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莫庭找到了拖拉机砸到的大树那里。

路上他停了一次,抬头扫视着周围的群山。

他是在听动静,但是他什么都听不到,除了那无时不在的寒风穿过寂静山峰的呼啸。

这个时候还没人发觉他们失踪?

还是完全不确定他们在哪里?

宋莫庭恢复之后就开始琢磨救援什么时候到。

现在的天气状况,只要不下雪,村民还是有办法救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给他们一个坐标。

宋莫庭来到拖拉机跟前。

这是拖拉机的机头。

树丛缓冲了撞击。

宋莫庭现在看到这一切还会微微战栗着,回忆起撞击时那大的难以置信的力量,象被一个巨人猛地抛了出去。

他无法想像没落到树丛中他们会是什么下场,但肯定必死无疑。

毁坏的树木和各种碎片标记出了拖拉机坠落的轨迹。

幸运的是,拖拉机没有起火。

许多时候,拖拉机坠地的冲击并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那之后的大火。

一旦起火,那么他们两个都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他爬上拖拉机,拖拉机头卡在树之间,只要树不倒,就没有危险。

简单的电路他都能看懂,以一个会修车开车的人的眼光审视这一切。

在树林里,尤其是原始森林里生火不是一个美妙的事情。

宋莫庭不可能冒着引起大火的危险,传递求救信号。

可是他们没有其他办法。

这个位置他观察了很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人在搜救他们。

他相信他们一定在搜救,失踪了一天一夜的三个人,不可能引不起人怀疑。

最担心的是搜救的人员搜救的范围不是他们这一边。

按照自己的印象来说,拖拉机最后失去控制,偏离了道路,滑进了自己也不清楚的山沟。

这样一来,搜寻的覆盖范围就太大,搜救的人人手有限,不可能一下找到。

所以,按照逻辑来讲,他必须做好与江小小还有司机靠自己走出去的准备,这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操作台的东西全都被打碎,对此他毫不惊奇。

他在附近划拉划拉,看看有没有用的东西,昨晚没遇到野兽算是万幸。

现在不做准备,靠自己兜里的那把小刀子?

了解了他们所面对的严酷环境,他开始以不同的视角来打量着拖拉机的残骸。

锐利的金属和金属杆可以做成天然的棍棒和小刀,以防他们遇到厉害的野兽。

也许还能打个猎什么的。

他还可以用树枝和棉布材这些材料做一些雪地鞋。

理论上鞋并不难做。

问题是,穿上雪地鞋太笨拙,而山下的路又太崎岖。

他恢复之后就可以捕猎兔子和野鸡一类的动物,江小小的大米粥他决定再也不允许江小小做。

这种反人类的存在应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为了救人也不行。

不过他早上检查过,锅里的大米粥本来就不多,昨晚吃完了。

锅里只有一些清水。

他又沿着他们一路滑下斜坡的走过去,路上到处都是散落的碎片。

大块的扭曲的金属,扯断的电线,折断的树干。

如果看到足够长的,能派上用场的电线,他就拾起来,卷成卷塞进军大衣口袋。

他现在的位置在拖拉机残骸的左侧上方,他们的棚子在残骸的右侧的山坡上。

江小小还没有出来,仍然在棚内睡觉。

他露齿而笑,她醒来发觉自己不在了,会不会吓得到处找他?

低头笑出声音。

渐渐的声音戛然而止。

拖拉机机头被巨大的力量撞到树上,金属在受撞击的地方被撕开。

他可以看到内部的结构,发动机和电缆,以及与油箱连接的地方,现在只耷拉着一段一段的电线。

还有很明显的两截刹车线。

断口平整,很明显这是不是被撕裂的。

是被剪短的。

只有一小股是被力量扯断的。

他站在那儿,瞪着这个东西,突然意识到危险的存在。

他感到后颈如针刺一般疼痛。

愤恨席卷了他,狂怒之下,他的眼前一片红雾。

这根本不是什么意外,是一场人为的谋杀。

“宋大哥,你怎么起来了?”

江小小知道自己的桃子效果好,昨天还深深的怀疑桃子的功效失效,现在却发觉整个人都已经神清气爽。

这功效还真的是杠杠的,就是这一次效果似乎不明显。

还好不明显,要不然她哪敢给林场场长郭东军家的儿媳妇吃那么多桃子干啊。

那不是自己显形计啊。

还真是误打误撞。

一早起身,就没看到宋莫庭。

她出来才看到宋莫庭居然跑到这里来。

其实一醒来,她自己也觉出不对。

自己昨天还感觉要死的感觉,整个人疲惫到不行。

可是现在浑身上下轻松很多,重要的是胳膊上的伤口已经不疼,想也知道已经愈合。

这才猛的想起宋莫庭,要是宋莫庭脸上的伤口好了,自己怎么解释啊。

这……

她特意看了看拖拉机师傅,万幸这位大概昨天喝的粥少,桃子汁更少,没法子司机师傅喝不下去。

现在呼吸平稳,但是没有恢复到吓人的程度,还是正常人可以接受的范围。

江小小觉得自己以后给人东西的时候,还是要考虑数量的问题。

多亏自己每次都酌情控制数量。

不然那些药子酒,桃子干还不知道惹出多少麻烦呢。

她只好出来找宋莫庭。

解释没想到好的借口,干脆不解释。

自己假装惊讶,就装成自己也不知道宋莫庭自身的康复能力居然这么强,到时候栽赃到自家的老宋身上吧,就让他以为自己的恢复能力比常人强。

看着人影儿,她就过来,正准备拍一下宋莫庭的肩膀。

然后大声的质问宋莫庭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

其实她刚才心里也是犹豫的,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无耻?

现在就这么小的地方,她就算是想把这事情往其他地方掰扯,也掰扯不过去呀。

所以自家的宋大哥宋同志,您只好做一次背锅侠。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呢,手腕一下子被宋莫庭握紧,反手整个人被扭到了一边。

要不是宋莫庭眼疾手快,看清楚自己身后的居然是江小小。

恐怕手上的力量足够把江小小摁倒在地上。

江小小几乎是懵懵的,被自己男人给扯了起来。

靠在宋莫庭的怀里,到现在她都没弄清楚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

“吓坏了吧?我刚才失控了!对不起。”

宋莫庭歉意的看着江小小通红的手腕子,上面是自己的指印,一个不好要留下青紫。

江小小皮肤白,容易留下痕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