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骑士之台,决战五绝

次日清晨,地下遗迹:遗弃圣堂,骑士之台。

对死亡秘境核心区域,遗弃圣堂的攻略,到这里就已经接近尾声了。

这座教堂已经大得很夸张,应该是陷入地下后与地下环境充分融合导致的,并不是本身的建筑规模就是如此的恢宏巨大。

众人来到骑士之台前,此刻,石毅想起昨夜与小修女梅勒交谈过后,获得的情报讯息:

“这里不是靠人多就可以冲过去的地方,我们只上去五个人:我,马金。”

闻言,马金马洛山理所当然的抖出袖中银色双剑,上前两步,他自负是整个队伍中除石毅以外最强者,就算是火焰巫女丝班达,鬼王陈情,在他眼中生死相搏的话,也不会是自己对手。

至于木乃伊贝鲁?

一个靠年头熬出一点修为的无能之辈罢了,他可从未将对方放在眼里。

这条高傲的黑蛇,自负自己与石毅也是四六开罢了,牧狼人强就强在培养战宠颇有一套,但那终究是外物,并且还会为此消耗太多心神,长远来看,牧狼人石毅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贝鲁。”

木乃伊贝鲁闻言,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来,他现在对圣堂内到底还有什么已经不感兴了,他现在只在乎石毅是否能完成承诺,帮他和龙裔石家牵线搭桥,获得延寿之药。

因此,帮一次也是帮,帮两次也是帮,总不能前功尽弃吧。

“梅勒。”

小修女提着自己的随身长剑走出,略有些紧张的系紧额头上的布带,这是她家乡的传统,据说可以带来好运。

到最后一个名额,丝班达乌斯与陈情两女对视一眼,甚至石毅都犹豫一下,而后他缓缓得言道:“丝班达。”

与火焰巫女相比,陈情的能力似乎相对不稳定,并且据梅勒所说,那位大地骑士似乎还残留着一些本能,它若是察觉到陈情体内精纯的黑暗能量,因此发狂,那就糟糕了。

至于自身,石毅却是不担心的,茅山养尸经奥妙非常入微入化,自己可以确定无一丝气息外露。

石毅、马金、贝鲁、梅勒,丝班达,在场超凡职业者中相对最强的五人踏上骑士之台,与此相应的,巨大平台的对面,一具恍若土石傀儡般的高大骑士,缓缓站立了起来。

昨晚,小修女梅勒的话在耳边响着,石毅双手持握着铁杖,双眼微眯。

在对面那名大地骑士越冲越快,越过中场它身下甚至莫名涌出一匹由土石与骸骨组成的战马时,石毅开口喝令道:“分散出去,分开它们!”

“汪汪汪。”

骑士之台的下方,胖胖的土旺望着自己正在战斗中的主人一个劲的想往前扑,去帮助自己的主人,但却被石青青与石敢拉抱住了。

在这种特殊战斗中,石毅是不敢带着土旺上场的、就像贝鲁不敢带自己那些以药物咒术控制的手下上场一样,因为实在说不准亡灵大地骑士的判断标准。

面对来势汹汹的亡灵骑士群,马金、贝鲁、梅勒,丝班达四人在石毅身后四散开来,把中央主战场留给石毅与大地骑士间的对决。

梅勒一边往旁边跑,一边望向石毅,她没和这个大哥哥交过手,所以也不清楚这位大哥哥的具体实力如何,只知道很强,但是梅勒与大地骑士交过手……惨败,若不是大地骑士还残余着古代教会骑士相对温和的武技习惯的话,并未追击斩杀,梅勒知道那一次自己即便能逃命恐怕也得残疾,现在,就看这位大哥哥可以打到怎样的程度了。

气机交感,在大地骑士冲锋那巨大的压迫力之下,石毅的精神世界已经进入阴阳八卦心象,天地都似乎变得黑暗了,世间只余暗金色的八卦图与自身脚下踩踏的阳位。

由手掌向霜寒铁杖内输入着阳火之力,这一次似乎是因为被巨大的压迫力逼到了某种界限,石毅察觉自己可以渐渐催动体内原本沉寂的阴寒冰冷力量了……那当然是,地煞阴力。

守尸诀是茅山道派创立的尸修法门,本来主体就是运用地煞阴力的,但石毅是活人又无人指点,因此他一开始应用的反而是微乎其微的阳火之力,这些天在死亡魔力特别充沛的遗弃圣堂呆得足够久了,铁尸境界逐渐稳固,现在又得大地骑士的强势压迫,本来就极有天赋的石毅自然而然觉醒对尸力的应用。

生死,永远是打开道家法诀宝库的金钥匙。道家,自创立教派那一日的立意便是突破生死之限,由人至仙的完成进化,得永恒,证自在!

“去!”

得阳火阴煞之力的注入,霜寒铁杖四周的寒冰就像疯了一般的剧烈旋转着,紧接,被石毅单手执握着一掷而出。

锵,轰隆隆隆隆……

铁杖入地,紧接着霜寒之气四溢扩散,甚至形成一面寒冰之障正挡在大地骑士正面冲锋的必经之路。

然而,大地骑士一端骑枪一拉缰绳,它竟然连人带马飞跃而起,扑刺向冰之围墙后的石毅,冲锋的速力丝毫不减甚至还更添居高临下泰山压顶般的碾压气魄。

“哈哈,大人,时代变了!”

早已算定大地骑士可能出现几种变化的石毅,期盼到了自己最为渴望的那重变化。

在投掷出霜寒铁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切换武器:命运的霰弹枪,并且向内大量的倾注能量,当大地骑士飞跃而起扑刺而下的那一刻,石毅刚好抬起枪口,二阶纯攻击类魔器命运霰弹枪上面的每一枚魔力符文,甚至都绽放着近乎于刺目的光辉。

就恍若,石毅怀抱中的是一团剧烈燃烧的幽蓝色火焰。

最终一击,轰!

在大地骑士下落,避无可避挡无可挡的那一刻,命运霰弹枪的枪口中猛烈绽放出炽烈火芒,大片火焰枪弹组成的锥形利芒扩散而出,并转瞬化作漫天疾涌的风火。

命运霰弹枪最终一击,一枪之下,石毅身前上空的数丈范围,顿成火焰与铁砂的炼狱,而这样的超阶位伤害,半空中的大地骑士全部一丝不漏的全部扛受下来。

战马嘶鸣、甲胄崩碎,然而……战战战战战战!

砸落于地,马失前蹄,可是大地骑士眼中那暗红色的魂之烈火却变得更加炽烈了,真正的骑士,永远不会畏怯艰苦的战斗。

哪怕在战马力竭前,那支可怕的骑枪依然旋风般横扫过来,但石毅却并没有躲避或者退却,他周身扩散开一圈幽蓝的护罩,同时右手持枪左手铁爪横撕。

锵嘶嘶嘶嘶嘶嘶,周身扩散的蓝色防护罩一触即碎,然而圣器鬼爪却挡住力量削减的骑枪后,带出一大串的火星,助石毅成功冲到了大地骑士的近前,同时,也将那硝烟萦绕的枪口再次顶上去。

砰砰砰砰!

枪斗者是低中阶职业者当中当之无愧的物理攻击力第一,而石毅凭借阳火阴煞之力又能极效发挥出命运霰弹枪的全部杀伤力,目前没有哪个职业可以在这个距离硬扛着这样的伤害而不受伤,不受重创。

大地骑士也不行,哪怕它以防御著称,强化二阶近乎三阶的强大死灵,也一样不行。

砰,锵。

剑光扫过,已然连打出六枪的石毅,因为单独以右手握枪,被成功弃枪拔剑的大地骑士一剑横扫将命运霰弹枪斩飞,而石毅的右手掌也崩裂出可怕的伤口。

身负重创、周身甚至燃烧着火焰,但依然高大可怕、稳如泰山的大地骑士高举起长剑,那剑势阴影完全笼罩住石毅的身形,石毅几乎能听到来自对方的灵魂的狂怒嘶吼。

多少年了,未再受过这样的重创!

“真是够硬,这样都不死吗?五发全吃再加上最终一击,坦克都该打爆了吧!?”在心底里暗骂了一声,石毅以左手鬼爪向后一伸,再下一刻,在大地骑士的剑势横扫而来之前,这个男人在自身重心完全失衡的情况下突兀疾退,成功避过对手大半的剑势。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依然有魔盾力场崩碎,依然有命运霰弹枪附加的“硬汉”防护力场破损崩碎。

以魔力鬼爪抓地,疾退后站稳,石毅以右手抹过胸膛处的浅长剑伤,将鲜血,喂入了自己嘴里:“真tm过瘾!”

血腥之气,直冲脑门,刺激得这家伙眼睛都红了,体内深处沉寂已久的血液,在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