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晚上八点出头,李悼准时来到了汽修厂。

这一次除了夏颜之外,吴庆之也跟了过来,他不放心夏颜的安全,执意要来看护她。

毕竟李悼到时候处于拳手休息室,难以照料到她,而地下拳台那种地方龙蛇混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一个小女生独自待在那里确实过于危险。

“就等你们了,上车吧。”郝伯的态度明显比三天前热情了许多,看李悼的眼神都带着几分火热。

那天晚上见证了李悼的实力后,他就意识到一个赚钱的机会来了。

临海的盘子不大,能有李悼这么强悍的拳手屈指可数,每一个都名声赫赫,现在突然冒出李悼这么一个黑马,只要他把握好这次机会操作得当,那绝对能发一笔横财。

要知道地下黑拳的主办方可不是靠那点门票来赚钱,而是靠赌拳的抽水,也就是抽成,那个才是大头。

曾经有人做过估算,得出地下拳台每场擂台赛的赌金流水交易额都是千万级别,遇到一些火爆的情况甚至会破亿,里面的利益有多大可想而知。

当然破亿级别的擂台赛临海市这种小地方是不可能出现的。

“你运气好,今晚是C级擂台赛,每一场出场费都有一万。”郝伯面带兴奋,“只要你多打几场就能多赚好几万,打得越多赚的越多!”

他准备把筹码全都压在李悼身上,李悼顶替的那个拳手本身战绩很差,如果遇到一个强力的敌手,就能开出很高的赔率,只要李悼赢下第一场,他便可以赚回几倍的本金。

“等等!”李悼还没说话,夏颜就瞪大了眼睛,“怎么是C级擂台赛?不应该是D级或者E级吗?”

“半个月后那一场就是E级擂台赛,但是你们等不及啊。”郝伯一脸的无奈。

“有什么区别吗?”李悼问道。

“区别太大了。”吴庆之也皱了皱眉,给他解释了起来。

原来地下黑拳也分规格级别,总共分为A到E五个等级,级别越高的擂台赛出场费就越高,由低到高的出场费分别是一千,五千,一万,十万,五十万。

除此之外还有最顶级的S级擂台赛,但那种级别的黑拳非常少见,拳手的出场费也也直接飙升到了千万起步,没有上限。

拳手们靠胜率一步步晋级,从最低级的E级擂台赛开始打起,只有赢得足够的场次才能打更高级的擂台赛。

可是并不是说每个级别的擂台赛,拳手们的实力就是固定不变相差不大的,因为低等级拳手虽然没资格参加高级擂台赛,但并没有限制高等级拳手参加低级的擂台赛。

主办方制订这样的规则并不是为了保护拳手,只是因为低等级的拳手打高等级擂台赛根本毫无观赏和乐趣可言,观众会要求退票,而黑拳高手下场虐杀低等级拳手却能调动观众们的情绪,引爆全场。

所以如果运气不好,那些D级E级的拳手甚至会遇到B级乃至A级的黑拳高手,不过事实上很少有人这么干,因为出场费实在太低。

不过像李悼这样顶替打拳的情况倒是时有发生,其这么做的目的都和郝伯是一个想法。

“C级擂台赛算是一个分水岭,能打上这个等级的拳手,要么是真正的高手,要么就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夏颜担心的说道:“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你遇到都会有一定的危险。”

在她看来李悼就算要接触黑拳,也应该从最低级的E级开始打起,那样才能慢慢熟悉黑拳的运作方式和各方面的规则,现在直接让他去参加C级擂台赛,很容易出现意外。

“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

李悼这才明白地下黑拳还有这么多门道,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斗志,他反而更加期待与那些黑拳高手的对决。

夏颜还想再劝,但李悼态度坚决,她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作罢。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们才来到今晚黑拳的举办地点,一个还在施工中的建筑工地。

地下拳台就设在这个工地的地下一层。

到了工地后,夏颜就和吴庆之就和李悼分开,他们只是观众,不能跟李悼一起走拳手通道。

郝伯派了两个拳手送他们去观众通道那里,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

“好像来看黑拳的人很多?”李悼看了一眼他们前去的方向,听到各种嘈乱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毕竟是C级擂台赛,已经属于高级赛事了,很多临海周边城市的人也会过来看打拳、赌钱。”

郝伯也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动静,脸上笑意越发明显,来看黑拳的观众越多,赌金的交易额也就越大,到时候他就能赚得更多了。

他们把车停在了外面的空地上,这里已经停了不少车辆了。

“你要的东西。”郝伯拿出一个面具递给李悼,李悼戴在了脸上后才走下了车。

这种地方人多眼杂,他可不想被哪个谁给认出来,最后让他老爸老妈知道自己跑到这里来打黑拳。

“这次黑拳是什么人主办的?”李悼越发好奇主办方的身份,能举办这种规模的地下黑拳,其身份能量不容小觑。

“过去是王胖子,现在是薛仁礼,但他们都是明面上维持秩序的人,背后据说是临海市的几名顶级权贵。”

郝伯说道:“不光是临海市,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背后都有当地权贵的影子,所以地下黑拳举办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

其中的利益牵扯巨大,虽然帝国高层不止一次试图打击取缔这种非法拳赛,但一直收效甚微,因为得不到地方势力的配合。

他们一边交谈着,一边沿着楼梯向下面走去,来到下面后,一个紧闭的大铁门挡在了前面,郝伯上前开始敲门。

敲了几下后,铁门上打开了一个小窗口,一双眼睛从后面露了出来。

郝伯将早已准备好的通行证递了进去,没有通行证,无法从这里进去。

里面的人看了一会儿通行证,又打量了一下外面的李悼。

“怎么只有一个拳手?”里面的人看着通行证问道,“你不应该有三个拳手参加今晚的擂台赛吗?”

那三个拳手都在三天前被李悼干翻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养伤,郝伯只好道:“他们出了点意外,今天只能来这一个了。”

里面的人也没有再问,将通行证递了出来,打开了铁门。

李悼这才看到门后面守着不止一个壮汉,一个个的腰间全都鼓囊囊的,其中有一个人没有藏好,枪把就这么露在外面。

这些人居然人手一把手枪。

“看到了吧,那些人的家伙都是真的。”郝伯趁机警告李悼,生怕他看不清形势,惹出事端来牵扯到自己,“所以老老实实打拳,千万不要和这些维护秩序的人起冲突。”

李悼没有说话,只是跟在后面往里走着。

随着不断向里走去,前方响起的那种乱七八糟的声音也越是清晰,他知道这是擂台赛正式开始前的表演赛,目的是将观众们的情绪调动起来,炒热气氛,好让他们到时候下注。

将李悼领到一个单独的房间后,郝伯就出去找人去了,他要去领拳手的号牌。

仔细观察了一下休息室的各个角落,见没有摄像头存在后,李悼将面具先摘了下来。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塑料面具,戴在脸上实在闷得慌。

没过几分钟,郝伯就从外面回来了。

“你是七号,第四场。”他拿回来了一个号牌,上面写着07两个数字,接着一脸兴奋的说道:“原来今晚居然有拥有称号面具的黑拳高手坐镇,难怪外面那么火爆。”

“拥有称号面具的高手?”李悼眼中一动,“是哪个,他也会下场打拳吗?”

“这种高手怎么可能参加C级擂台赛,要知道拥有称号面具的黑拳高手都已经有参加S级擂台赛的资格了。”

郝伯不禁笑了起来,“来的是南三省黑榜排名第二十五的黑榜高手【钢拳】,据说他这次来好像是为了挑选有潜力的种子拳手。”

“挑选种子拳手?”李悼不解。

“你以为到他那种程度,还都是靠自己打拳赚钱吗?”郝伯拍了拍他的肩膀,“像他这样的强者,已经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了,手下网罗了很多有潜力的拳手为他打拳赚钱,自己就是自己的经纪人、老板。”

他本来想对李悼说只要你好好为我打拳迟早也能像那样成功,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没敢这么说出来。

听到那个黑拳高手不会下场打拳,李悼就已经失去了兴趣,原本还想见识见识所谓的黑榜高手有多强来着。

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大,显然气氛已经推到了一个高峰。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七号做好准备,轮到你上场了。”

听到通知之后,李悼没有丝毫紧张,反而全身都燥热了起来。

(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