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时人重利 名人也如此

来的这支船队不是私人的,而是官商。这是一支齐国的商队,船上是齐国的大夫而且还是一个名人,当然是后来的名人——田单。

这个时候,田单还不是将军,而是管理齐国市场的市掾,也就是临淄的工商局局长。而齐国以商立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依旧保留有国营商业的国家——技馆,盐,铁。

赵兴与田单施礼互见之后,不由得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让齐国续命百年的年轻人之后,啧啧有声:“果然是人才啊。”

田单淡淡的回答:“不敢。”

“既然是人才,有没有到我代郡为官的想法?我给你一个大官当。”挖人才,赵兴上瘾。

田单温怒道:“难道兴君认为我是一个不爱我的族人,不爱我的国家的人吗?”

赵兴一拍脑袋:“哈哈,我忘记了田大夫是齐国的宗族,不过不来就不来吗,不带急眼的哈。”

田单实在是没想到,这个堂堂的大周的地道唐候,竟然如此的不着调。这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负责码头收税的税司上前施礼询问:“不知道田大夫这次带来多少船,带的是什么货?如果准备在这里交易,请说数目,交付场地租金,然后交易后请缴纳税款,百税四。如果是国境,请缴纳码头使用税,每一条船一百钱。但无论是税收还是费用,请缴纳代郡钱,或者是等值的东西。”

说的清晰明了,一听就懂。

田单惊讶:“这里的税如此轻吗?”

税司笑到:“我家兴君仁厚宽宏,深感各位商贾奔走不易,所以采取和我代郡一样的税收法度政策,轻徭薄赋。”

田单这才收起了对赵兴的一点冒犯后的厌恶,给赵兴真诚施礼:“唐候仁厚,我等不及啊,刚刚冒犯,请唐候恕罪。”

赵兴笑着还礼:“若不是四水关有费用支出,本不该收税的。见谅见谅。”

田单笑着道:“如此少的税收费用,会招来天下客商而来,唐候的收入反倒会更多的。就比如说我吧,本打算带着船队去秦国交易。但秦国税重,我还不如就留在这里,等秦国的客商过来,在这里交易完成呢。而秦国的商人也会因为税赋低廉,可以逃避本国重税而来的。”

赵兴感慨:“知我者田单啊,齐国真不愧是商人之国,我这雕虫小技转眼就被田大夫看穿了。”

做为商人,做为高高在上者谈钱,在这个年代不卑微,不羞愧。想当年,孟圣人问对齐王,齐王说:“寡人有疾啊,我爱钱。”

我们伟大的圣人道:“大王爱钱,就能知道钱财对百姓的重要。”

齐王又说:“寡人还好色。”

伟大的圣人就又道:“大王好色,就知道美人对一个人改变的道理。”

看看,多么文雅高大上的马屁啊。

田单上报了货物数目品名,他带来的,当然是秦人急需的盐,报出了交易的价格——一斗三十钱,也就是粮食十倍的价格。

看着上百条船上堆积如山的食盐,赵兴感觉齐国人就是强盗,满世界里老弱妇孺一勺烩的抢劫啊。然后他将深邃的目光望向了遥远的林胡:“什么时候,林胡的那盐池到我手,让我和齐国一起抢全世界的老弱妇孺啊。”

站在巨大的仓库区,看着仆人苦力将一袋子一袋子的盐运进仓库,赵兴殷勤的向田单推荐:“我在商业街上,还有一个非常好的商铺出卖,价格公道的很。如果齐国想要在这里长久的做生意,买下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此,你可以在这里设立一个商业网点,同时也可以在这里设下一个耳目,收集其他国家由商人带来的消息,这能最快的掌握天下大事,这不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吗?”

田单闻听,不由得怦然心动。

现在交通不便,消息往来阻塞,掌握其他国家的动态非常艰难。往往一个国家出了大事,往往一两年才能被另一个国家所知道,再采取有利于自己国家的对策,那已经晚了。如果能在这未来必将是商业中心的地方,设立一个收集天下消息,及时能传递回去的点,倒是不错的选择。

同时他也不得不佩服赵兴,能将这么阴暗的东西拿出来,光明正大的为他卖房地产做噱头,这得是多么的心怀坦荡啊。当然,也可以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看着沉思不语的田单,赵兴不得不加了一句画蛇添足的话:“楚国可是看上了那个地方,已经出了五斤黄金。”

田单惊讶的差点掉了下巴,楚国盛产黄金,是这个年代唯一将黄金做货币的国度,但一个商馆,就价值五斤黄金?是不是太贵了。

赵兴就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旗帜:“楚国在三个月前,用十斤黄金,购买了我的一个商铺,不但在那里收集其他国家的消息,更开设了楚国自己的商业铺面。那里卖的鸟羽真的是美丽极了,做为旌旗的装饰,简直可以用华美来形容。单单是上个月,就为楚王换回了他购买商铺的一半投资,简直就是物有所值啊。”

漂亮的羽毛,是这个年代旌旗必备的装饰,将自己的旗帜装饰的越华美,说明这个人越能征善战越有钱。

但赵兴除外,因为他认为将自己的旗帜装饰的花里胡哨的,简直就是不伦不类,那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显呗,犯不上。所以,赵兴的旗帜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块大红布,上面一个主将的姓名就完事了,这倒是好认。但在赵兴看来,旗帜不是显呗的物件,是标明旗帜主人位置的标志,好认,就显示了他的本质。

“那唐候准备将那块地卖给我多少呢?”

赵兴伸出五个一个巴掌:“五斤黄金。”

“五万钱一座小院子,价格不低啊。我估计你这个四通关建完,不但不会花唐候一个钱,而且还能在这上面大赚特赚一笔。”这个年代,一万钱换一斤黄金,这也算是国际兑换价格。

赵兴微微一笑:“我代郡蛮荒贫穷,我夫人还特别喜欢钱,所以,我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赚钱而不是赔钱,见笑,见笑。”

田单一笑:“隔空买牛,不好,我还需要看看实际的地段院落。”

赵兴就欣然当了地产接待员,和田单一起坐车向商业街走来。一路上,田单看到的是宽阔的街道,两面还修了排水的沟渠,沟渠后面还栽了树。想一想不久的将来,柳荫浓密凉风习习,就有了一份惬意。而在柳树后面,是城外砖瓦窑里烧制的青砖盖好的一间间门市房,有的已经卖出去了,门前都挂着自己国家的旗号,摆着属于自己的商品,已经有进进出出的商人开始洽谈生意。略微想象一下,以齐国商人的头脑,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是一座中原大地上,最繁华的商业都会,自己的临淄城将相形见绌。

赵兴指给他的门市很漂亮,五间开间,后面还有一个园子,可住人,也可以未来建成仓库,面积不大,但胜在地段好,左右比较一下,田单认为物有所值。然后当场拍板,等自己的货物出手,就立刻交付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