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喃喃地道:“皇上,你相信我!”

泪不知不觉间滑落脸颊,萧仙仙却没有丝毫察觉。

看到那泪水,帝祈胤的心被刺了下,抬手就要帮她拭去,却在松开她的下巴时紧握成拳,垂落下去。

他寒凉的语气中夹着无奈与伤痛:“朕,信不信又如何?”他信与不信,麝香是不是她放的,都改变不了她抗拒的事实。

为了不怀上他的孩子,她竟然不惜将麝香携带在身边……

他堂堂天之骄子、炎夏帝王,给尽了他所能给的一切疼宠,却在她眼里如此不堪、如此卑微……

帝祈胤望向殿外的方向,避开她眼中的泪光。不去看、不去想,或许心就不会那么痛……

萧仙仙失落地垂下眼帘,有一瞬间,她几乎要对帝祈胤脱口而出:不、不是这样的……

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她,她要回现代啊!如果真的怀了孕,生下他的宝宝,她还怎么回现代?

太后打破两人散发出的孤寂与落寞:“皇帝,瑶贵妃罔顾未来皇嗣,视皇室于无物,藐视皇权,更枉费你对她的一番心意与宠爱!

哀家问你一句,你要如何处置她?

若你不忍心处置,就把她交给哀家,哀家定会给后宫嫔妃一个合理的交代!”

帝祈胤全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似疏离世间所有人,颀长的身形冷漠、孤高,他压抑着内心所有的情感,冷声道:“小路子!”

小路子从殿外进来,低头恭身,一动都不敢动:“皇上!”

“将瑶贵妃打入冷宫!”

小路子踟蹰片刻,大着脑子提醒:“皇上,冷宫已经改成小花园了。”

帝祈胤有些烦躁:“朕记得冷宫附近有座宫殿很冷清。”

小路子垂着眼恭顺回答:“皇上说的应该是怡然殿,以前供昭仪住的。”皇上的嫔妃太少,以至后宫大多数宫殿都空着,座座都很冷清。

怡然殿以前是胡昭仪住着,萧仙仙被贬为昭仪时也去住过两天。

后来胡昭仪升为胡嫔,吴妃因为与萧仙仙发生冲突被贬为吴昭仪,住了进去。

如今,住过怡然殿的胡嫔被乱棍打死,吴昭仪被溺毙,那座宫殿冷清了下来,因为不祥,有成为第二个冷宫的势头。

帝祈胤凤眸微闭,压抑着内心的烦躁:“将怡然殿改为冷宫!”

“是!”小路子恭顺道,“瑶贵妃,请!”

萧仙仙望向帝祈胤,大眼中有着珍珠般剔透的泪水在滚动。这明明是她想要的结果,为什么她的心莫名在痛……

不敢张口,怕哭出来,萧仙仙紧抿着唇,恭恭敬敬福了一礼,沉默地跟着小路子离开。

太后脸上依旧有着怒容:“皇帝,你这是怕哀家处置她?”

帝祈胤没看她,也没说话,一双冷寒的凤眸望着殿外。

“将她打入冷宫,却让她进了雕梁画栋、吹不着冻不着的怡然宫,就连贵妃的位份都没降!

充其量,这只算暂时的软禁,哀家问你,你是否还有进一步的处置打算?”

帝祈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