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儿,难道我这辈子与板砖有特别的缘分?”

一般仙儿是不会回答超过她权取范围以外的事,现在却回答了,说:“宿主,与上次不同,这次是见义勇为,只要能做好事,板砖、钢砖有何区别?”

别人说还不一定准确,仙儿说了,更证明了王二的判断。

中年人已经掏出来了,是一个棒棒糖,小不点摇头拒绝。进来时,王二刻意嘱咐过的,不得散开,不得要陌生人的东西,不得吃陌生人的零食,有事了立即问王二,若是冲散了,立即找游乐场的员工向他们求救。

豆芽她们防范性也不强,小美又上了海盗船,于是一起看着小美了。

当然,时机不算好了,这个家伙怎么敢下手?

海盗船启动了,中年人背对着王二,开始弯下腰哄骗小不点。小不点继续拒绝,但是福利院,都懂的,这些孩子吃百家米,穿百家衣,加上王二老爸这一搞,几乎看的是百家书。加上她岁数又小,怎会拒绝陌生人的“善意”?所以中年人能有七成几率得手。

王二冲出去,苗苗与莞儿还不知道,继续盯着海盗船。这些家伙学过心理学?王二越想越觉得可怕,他两手分别拿起两块砖头,然后冲了回来。

小不点已经接过了棒棒糖,中年人这一刻大约很激动,未注意王二拿着砖头接近。

同时,也有游客发现了王二不正常的举动,包括小美。

小二哥哥怎么又拿砖头了,小美向莞儿她们打手势,莞儿她们那会懂?继续挥手呢。

说起来话来,实际时间很短,不到半分钟。

王二已经来到中年人面前,中年人还未反应过来呢,王二左手板砖朝着他鼻子打去了。中年人“嗷”地一下叫了起来,鼻血也流了下来,滴在婴儿的脸上,但婴儿还在睡着。

王二右手板砖继续上,这次对着的是他脑门子。

他岁数终是小了,不然这两下重击,不能将中年人打昏过去,最少能将他打倒。于是王二继续来,左手板砖鼻子,右手板砖脑门。

连续打了六下,中年人才反应过来,踉踉跄跄站起来,但这六下打的不轻,鼻子都似乎打歪掉了,脑门上打出一个血窟窿,鲜血淋漓,以至他晕乎乎地说不出话。

边上的人也反应过来了,当然,也有傻掉的,包括小不点与豆芽、莞儿、苗苗,包括小美。

小美大叫道:“我要下去啊啊啊啊。”

当然,海盗船上的人同样看到了这一变故,不过不知道小美是与王二一道来的,一个青年人一边看着下面一边好笑地摸着小美的脑袋:“想下去啊,谁让你上来的?”

小美都快急哭了,但海盗船已经开始大幅度摆荡,谁会理睬她?

中年人又嗷嗷叫了起来,尽管王二是个孩子,也是一个十二岁而且块头大的孩子,都打成这样了,能不痛吗?

两个中年阿姨抱着王二说:“谁让你打人的,你家大人呢?”

王二更急,怎么还未打倒呢?

他大叫道:“他是一个人贩子,快抓住他,还有他怀里的孩子。小不点,拿着棒棒糖,但不能吃。”

中年人愤怒地用一只手揪着王二的衣领,喝道:“谁是人贩子,你家大人呢,快报警。”

是人贩子敢报警?

不少人围观过来,也有不少人指责王二。

“莞儿,苗苗,小不点,豆芽,全部手拉手,不能放。”

人多啊,更怕出事,王二先是叫道,几个小姑娘虽然傻了眼,还是听话地手拉起手。

“怎么还有四个孩子?”有人奇怪地问。

又有一个中年妇女说道:“海盗船上还有一个小姑娘呢。”

“大人呢,大人呢?”

“有没有医生大夫,快替他包扎伤口,血都淋到孩子脸上了。”

七嘴八舌,场面极度混乱。

这就更不好了,王二说:“你们看他怀中的孩子,闹的这么大,有没有醒过来?还有,刚才海盗船上的人大声尖叫,我边上的几个孩子也在叫,这个孩子却一直未醒。有这么大的睡性吗?”

“你瞎说什么,报警啊。”中年人继续吼道,不过王二离的近,看到他眼神里有些慌张。

公有公的理,婆有婆的理,而且中年人连喊了几次报警,许多人仍不相信王二的话。

就在这时侯,中年人怀里的孩子忽然大哭起来。

“不好,孩子饿了,我去找他妈妈,各位,你们替我将这个家伙看中。”中年人松开手,准备走。

不是说孩子未醒吗,人家都哭了,有人的准备替中年人“看住”王二,有的人准备让开一条路。

王二离的近,看到了一点,说:“不能让他走,孩子哭,是刚才他掐哭的。不相信,让他掀开孩子后背的衣服,一定有掐印。”

但路已经让开了,王二真急了,热血冲动之下,一把将他的腿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一个小孩子都不怕,你们怕什么,不能让他走啊。”

还是有聪明人的,另一个中年大叔说道:“同志,人家说你将孩子掐醒的,你就将孩子后背的衣服掀开,让大家看看。”

敢吗?

而且几个工作人员也向这边走来了,中年人露出真面目,伸手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匕首。匕刃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冰冷的光芒。中年人举着匕首四下里挥了挥,谁不怕?包括刚才说话的那个中年人都自动地让开了路。

不但让出了路,还让出了一条宽达120度的宽阔的朝天大道,见到逃跑的路让开了,中年人开始跑,但王二就是抱着他的腿不放,足足拖了十几步。中年人为了进一步震摄以及摆脱,中年人拿着匕首向王二刺去,不是刺后心,而是刺王二抱着他大腿的手臂。

“哥。”

“小二哥哥。”几个小女孩子叫了起来。

小美在海盗船上直接吓得号淘大哭。

但这一回王二运气真的变好了,路让了出来,工作人员能及时靠近,一个小伙子见势不妙,就在匕首就将要刺在王二上时,他飞起一脚,将中年人揣翻在地,中年人手中的匕首也掉在一边。

没了匕首,热心人立即多了起来,死死地将中年人按在地上,一个妇女从他手里抢过孩子,唱着儿歌哄着。确实不对劲,妇女只唱了几句,孩子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但刚才真真假假的,大伙全不放心了,又将这个妇女围着,让她不要动弹。

王二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直抹冷汗,刚才是真刺啊,谁知道他刺自己身体的什么位置?他可不想第十世,仍不得好死。

抹完汗后,他忽然很中二地大喊一声:“耶!”

莞儿几个一起围过来,又是哭又是笑。

一个工作人员说道:“你们这么多孩子,大人呢?”

“她们是福利院的,我带她们来玩。”

仿佛是证明,苗苗向大家打着哑语。

工作人员问清楚情况,又是愤怒又是侥幸:“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将福利院的孩子带出来了?”

这要是出了事,会更加轰动,弄不好连游乐园都要停止整顿。

“大哥,如果只是救小不点,我将她拉到身边就行了,难道这么多人,他敢抢人?我想救这个孩子呢。”王二一指妇女怀中的孩子,又说道:“有没有报警?”

“报了,报了,”人群中有好几个人大声说道,他们报了,还有人正在报呢,毕竟手机已经普及了。

王二又大叫道:“医生,医生,护士也行啊。”

一个按着中年人的小伙子说:“这个人渣早死早投胎。”

“大哥,不行哪,有的法官就喜欢替这些人说话。”王二说道。

华国也一样,陆续出现了一些法官,那怕新闻报道了因此出了几条人命,也不能阻止他们判决一个比一个“先锋”。

青年人一想到网上的报道,吓的松开手,但有两个老人不信邪,继续按着中年人不放。

王二更急了,大声说:“没有医生吗,没有护士吗?”

让他更急的,海盗船慢了下来,还有小美呢,但这时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热闹的人,哪能冲得去。不但许多人在兴奋地议论,有人用相机拍照。小美,人贩子的伤势,这个婴孩吃了什么,怎么一直睡,会不会有危险?

还有呢。

莞儿几个也围过来了,莞儿一边擦着泪花一边问:“哥,你怎么知道他是坏人?”

小不点继续听话地拿着那个棒棒糖,说:“小二哥哥,你真厉害。”

豆芽说:“小二哥哥,刚才将我吓坏了。”

苗苗指着自己胸口,又指着王二,打着手势,似乎也在表达关心。

边上的人同样在盘问:“小朋友,为什你会观察这个人与他怀中的孩子?”

“你胆子太大了,不要命哪。”

“是啊,是啊,若不是工作人员赶过来,你真的危险了。”

王二听的耳朵嗡嗡作响,他脑门子又冒出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