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温泉澡堂试业 一

黄大牛瘫坐在地上,满脸的沮丧。

“牛村长,怎么啦,刚才不是还威风凛凛的吗,怎么一下子就蔫成霜打的茄子啦?”华强强撇着嘴嘲讽道。

“不是,我说这是什么领导啊,不就喝醉酒了吗,你说记个小过大过什么的都行,怎么就撤职了呢?这可是太重了哈!而且我是第一次犯这样的错误,不是说承前启后治病救人吗,咋就一点改过的机会都不给我呢?”黄大牛摇头叹道。

“看来,你还是舍不得离开村长这个岗位的哈。”华强强逗道。

“不是舍不得,只是觉得很遗憾,我这样不是半途而废了吗!你说,我信誓旦旦的说要让美溪村的乡亲过上好日子,可还没有带领大伙走上致富的道路却被撤掉村长一职了,唉,真是太丢人太丢人了,这都是喝酒惹的祸啊!”黄大牛哭丧着脸一边叹息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甚是后悔。

华强强、周雅芳、小明站在一旁看着他这副模样,都不禁在心里偷笑。

忽然,黄大牛好像想起了什么,只见他用劲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不服!”

华强强、周雅芳、小明都瞪大眼睛看着黄大牛,不知他想干什么?

黄大牛执拗地说:“上级领导是没有权力撤我的职的,得开村民代表大会投票表决来决定我的去留。强强书记,你说对不对,选举法里不是有这样的规定吗?”

“哈哈哈……”

华强强、周雅芳、小明都笑的前仰后合。

黄大牛这会才恍然大悟,他努起双眼冲他们三人大声叫道:“原来你们几个在整蛊我?”

“哈哈哈……”

文书小明说道:“牛村长,市里领导本来是要严格处分你的,是强强书记在带领导下村视察工作时一路为你求情担保,帮你在领导面前说了很多好话,说你功远大于过,让他们给你改过的机会,所以领导决定给你在党内记小过就行了!”

黄大牛一下气全消了,他嬉皮笑脸地凑到华强强的跟前说道:“嘿嘿,强强书记说了啥好话了,竟然让领导们网开一面?”

“黄主任你看你,怎么像个孩子似的呢,不要怪领导们严厉,其实有些错误就是一次也不能犯的。别以为喝酒是件小事,其实最耽误事的就是喝酒,从国家对酒后驾车处罚加重,就足以说明喝酒的危害性!”华强强神情凝重地说道。

黄大牛挠了挠脑袋没有吭声。

华强强书记继续说道:“不是领导不把你喝醉酒当回事,而是他们看到你真的为美溪村做了大量的工作。刚才领导们在村子里兜了一大圈,对我们美溪村所做的工作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他们还建议我们的温泉澡堂先试业,其它项目加快建设。于镇长还答应由镇政府出资为我们在二级路边和二级路进我们美溪村的入口处,还有青竹山温泉澡堂前设计建立宣传广告牌,让大家都知道美溪村是个休闲度假天堂,生态养生胜地。”

黄大牛听着强强书记说的,不禁欣喜若狂,他大声叫道:“温泉澡堂试业?这可是太好了!强强书记你咋就不留于镇长他们下来泡泡温泉哩?嘻嘻嘻……”

周雅芳看着黄大牛突然阴转晴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黄大牛望了她一眼,她心砰砰地急跳了两下,还了黄大牛一个温情的媚笑,黄大牛也不禁周身不自然起来。

华强强书记认真地说:“接下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招聘温泉澡堂部门经理和服务员。”

黄大牛像个出征的战士一样,只见他迅速将两腿并拢立正身体,向强强书记敬了个礼,铿锵有力地说道:“坚决完成任务!”

周雅芳又捂着嘴偷笑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尽管每天黄大牛都见得着何翠姑和周雅芳,但他还是做得到张弛有度,抛开情感的纠葛,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青竹山温泉澡堂试业的准备工作中去。

美溪村青竹山温泉澡堂工作人员的招聘原则是村人治村,也就是在本村村民中选出经理和服务员。

由于美溪村的旅游业还没有全面开业,只是个别项目试业,所以村里没有通知外出打工的村民回村应聘。招聘工作在家里务农的村民中展开。

当招聘公告贴出来以后,整个村子都沸腾了,特别是竞选澡堂部门经理位置的那几个候选人,更是磨刀霍霍,势在必得。

美溪村青竹山温泉澡堂部经理招聘工作考核的第一步是笔试,就是考规章制度和经理的主要职责;第二步是口试,就是考核你作为一个部门经理遇到问题时的应对能力和管理组织能力。

为了公平起见,村里请了学校的老师作为主考官,让他们出题给应聘者回答。

经过激烈的争夺,最后得分最高的是黄逢春和莫深,而且他们俩还打成平手,分数一样高。这给村里的干部出了个难题,经再三讨论考虑,村里最终决定由莫深担任美溪村青竹山温泉澡堂部经理一职。

村里的这个决定,让村里黄姓家族的老人都震住了,同时也把黄逢春给气坏了,他气势汹汹地跑到村委会办公室,找黄大牛理论。

“黄大牛,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姓黄的?”黄逢春一跨进村委会办公室的大门,不顾其他村干的存在,就冲黄大牛劈头盖脑地叫嚷道。

黄大牛知道黄逢春是为啥事来的,他不屑一顾地看了看黄逢春,然后淡定从容地说道:“我咋就不姓黄了?我坐不改姓行不改名,以后流芳千古的墓碑上刻着的永远是黄大牛!”

“嘿嘿……”黄逢春冷笑两声,撇着嘴说道:“亏你还讲得出流芳千古这样的字眼来,你配啊?告诉你,我们老黄家的祖先都要骂你这个大逆不道的败家子孙!”

“我哪里大逆不道啦?”黄大牛反问道。

“帮着外姓人欺负本家兄弟,这难道不是大逆不道吗?”黄逢春振振有词地说道。

“我怎么帮着外姓人欺负本家兄弟啦?”黄大牛明知故问。

“我的分数和莫深一样高,怎么他就当上了温泉澡堂部门经理而我就落选了呢?”黄逢春问。

“噢,原来你真的是来问这事的!其实不必我多说你自个也应该明白自己为什么选不上。”黄大牛理直气壮地说:“不错,你和莫深的得分一样高,但你别忘了,还有一项更重要的考核你比他的得分却少的很多,恕我直言,就是思想品德。我们黄家祖先告诫我们,要以德待人,以勤持家。现在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了吧?”

“我知道你说的问题,你不要拿我和周雅芳离婚来说事,好则合,不好则离,这也是国家法律所允许的。”黄逢春依旧振振有词。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法律是允许每个公民离婚,但是有前提的!你和雅芳离婚理由是什么?是她温柔善良,勤劳能干?是她十年如一日悉心照顾老人抚养孩子?周雅芳有哪里不好,你却这般狠心强迫她离婚?而且全村人都知道,你和她离婚,是因为你在外头有了相好的女人,你这种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行为,难道不是品德败坏的表现吗?”

黄大牛连珠炮似的反问,让黄逢春有些招架不住,但他还是不服:“妈的,这也成为你们不许当经理的理由啊?这么说我黄逢春因为离婚而不能在美溪村立足,我要卷铺盖离开美溪村?”

“那可要看你以后的表现喽!起码目前这个温泉澡堂部门经理你不能当,因为莫深在思想品德方面真的比你高尚很多。你说人家莫深听说妻子的腿落下终身残疾,他不但不离不弃,还说自己出去打工这么多年,很对不起妻子,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陪伴妻子,一直到老。可你反其道而行之,你说雅芳是多好的女人,你却不念她的好,还逼她离婚,和莫深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让他当经理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作为一村之长,难道在用人上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你就是没有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黄逢春突然大声反驳道:“因为你和我一样没有良心,道德败坏!我问你,你为什么和翠姑离婚?嘿嘿,不就因为她长的丑吗!”

黄大牛激动了:“黄逢春,你别血口喷人,我和翠姑离婚跟你和雅芳离婚是不一样的,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嘿嘿,都是离婚,怎么就不一样了呢?看来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黄大牛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还不知道啊,以前你家穷,怕娶不着老婆,所以你饥不择食选择了何翠姑。如今不同了,你当上了村长,而且村里有了发展前途,你也可以风光无限了,你开始嫌翠姑丑了老了,嘿,你暗地里早就有了相好的女人了吧?”

黄大牛被气得拳头痒痒的,他恨不得一拳将黄逢春挥出办公室的门外去,他也要给黄逢春一个下马威:“黄逢春,告诉你,只要还是我当村长,像你这样的人别说当部门经理,就是一般工作人员也别想轮到你!”

黄逢春也被气坏了,只见他两眼发红,牙齿咬得咯咯响,咄咄逼人地说道:“只要你不怕老黄家的人戳你脊梁骨,你就这么做吧!”

这会华强强书记说话了,她语气平和而又严肃地说道:“逢春大哥,其实让莫深当这个温泉澡堂的部门经理,不是黄主任一个人的决定,是我们整个班子经过缜密的讨论考虑才决定的。”

黄逢春瞥了一眼华强强,心里想,什么班子讨论,你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哼,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滚回城里去!毕竟华强强是上面派下来的领导,黄逢春对她还是敢怒不敢言。他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了看黄大牛,只见他也用犀利的眼神看着自己,一股不服之气又汹涌起来,他指着黄大牛说:“黄大牛你别神气,山不转水转,会有你难堪的那一天,等着瞧!”

周雅芳再也忍不住了,说:“黄逢春,你咋变得这么的蛮横无理了呢,强强书记刚才不是说了吗,让莫深当这温泉澡堂部门经理是村里领导班子的决定,不是牛村长一个人的事,别把气撒到他身上!”

黄逢春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到了周雅芳身上,他怪声怪气地对周雅芳说道:“呦,联合起来欺负我是不?”

周雅芳说:“黄逢春,别恶人先告状,到底谁欺负谁,你自个最明白!”

黄逢春嘿嘿地冷笑两声,说:“我是恶人?我是恶人?周雅芳我看你也好不到那里去,都离婚了,还赖在美溪村干嘛?哼,如果不是你和黄大牛鸡摸狗盗,人家何翠姑会那么天天白费劲啊?别尽往自个脸上贴金,听听下面大伙怎么议论你们的吧!”

周雅芳被黄逢春说得哑口无言了。

黄大牛也有些不自然,语气有些颤抖地说道:“黄黄黄逢春,我坐得正站得直,我怕你个鸟,有啥不服尽管冲我来,跟女人较劲,算算算啥本事?”

“哈哈哈,都语无伦次了还说坐得正站得直,我看你是心虚了吧?哈哈哈……”黄逢春得意地大声狂笑起来。

“黄逢春,你给我闭嘴!”

这时门外传来厚重而洪亮的声音。大家往门口一看,原来是何翠姑。

何翠姑帮黄大牛料理好家务后便开着电动车回娘家,当路过村委会办公室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争吵的声音,便停下来竖起耳朵细听,听着听着再也忍不住,下了车子走了进去。

何翠姑双眼紧盯着黄逢春,说道:“逢春兄弟,刚才你们争吵的时候,我一直在门外听着,其实是你错了!黄大牛和我离婚,那不是他的错,都是我太小肚鸡肠造成嘀。我呀,经常有事无事地找茬和他闹,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工作。为了村里的乡亲能早日过上好日子,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他只好与我离了婚。不过他已答应有空和我复婚了!”

黄大牛和周雅芳面面相觑,表情有些复杂。

何翠姑继续对黄逢春说道:“逢春兄弟,你咋就可以说黄大牛和你一样没良心呢,他和我离婚和你和周雅芳离婚,那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离婚,大牛是为了大伙过上幸福生活而离的婚,是舍小家顾大家;你呢是为了自个风流快活离的婚。你呀,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说,这雅芳多好的一个媳妇啊,你咋就舍得抛弃她和别人结婚呢,这澡堂子的经理当不上是小事,丢掉一个好老婆才是你一生的损失哪!”

何翠姑的数落让黄逢春心里一阵酸楚疼痛;让黄大牛不禁肃然起敬;让周雅芳感到愧疚无比。唯有华强强书记的心里偷着赞:这何翠姑真是大智若愚,一箭三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