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风影之悟

此时大家的心中,都在默默演示自己遇上唐元这第五魂技时,该如何应对。

可是想了好几遍,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烧成灰烬。

本来大家还心存一丝侥幸,但是当唐元向大家说明这个“审判”魂技的作用时,所有人,都完完全全折服了。

当然,这个魂技并非无敌。

这审判所发出的幽冥之火虽然强大,但是也不是完全无法抵抗的,眼下就有两种方法,不过唐元并没有向众人说明。

并非他不信任皇斗战队众人,而是魂技这种东西,对于魂师来说,那是关乎自身实力和安危的,若是透出底去,完全就是将自己的弱点和命门告诉他人。

正常的魂师,都不会犯这个错误,唐元就更不用说了。

话说当这个魂技作用到敌方身上时,除了唐元这个释放魂技者本身自行解除之外,还有两种方法。

第一个,自然就是耗尽魂力。

因为这个魂技是以魂力为媒介进行发动的,魂力不消,冥火不灭,但是只要敌方将一身魂力消耗殆尽,那冥火便无以为继,自动就会熄灭。

但是这种方法,对于唐元这个魂技没什么多大的威胁,毕竟魂力消散殆尽,双方在对战之时,完全就成了板上鱼肉,任唐元宰割,除非有特殊的恢复魂技,或者是治疗系魂师队友,否则就只能认输。

所以这第一种方法,唐元根本不放在心上。

第二种方法,就是生命类型的领域,拥有对幽冥之火的强大抗性,会大大降低审判的伤害。

打个比方,唐元的对手,拥有生命类型的领域,比如说生命领域、治疗领域等等,这样的领域,会对审判的伤害大打折扣,审判的伤害是敌方魂力的百分之五十,那么这些领域,会将审判的伤害降低至百分之四十、百分之三十

甚至趋近于零!

这样一来,唐元的第五魂技将会被死死克制。

而原因就是,这审判魂技,所发出的幽冥之火,其根源乃是生死簿武魂中的死亡之力本源,是死亡本源的具象化,自然会被蕴含生命之力大道的生命类型领域所克制。

不过唐元隐约感觉,这个魂技还有被发掘的潜力,并不止像现在所感受的那样简单,他总觉得,这个魂技,还有自己没运用到地方。

毕竟他获得这个魂技的时间不长,还需要慢慢修炼。

当然,世间拥有领域的强者本就是凤毛麟角,万中无一,而生命之力本就是极难领悟的高等大道,拥有生命类型的领域的强者更是少之又少,除了神界,凡间是否真的存在这样的强者,还得两说。

除了这两种方法外,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以绝对的实力,在幽冥之火燃尽自己魂力或者杀死自己之前,先将唐元击败,这样一来,幽冥之火也会熄灭,审判便会终止。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唐元这个魂技,已是同阶无敌了。

虽然唐元没有将“审判”魂技的这些弱点告诉皇斗战队其他人,但是受到过这个魂技伤害的人,迟早会发现的,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过唐元也不担心,毕竟敌人在进步,他也在进步,到时候弱点说不定还能变成优点呢。

玉天恒严令大家不能将唐元的第五魂技外传之后,唐元又将自己的第四魂技,轮回,详细向众人说了。

因为轮回魂技使用之后,被作用者将会在一定时间后进入虚弱的状态中,所以唐元也没有对大家使用。

众人在了解了唐元第四、第五魂技之后,已是麻木了,感觉唐元现在说他其实是封号斗罗,其他人也会相信的。

题外之言,暂按不表。

唐元说完,看着大家又道:“既然大家对我这两年来进步的实力也有个大概的了解了,接下来的切磋我就不参与了吧?怎么样?”

玉天恒点头道:“好,小七,你下场吧,剩下的由他们自己切磋。”

众人也纷纷应和,的确,以唐元的实力,再切磋下去,也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更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此时唐元与石磨的切磋已经结束,而第四、第五魂技也被大家所知,所以唐元也没有浪费大家的时间,便退出了切磋,与玉天恒在一旁休息,同时观看其他人的切磋。

而叶泠泠,也对玉天恒、唐元、石磨三人,都使出了治疗魂技。

唐元惊奇地发现,叶泠泠的治疗效果,比之前要强大许多,一个魂技下来,已经让他恢复了百分之十的魂力。

这还是他高品质的魂力缘故,如果是玉天恒和石磨,此时应该也恢复了百分之三十左右的魂力了。

叶泠泠的武魂是九心海棠,与其他的武魂不同,九心海棠所有的魂技,都只有一种,那就是治疗!

唐元看着叶泠泠依旧古井无波的俏脸,暗暗想道,看来叶泠泠这两年的提升,除了自己之外,是众人中收获最大的了。

过了一会,叶泠泠的治疗已经结束,只见她鬓角有些汗珠沁出,但是看她的神情,似乎没什么消耗,抬起玉手,将几缕被汗珠浸湿的发丝拢到耳后,便默然站到一边,和唐元与玉天恒一起,观看场中的切磋。

第三场的切磋,是御风与奥斯罗两人。

御风与奥斯罗都进入了魂宗的级别,御风是四十一级,而奥斯罗是四十三级,同样都是千年的紫色魂环。

两人同为敏攻系魂师,速度比之两年前,可谓是突飞猛进,如今二人在场中对战,速度之快,难以捉摸,场外的人力,只有唐元才能看清他们的动作,连玉天恒也是不能。

由于两人的等级相差不大,你来我往,已经是斗了数个回合,经过一番试探,终究无法拿下对方。

奥斯罗便道:“御风,我们一招定胜负吧,用第四魂技。”

御风点头道:“好!”

奥斯罗见他答应,当即高声道:“第四魂技,鬼豹幻身!”

话音方落,只见奥斯罗低身伏下,双手做出前爪的姿态,整个人像是一个四肢行走的猛兽,而就在此时,一个庞大的鬼豹虚影将奥斯罗包裹在内,而奥斯罗,便成了这个鬼豹虚影的核心。

吼!

鬼豹扬首高吼,此时奥斯罗的一举一动,鬼豹虚影都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与此同时,奥斯罗的攻击力和速度都提升了一倍。

奥斯罗两腿一蹬,鬼豹虚影便将他包裹在内,像一个离弦之箭一般,鬼豹虚影带起一道残影,豹爪一挥,便向半空中的御风杀去。

御风高喝道:“来的好!第四魂技,风影九击!”

说时迟,那时快,奥斯罗与鬼豹虚影已经到了御风近前,御风双翼一震,身形一晃,瞬间失去了踪影。

而就在下一刻,一道流光出现,像陨星一般划破长空,向奥斯罗与鬼豹虚影发起攻击。

一击、两击、三击

连续九道流光闪过,御风的风影九击已经连续击出。

每一击都打到了鬼豹虚影身上,让鬼豹虚影连连发出怒吼,逐渐黯淡无光,似乎就要消散。

而就在此时,正在观看战斗的唐元看着御风使出的魂技,以他的目力,看到了这个风影九击使出时的轨迹。

那是风的轨迹!

唐元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副景象。

清风拂过,留影无形。

他心中突然想起了无常追魂步的第六层口诀:清风皆留影,无常意无形

突然之间,似有霹雳从唐元的精神世界闪过,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无比清明。

无常追魂步的五大境界,极速、御风、无常、流光、追魂,而唐元目前已经达到了无常追魂步第五层的巅峰,则是进入了无常的境界。

第五层,乃是无常境界的初期,进入第六层,才是达到无常境界的后期。

无常的境界,乃是根据步法的移动,完全闪避过敌人的一切密集的攻击,而且无常的步法并非固定,而是随着敌人的攻击进行变化,令人捉摸不透,并且移动时不会留下痕迹。

唐元通过御风的风影九杀魂技,感受到了风流动时的轨迹,突然得到了一丝明悟,进入了顿悟的状态。

此时他终于明白,原来自己迟迟未能突破到无常追魂步第六层,原来是还没领悟“无常”的真谛。

真正的无常,是“存影而不存形”!

换句话说,就是风在运行的时候,是有轨迹的,有规律的,但是这个轨迹,这个规律却是可以随时变化。

就像随风而动的落叶一般,是最贴合风吹的轨迹的,但是难以被人捉摸,左摇右摆,无法确定方向。

唐元此时,已经闭上双眼,盘膝而坐,渐渐领悟无常追魂步第六层。

而在一旁的玉天恒,感受到唐元的异样,看到唐元此时的样子,感到无比惊奇,他也知道唐元是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状态之中,不能随意打扰。

便对观战的独孤雁、叶泠泠和石家兄弟打了个手势,让他们不要惊扰到唐元。

几人看了唐元一眼,目光中也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相互对视一眼,便自动向旁移动几步,给唐元留了一个安静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