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幕降临之后,浦式就又开始了。

只不过这一回倒不全然是废话和聒噪。

“那个面具男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他问道。

浅司点头,同样还有些意外,“你竟然能猜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浦式有些不悦,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猜到了,暗示自己蠢?

“没什么。”

“那他有什么目的?”浦式问道。

“不知道。”

“我觉得是想要你的眼睛。”

“真聪明。”浅司夸赞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浦式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那你觉得,我应不应该主动出击?”浅司问道。

“你竟然会跟我商量?”浦式有些惊讶,随即高兴道:“看来你是意识到我的重要性了,没错,现在只有咱俩才是真正的朋友!”

“你开心就好。”

“作为朋友,以后说话请对我客气一点。”浦式不满道。

“只要你安安静静的,我就尽量。”浅司说道。

浦式在心中盘算,他当然不是喜欢多说废话的人。

之所以说这么多,一是因为自己如今处境,他有些憋闷才闲不住;二是因为想拉近彼此的关系,取得浅司的信任,方便占据他的身体。

而如果对方现在真信了自己的话,老实配合,那自己何必多浪费口舌?

所以,浦式爽快地答应下来,“只要你拿我当朋友,今后我就跟你商量着来,适当的还可以听你的。”

“成交。”浅司笑着说道。

浦式也是一笑。

心里却是极为不屑,这不过是为利益的权宜之计罢了,你也配跟我做朋友?

……

又是周末,森田青子拎着花篮出现在这条街上。

浅司正巧要往外走,两人在旅店门前相遇。

青子惊呼一声,脸上浮现欣喜之色,显然是认出他来了。

“你好。”浅司点点头。

青子有些手忙脚乱的,赧然低头,挽了挽耳边的头发。

浅司想起她是不会说话的。

青子挎着花篮,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写道:上次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

她举着给浅司看。

“不用谢,刚好路过。”浅司说着,觉得自己的语气是不是有些太生硬了,便又开口道:“最近他们没有再招惹你吧?”

青子:没有,最近很好。

浅司点点头,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青子不漂亮吗?当然是漂亮的。那他不喜欢好看的女生吗?也不是。

可现在,他就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全然没有所谓的心动,就好像眼前的,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蜡像。

或许,是因为带土的缘故,因为对方的安排,先入为主之下,对面前的姑娘才会失去好感。

而在浅司沉默的时候,青子已经举起了小本子,上边写着:为了表达感谢,我能请你吃饭吗?

浅司抬头看了看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阳光温暖,微风和煦,吃过饭后,正好适合结伴游玩,增进感情,然后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

他没跟女孩子单独吃过饭,所以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

“答应她啊。”浦式出声了。

青子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此时见他犹豫,脸上也是有些失落。

“好啊。”浅司终于开口。

青子顿时展颜一笑。

她笑起来很美,青涩之中,带着温柔和纯真,就像是白色的牵牛花。

浅司眼神动了动,也笑了笑。

……

普普通通的一顿饭,并不算丰盛。

青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在小本子上写道:是不是太寒酸了?

“没有,已经很丰盛了。”浅司说道:“而且最重要的不是饭菜如何,而是一起吃饭的人是谁,还有在一起的心意。”

青子听后,脸颊都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口吃着饭菜。

“行啊,很能干嘛小子。”浦式惊讶道:“这种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愧是我的朋友。”

浅司微微一笑,现在浦式这家伙整天将朋友挂在嘴上,生怕自己看不出他是表面兄弟,傻傻的,真可爱。

吃过饭后,青子就要离开了,她还要赚钱工作,肯定不能多浪费时间。

“要不,我帮你吧。”浅司说道。

青子歪了歪头,在本子上写道:这样可以吗?你不忙吗?

浅司说道:“我在修行,所以时间很多,正愁无事可做。”

青子高兴地一拍手,然后将花篮递给他。

浦式不屑道:“前几天不还跟我说修行是日积月累的事情,要坚持么?怎么现在就时间有大把,开始跟人卖花了?”

“这也是修行的一种。”浅司说道。

青子走在前头,此时疑惑回头。

“没什么,有只苍蝇。”浅司作势挥了挥手。

“你才是苍蝇!”浦式咬牙道,合着怎么说都是你小子有理是吧?

……

卖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你需要对人笑,需要不断重复相同的话,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要保持恰当的谦卑。

浅司是第一次卖花,毫无经验可言,他学着森田青子的样子,勤快地微笑,问一句:先生(小姐)买花吗?

当第一束花卖出去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喜悦,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如释重负。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下意识看向青子,后者仍然是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人,而看到他卖出花去后,还笑着给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浅司也笑着回应。

“你傻笑什么?”浦式不屑道:“只是卖出了一朵花而已,是想要跟谁证明什么嘛?”

“你之前说过要保持安静的。”浅司说道。

“我只是在跟你聊天,闲聊!”

“聊天的前提是,对方也愿意跟你聊。”

“你这性格真讨厌,怪不得没有朋友。”浦式说道。

“谁说我没有朋友?”

“噢,都死了。”浦式故意道。

“你不是还没死吗?”

“我”浦式一噎,深吸口气,“你卖花吧。”

卖花的下午没有什么波折,哪怕并不理想,花篮里的花还剩下许多。

因为这并非什么节日,而且像鲜花这种东西也不是必需品,买的人并不多。

但话虽如此,浅司毕竟在开始的时候觉得卖花没什么难度,此时看着手里还剩大半的鲜花,难免有些尴尬。

自己虽然不会卖花,可刷脸竟然也不管用了?

青子看着他,举了举小本子:没关系的,我第一次卖花的时候,都没什么勇气。

她挥了挥拳头,笑靥如花。

浅司看着她明朗的笑容,心下稍有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