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啊

王德凯一心想把贾师傅收入囊中,传授一身武艺和兵法,此后自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可没想到包东一开口,教授贾平安兵法的竟然是李勣。

老李去年还在叠州,王德凯对他敬若神明,此刻得知贾平安竟然和他学兵法

老子都想寻英国公学兵法,哪有脸去教贾平安

丢人

这事儿就这么消散了。

贾平安准备第二天带着人回去,让卫无双赶紧去买特产。

卫无双在城中逛了一圈,采买了不少东西。

这次人少,贾平安因为是县男,所以得了套间住。可卫无双不行啊

最后贾平安让人在卧室的隔壁弄了一张床,让卫无双住在那里。

“明日就回去,你可还行”

贾平安目光扫过大长腿。

这一次卫无双的表现比上次好些,但下马后,走路依旧不自然。

登徒子。

卫无双昂首道“我能快马赶回长安。”

你就吹嘘吧。

贾平安笑了笑,“那个某的包袱打不好,你帮某瞅瞅。”

“没出息”贾平安打包袱的能力差的掉渣,这个卫无双知道。

随后她就进了房间。

贾平安也紧跟进去。

大门外,恰好路过的包东和雷洪看到了这一幕。

包东叹息道“参军英俊不凡,看看这些女子,都主动投怀送抱,哎某何日能有这等际遇”

雷洪冷冰冰的道“你做梦”

包东不屑的道“某还能做梦,你却连梦都没有。”

雷洪侧身盯着他。

包东摆摆手,“罢了,某错了。”

戳人的伤口不道德,但包东最喜欢干这样的事儿。

二人走了一段路,雷洪突然幽幽的道“参军出个门都有美女相陪”

包东觉得心中有些发酸,“是啊那女子粗看腿长奇怪,可慢慢的,某竟然觉着是个美娇娘,哎”

半夜,卫无双突然被惊醒了。

隔壁传来了动静。

“不对啊”

“此事不对”

“那赞普”

贾平安起床了。

他急匆匆的出去,巡街的军士马上就拦住了他。

“某要寻王都督。”

晚些,被叫醒的王德凯皱眉看着贾平安,“你说袭扰吐谷浑是假的”

“对。”

贾平安晚上睡的迷迷糊糊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赞普好像就是在今年年初病逝的。

也就是说,此刻弄不好赞普已经快不行了。

“那个谣言加上赞普病重,禄东赞倾尽三江水也洗不清自己的嫌疑,此刻他要提防赞普对自己下手,怎么办”

周果也来了,一边整理衣冠,一边说道“最好的法子就是”

他并指如刀,挥舞了一下。

“弑主”王德凯的眸子一缩。

周果点头,烛光闪烁着,他的脸庞一明一暗,“唯有弑主,他才有生机。”

王德凯沉吟了一下,“若非如此,赞普就会动手弄死他,为自己的孙儿清除一个权臣。”

周果点头。

“可若是大唐和吐蕃开战呢”贾平安说道。

周果身形一滞

“不至于。”他看了贾平安一眼,“这是初春,出动大军不划算。”

“那是枭雄”贾平安觉得周果对禄东赞此人的性格判断有问题。

“枭雄”

“对,他就是枭雄。”贾平安越想越觉得不对,“赞普手段高超,岂会不防着禄东赞所以他想弑主并非易事,唯一的法子”

他想到了后世那些国家内部面临重大危机时,都有一个共同的选择,那就是对外开战。

一旦开战了,谁还敢闹腾,那就是奸贼,人人得而诛之,舆论也会喷死你

这便是转移矛盾的手法。

禄东赞老奸巨猾,既然无法杀了赞普,那他要么跑路,要么就只能和大唐开战,让赞普对自己投鼠忌器。

而吐蕃人在初春频繁袭扰吐谷浑,为啥钱粮多的没地方用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吐蕃内部在蠢蠢欲动,禄东赞在蠢蠢欲动。而这个时候对吐谷浑开战没用,大唐会很高兴的支援,随后在边上蹲着,一旦寻到机会,就会给吐蕃致命一击。

“禄东赞这一派的人不少,势力庞大,一旦和大唐开战,赞普可敢动他”贾平安自信的道“只要赞普敢动,禄东赞就会纠结着自己的那帮子人反抗,那时吐蕃外部有大唐在开战,内部混乱不堪吐蕃这是要想灭国吗”

这是一个能自圆其说的分析。

周果沉吟着,“那么吐蕃在吐谷浑那边就是虚张声势”

王德凯起身道“小贾的话有些道理,不管如何,赞普病重,边境总是要戒备。如此,某率军前去巡查,老周,你留在城中,切记要保证粮道。”

周果点头,随后就是一阵忙乱。

“不走了”

卫无双都收拾好了包袱,满心欢喜的准备回长安去见好基友苏荷,可贾平安竟然全副武装的来告诉她,不走了。

“吐蕃有些变故,某想留在此地。”

卫无双心中一紧,“可陛下让你快去快回。”

贾平安此刻的脑海里全是金戈铁马,“离间计是某出的,此刻某怎能离去再说了,最多半个月。”

皇帝让他来叠州,多半是有让他避开新年的意思。

新年,就代表着贞观远去,李治的时代来临。在这个时候长孙无忌一伙的权势也达到了顶峰,老许和李勣怕是要被打压了。

贾平安若是在,说不得会生出些别的变故来。

所以李治干脆一脚把他踢来了叠州,避开这个风口浪尖。

也就是说,他在叠州待多久,李治压根都不在意。

既然如此,为啥不留下来耍耍

“你留下。”贾平安转身就走。

卫无双咬着红唇,突然进去放下包袱,随即就追了出来。

“女人不让从军”

贾平安一脸黑线。

“可陛下令我跟着你,谁也不能阻拦”卫无双回去,晚些追来时,已经变成了个唇红齿白的年轻人。

你这是想把我掰弯吗

贾平安可耻的心动了一瞬。

三千骑兵集结,这是叠州的主力。

随后两天的行军乏善可陈,斥候不断传来吐蕃袭扰吐谷浑的消息。

“小贾,你如何看”

在得知贾平安和李勣学兵法后,王德凯就喜欢拉着他探讨兵法,遇到事情也爱和他商议一番。

“某以为,这是声东击西”

王德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到目前为止,前方依旧没有发现吐蕃人。

夜里,大军宿营。

初春的叠州很冷,卫无双此刻没办法,只能和贾平安挤在一个帐篷里。

帐篷很小

但贾平安很老实。

他竟然这般规矩

贾平安口花花有过,但这等时候反而能看出人品来。

卫无双迷迷糊糊的睡去。

外面有人低声说话,“贾参军”

是包东。

贾平安起身,因为是和衣而卧,倒也省事。

他悄然出去。

“何事”

“王都督寻你。”

二人去了王德凯那边。

“斥候在前方发现了些马蹄印,大军要戒备。”

将领们轮班值夜,剩下的将士们依旧没有任何察觉,睡的很踏实。

按照操典,营地外二十步有军士值守,每到更初,就捶鼓三百三十下,吹号角十二声,这便是诗词里的鼓角争鸣。

诗词看似浪漫,可这些军士实则就是用肉体在防御,发现敌军就要用鼓角声示警,但凡晚片刻就别想回来。

鼓角声中,打了个盹的贾平安起来了。

东方多了一抹白。

大军动身了。

卫无双被贾平安赶到了后面的辎重队那边,眼睁睁的看着斥候来回。

“都督,发现敌军”

一队浴血的斥候回来了,带来了敌军来袭的消息。

王德凯看了贾平安一眼,问道“如何”

“敌军轻骑而来。”

这小子竟然判断对了王德凯回身看着贾平安,“特娘的好一个贾平安”

若非贾平安的判断,这些轻骑将会突袭叠州。

好险

王德凯阴着脸,“传令戒备”

“查探敌军数目”

斥候在疯狂哨探。

“都督,敌军游骑凶狠,我等无法靠近”

一个肩头中了一刀的队正在咆哮,“某再去”

他回身喊道“兄弟们,跟某来”

王德凯眸色冰冷,“某只要敌军的数目”

贾平安就在边上看着。

他明悟了一个道理,当大战起时,为将者就要把麾下的将士们当做是数字,任何损失都不可动容。

否则你的心一乱,应变就会出问题。

这才是真正的兵法

斥候疯狂而去。

前方,能看到他们在奋勇冲杀,而敌军的轻骑也在拼命的阻截他们。

这便是战场遮蔽,遮蔽敌军的哨探,让对方不清楚己方的情况,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应对方式。

这些道理兵书里都有,但只有经历过了,你才知道怎么应用。

“突进去了”

一队斥候突破了敌军的封锁。

王德凯抬头,见远方烟尘大作,就吩咐道“出五百骑,接应斥候回来。”

骑兵出击了。

双方绞杀在一起,唐军手中的横刀更锋利,战马有了马蹄铁后跑的更快,更稳健。

“撤回来了。”

斥候被接应回来了。

那个肩头带伤去哨探的队正身上多了两道伤口,却目光锐利,昂首道“都督,敌军五千骑”

王德凯赞道,“好汉子,去后面。”

后面是辎重,也是收容点。

队正涨红着脸,“都督这是看不起某吗敌军当前,某若是退却,哪有脸自称男儿”

王德凯默然,摆摆手,队正欢喜的道“多谢都督,晚些请都督看某杀敌”

这便是大唐男儿吗

贾平安闭上眼睛,想到了往后的历史。

汉唐之后,华夏对外再无这等豪迈,那些男儿也再无这等豪迈。

那么以后让这个大唐更豪迈

他睁开眼睛。

前方,敌骑停住了。

王德凯说道“敌军这是在歇息马力。”

“五千对三千,小贾,你怎么看”

贾平安微笑道“大唐必胜”

“好”王德凯拍拍他的肩膀“大唐兵锋鼎盛,靠的是将士们,但更多的是靠着必胜的信念。以少敌多亦敢称胜,这才是大唐男儿”

对面,敌将正在看着唐军。

他冷冷的道“消息泄露了”

身边的将领摇头,“我军轻骑而来,唐军就算是发现了也来不及报信,也就是说,他们这是早有准备。”

另一个将领犹豫了一下,“赞普病重,咱们在这个时候和唐人动手,时机不大恰当吧。”

将领看了他一眼,“我军五千,唐军三千,我军必胜。至于你说赞普病重越是这等时候,就越要给唐人点颜色看看。”

那将领辩驳道“可唐军显然早有准备,此刻我们就该退去,如此相安无事。就算是唐人随后质问,我等说迷路即可。”

将领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这是赞普的命令,你想违抗吗去,你带着人冲杀在前咱们一战击败唐人,想来这个好消息能让赞普好起来。”

贾平安看了李勣给的兵书,里面的内容包罗万象,作战的方方面面都有。而此刻两军对垒,就是他最好的验证时机。

身后,悄然摸来的卫无双被包东等人拦住了。

贾平安回头,眸色冷厉,指指后面。

这是厮杀,不是男女谈情说爱的地方,若是卫无双不走,他当即就会令人绑了她。

卫无双被驱离了中军,回到了辎重队。

“敌军来了。”

她踮脚抬头看去。

烟尘滚滚

敌军发动了进攻。

“迎战”

这是骑兵对骑兵,唯一的法子就是冲杀。

“小贾”王德凯回头看看贾平安。

贾平安很冷静的在检查自己的甲胄和兵器。

“好小子”

能这般从容,就说明这个少年适合沙场。

整理甲胄兵器,随即王德凯举刀“出击”

辎重队用大车编成了防御阵型,卫无双就在里面,看着三千大唐骑兵出击。

贾平安就在其中。

战马在逐渐加速。

这是阿宝第一次上阵,它欢喜不已。

此刻大唐的战法是将领率军冲杀,用个人武勇打开第一道防线。

苏定方如此,程知节当年也是如此

王德凯在不断加速,贾平安就在侧后方,包东等人紧紧跟着他。

老子要去杀敌

贾平安觉得理智渐渐在远离自己。

前方的敌军越来越近

“杀”

王德凯一刀就把当面之敌斩落马下。

阿宝越过了倒下的敌军,贾平安轻夹了一下马腹,阿宝仿佛和他心有灵犀,突然加速。

当面的敌军对贾平安的速度判断错误,长刀落空。

贾平安横刀挥斩。

他在长安每日勤练不辍,这一刻显露无疑。

这一刀把敌军的脖颈斩断一半,脖腔里的热血喷了后面的包东一头一脸。

雷洪骂道“赶紧跟上”

贾平安要是在这里出事,回到长安城,唐旭和邵鹏能手撕了他们。

随行的十余百骑跟在贾平安的身后,在王德凯的左侧杀的风生水起。

敌军仗着人多势众的优势,反复在挤压唐军,更是不断分兵来切割唐军。

一旦被切割开,吐蕃人就能从容的绞杀唐军。

可唐军的阵型却保持的很紧密,王德凯就像是个箭头,引领全军凿穿了敌军的阵型。

他策马掉头,见吐蕃人竟然有些惶然之色,不禁大笑道“谁敢领军去分割敌军”

这是判定敌军不是对手后的决断。

贾平安举刀。

他在微微喘息,可眸色却渐渐清明。

王德凯犹豫了一下,但旋即点头,“你带人走左侧,某在中间,袁晨在右侧突击”

三股唐军重新杀了回去。

贾平安冲杀在前,几度历险,后面的包东等人为了他在拼命的砍杀着。

这是必须的经历。

贾平安渐渐适应了厮杀,情绪冷静的下来。

他看到了敌将在中间呼喝,但却在不断的往后面移动。

这是准备跑路

可怎么拦截

唯有从侧翼击穿敌军,包抄敌将的后路。

干不干

他只觉得腰后那里有东西在奔涌,整个人就兴奋了起来。

“凿穿敌军”

他一夹马腹,阿宝就转向,朝着右边冲击。

当面的敌军没想到他竟然敢主动进包围圈,一下就愣住了。

“杀”

贾平安一刀砍翻一个敌军,随后率军切了进去。

“都督”

正在厮杀的王德凯也发现了。

“左翼贾平安领军往敌将的后面去了。”

尼玛

王德凯面色涨红,“这是要直捣敌将,特娘的有胆略”

当年苏定方就是率领数百骑直捣敌将,最后斩将夺旗,敌军大败。

前方,只见一股唐军在不断的冲杀。

敌军不断在挤压他们,双方爆发了类似于绞肉机般的战斗。

唐军不断在推进,当面的敌军不断加入阻拦的行列,可却拦不住士气如虹的唐军。

敌将看了一眼迫近的唐军,怒道“挡住”

贾平安盯住了他,喊道“斩杀敌将,立下头功”

唐军士气大振,跟在他的身后蜂拥而至

他们不断迫近敌将,甚至已经进去了弓箭射程内。

敌将看了一眼前方,两路唐军正在拼命的往这边冲杀。

而吐蕃那些勇士们不是唐军的对手。

唐军的横刀更锋利,甚至连他们的战马都更平稳,跑的更快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撤”敌将率先掉头。

“敌将在逃”

有人在欢呼,“都督,敌将逃了”

王德凯在厮杀中抽空抬头,就见吐蕃大旗在后退,而贾平安率领麾下在紧紧追赶。

他直插敌将的战法成功了。

“敌军败了”王德凯举刀欢呼。

阿宝真不愧是御马,跑起来一骑绝尘。

贾平安轻轻挥动横刀,当前的敌军纷纷落马。

在逃跑时,没有人会回头抵抗,这时候都是赌,赌自己比同袍跑的更快。

所谓兵败如山倒,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敌将在奔逃中回身,就见一个唐军的将领已经举起了长刀。

他反手一刀劈砍。

贾平安格挡,铛的一声,旋即阿宝一个加速,他就冲了上去。

横刀挥舞

鲜血喷涌中,贾平安手持人头回身,疯狂的嘶吼着“某斩杀敌将”

战场安静了一瞬。

吐蕃人一声大喊,再没有人敢回头看一眼,疯狂奔逃。

那些唐军楞了一瞬,看着那个少年手持人头,在癫狂的嘶吼,不禁都欢呼了起来。

“万胜”

认真求票,什么票都要,月票、推荐票,兄弟姐妹们只管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