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有请七号拳手,王木!”

伴随着主持人充满激情的声音,拳手通道的大门豁然打开。

哗——

剧烈的声浪瞬间扑面而来,激亢的咆哮、兴奋的欢呼还有各种其他乱七八糟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将李悼整个人都淹没。

便在震耳欲聋的声浪中,戴着面具的李悼从大门后面走出,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和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中,向中央的拳台走去。

被他顶替的那个拳手就是王木。

李悼目光缓缓扫过四周,将所有的一切收入眼中。

这是一个类似于体育馆的巨大场地,里面分为八个区域,每个区域都坐满了观众,这些观众有男有女,老少不一,穿着打扮更是差异巨大,显然都来自不同的阶层,而座位越靠前的观众穿着打扮也越是光鲜。

位于最前面的那些人更是清一色的满身名牌,随便一件衣服或者一块手表都抵得上普通人好几年的努力,但这些人依然不是这里最高级的客人。

最高级的贵客都坐在四周的四处高台之上,脸上都带着遮掩身份的面具,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势俯瞰着整个下方。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上位者,是普通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触及的权贵阶层。

李悼却没有给这些人太多关注,他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其中一个高台上的强壮身影上面。

那是一个强壮到可怕的男子,身体有近两个人那么宽,全身都是暴涨的肌肉,整个脖子都练到了和脑袋一样粗,脸上戴着一张似乎由金属制作的厚重面具,面具在灯光的作用下闪耀着光芒。

“那个戴面具的应该就是钢拳吧。”李悼仔细打量着对方,“有点意思。”

对方那个体型夸张得有些过分,目测站起来有两米高,体重超过三百斤,完全就是一个肌肉怪物。

练到那样的程度,就算力量还没有达到极限数值,也应该相差不远了。

不知道打死他需要几拳。

面具下面,李悼脸上闪过一抹病态的潮红。

等他走上擂台后,在主持人同样富有激情的介绍中,八号拳手从另一边的通道中走了出来,在观众们的欢呼中走上了擂台。

八号拳手是一个精悍的青年,身高虽然还不到一米八,但是身上肌肉练得很完美,几乎看不到多余的脂肪,一路以拳击的步法小跑上了擂台,看得出非常灵活,显然是一个灵活型的拳手。

“好了,现在两名拳手都已经就位,下面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抽签环节了!”主持人脸色潮红,语气激动。

李悼却是一愣,抽签环节?

接下来他很快就明白了这个抽签环节是什么意思。

只见两个身材火爆高挑,穿着暴露的女人各自捧着一个木箱走上了擂台,来到了他和另外那名拳手身边,箱子上有一个洞口,刚好只够一只手伸进去,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看到那个拳手伸进箱子里摸索起来,李悼便有样学样,也伸了进去,摸到了一大把纸条。

他随便摸了一张出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空手”两个字。

李悼顿时明白这个抽签是用来干嘛的了。

下一刻,主持人的声音就印证了他的猜测。

“七号拳手,空手,八号拳手,三棱军刺!”

随着主持人的宣布,在观众们沸腾的声浪中,一对崭新的三棱军刺被送到了八号拳手的手上。

真是无聊的把戏。

李悼随手扔掉手上的纸条,果然地下黑拳这种东西从来与公平无关,只是用来取悦那些权贵富豪的一场游戏罢了。

……

相比于他的风轻云淡,其他人就没有这么淡定了,除了绝大多数观众因为即将能看到他们所认为的单方面虐杀而更加兴奋外,也有许多观众大声咒骂了起来。

“杂碎!你怎么不去死!”

“操的废物!”

“妈的黑幕!重新抽签!黑幕!”

这些都是在开赛之前将赌金压在了李悼身上的那些人,对这些赌红了眼的赌徒来说,李悼空手对战拿三棱军刺的八号几乎已经注定了结局,所以一个个情绪都异常激动。

就连对李悼身手格外有信心,把所有筹码都压在他身上的郝伯也格外忐忑,掺和在里面大吼着黑幕,吼得面红耳赤。

但主办方怎么可能把这些烂赌棍放在眼里,自然不可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擂台赛依然按计划继续。

“怎么可以这样?”夏颜气得满脸通红,“这也太不公平了!”

“地下拳台从来都没有公平可言。”吴庆之也很紧张的看着擂台,“但以李悼的实力,应该可以轻松应付的吧?”

他语气中也充满了不自信。

而就在他们紧张的观望中,擂台赛已经正式开始了。

……

“投降吧,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八号拳手眼中闪过狡诈的目光,舔着嘴唇,“不然我可不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其实在地下拳台,只要上了擂台就不能投降,尽管有上台后投降需要缴纳十倍罚金这样的规则在,但真正遇到这种情况,拳手们一般都会被主办方用枪顶着脑袋逼上台继续打。

八号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打击李悼的心理,为自己制造优势罢了。

“八号拳手正在劝降七号,那么七号会有什么反应呢?”主持人最喜欢这样的环节,可以方便他借机调动观众们的情绪。

便在无数视线的聚集下,李悼伸出了一根手指。

“什么意思?”八号拳手有些不解。

“一招。”李悼神色平静,“只要你能挡住我一招,就算我输。”

他的这句话同样被主持人转述给了观众,引起更大的热潮。

“……你这家伙!!”八号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怒色,但很快就强行压抑下来,“不得不说,你确实成功激怒我了!”

“但这是你今晚最愚蠢的选择!去死吧!!”

他脸上带着狞笑,持着三棱军刺就猛地冲了上去,在观众们的怒吼咆哮声中,对着李悼狠狠刺去!

轰!!

一声沉重的恐怖巨响!

巨响声中,一道身影高高飞起,带着洒落半空的鲜血,在半空划出了一道抛物线。

原本沸腾喧闹的场内瞬间为之死寂,所有人都呆滞地看着擂台上的那道身影,一个个脸上都是震惊、愕然或是不信。

而一直都稳坐在高台上的钢拳瞳孔一缩,眼神也从随意变成了认真。

“哐啷”一声,三棱军刺落在了远处地面上,打破了这份寂静。

就像引爆了一个炸弹,场间瞬间沸腾!

“七号!”“七号!”“七号!”“……”

无数观众激动的站了起来,用力挥舞着拳头大声吼着李悼的号码,而擂台外面躺在血泊中的八号,就像垃圾一样彻底被所有人遗忘。

“好、好强!”夏颜瞪大了眼睛,她刚刚甚至都没有看清过程,就看到那个八号飞了出去。

“李悼这家伙……强的有些过分啊!”

吴庆之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没想到李悼能强到这种程度。

……

真弱。

李悼看着被抬上担架拉走的八号,无聊地甚至有点想打哈欠。

他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力量,那个八号就像死狗一样躺在那里不能动弹了。

如果c级拳手都普遍这种实力的话,那今晚的c级擂台赛真的和浪费时间没有什么区别了。

只希望接下来的对手能有几个入眼的了。

“你刚刚太急了,应该收着点打的。”郝伯迎了上来,脸上满是因为激动而泛起的红晕。

“原本晋级的拳手可以在半个小时后开始第二轮,现在你一下子暴露了这么强的实力,主办方肯定要另外安排了。”

其实对他来说这并不重点,重点是李悼的赔率一下子就落到了一个谷底,他想要像刚刚那场大赚一把已经不可能了。

“另外安排就另外安排吧。”李悼无所谓,他又不是为了赚那点出场费,而是为了见识一下黑拳而已。

“那接下来还能上场吗?”

如果剩下的拳手都是八号那样的废物,他还不如坐在下面当观众。

“当然可以,那些大人物已经被你的表现给惊艳到了,我听说就在刚刚至少有三个大人物还要你继续出场。”郝伯满是兴奋的说道。

现在李悼引起了那些大人物的兴趣,只要继续表现突出,那作为经纪人的他说不定也能借此获取那些大人物的青睐。

“那到时候通知我。”

李悼随手关上了房门,将郝伯关在了门外。

郝伯也不生气,而是怀着激动的心情离开了房间,去主办方那里等候起了消息。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就回到了休息室这边,带回了主办方的安排。

“守擂赛?”

李悼眉头一挑,来了兴趣。

郝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展现出的实力太强了,主办方特意为你设计了守擂赛。”

在郝伯的解释下,李悼很快就明白了守擂赛是怎么回事。

那就是让他做擂主,等待其他拳手们一个接一个的挑战,最少十场,中途不得认输,守完十场便可结束,也可以继续守下去。

守擂赛的好处是,连赢十场之后,他就能直接晋升为b级拳手,可以参加b级擂台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