那么往前走了,所有人都不干活了,却是都抻着脖儿瞅。

众人眼见着白玉川走过去之后,那也不知道朱喜商震和他说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们就看到白玉川却是把身上的那把扇子递了出去。

可这时又见商震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白玉川却是用双手捧着那把扇子毕恭毕敬的给朱喜递了过去。

这是搞啥名堂呢,他们这些观众光能看影却听不到声,一个个的就猜。

而这时白玉川便已经往回走了。

“你把扇子交出去干嘛?难道朱喜拿着那把扇子回去交差,就说它是白玉川?”当白玉川走回来时候喜糖就好奇的问。

“从今以后跟着板凳专打倭寇,朱喜就不追究我了。

交出那把扇子就是不让我以后再风花雪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了。”白玉川有些懊恼的说道。

他现在都搞不清自己啥心情了。

按理说,人家朱喜都放过他了,那他应当感觉到开心才是。

可是这以后总是刀枪剑戟刀光血影的,却是再也没有那酒楼勾栏里的诸多小娘子在旁给自己研墨调笑,他终是有种惘然若失的感觉。

“好啊!好啊!”那扎却已经笑了起来。

白玉川当然不会生那扎的气,看着那扎那喜笑颜开的样子,他那心情马上就好转了许多。

可是他心中想的却是,看我哪天趁我那俩大舅哥不注意,我不把你给“办”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