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两句抱歉可以吗?

“不愧是我木叶丸认定的老大,眼神就是锐利,居然能够如此轻松的识破我的伪装”

烟雾之中,三个小小的身影摆着ps出现在了鸣人三人的视线之中,为首的赫然是三代的亲孙子木叶丸。

鸣人佐助小樱:“”

锐利个鬼啊,你就算是想伪装成石头跟踪别人也不能如此敷衍吧?用硬纸板来制作假的石头外壳也就罢了,居然还非常过分的在上面掏出了两个特别显眼的窟窿,他们又不是傻子,眼睛更是没问题,要是看不出来那是伪装才有鬼了。

不过

想到刚才木叶丸说的话,佐助和小樱顿时疑惑的看向了鸣人,实在是想不通他是在哪里找到如此优秀的小弟,并且将其收服的。

“木叶丸,你这样偷偷跟踪我到底是想做什么?”

鸣人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脑仁疼得厉害,他当初在火影办公室的时候就不应该搭理这个熊孩子的,现在好了,莫名其妙的收了个小弟也就罢了,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这个小弟的脑子貌似不怎么好用啊。

“我也没想做什么,就是老大你最近天天都不见人影,今天好不容易出现了,我准备再次向你发起挑战,和你一决高下!”

掐着腰说出了自己今天跟踪鸣人的目的之后,木叶丸又把目光看向了佐助和小樱。

“老大,他们就是你的同班队友吗?”

“对啊,怎么了?”

鸣人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脑海里却是开始盘算起了要把木叶丸忽悠走的方法。

今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和小樱一起逛街约会的时间,旁边有个电灯泡佐助就已经让他很不爽了,这要是再被熊孩子木叶丸缠上,他今天的约会肯定是别想进行下去了。

“话说,老大,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对你来说有些残忍的事情!”

木叶丸的目光像是探照灯一样在佐助和小樱身上扫过,而后便是一脸同情的看向了鸣人。

“你的两个队友好像都比你高啊,这个背刀的比你高也就罢了,可是这个女孩子居然也比你高,老大你平时和他们站在一起,会不会感觉很自卑啊?!”

“???”

表情逐渐凝固p

鸣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僵在了那里,身高什么的,这个倒霉孩子是专门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再说了,他只是比佐助和小樱矮了那么一点点好不好?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为什么这个熊孩子会觉得他会因此而感到自卑啊?!

“木叶丸”

“诶,老大你叫我”

听到鸣人叫自己,木叶丸当下很是疑惑的扭过了头,准备问一下鸣人叫自己干嘛,然后,在看到鸣人那快要喷火的双眼时,木叶丸很是识相的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并且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跑。

直觉告诉他,现在要是不赶紧跑的话,恐怕等待他的就会是来自老大的爱心铁拳了。

“木叶丸,你给我乖乖的停下来,接受惩罚吧”

鸣人很是愤怒的喊了一声,在看到木叶丸那猛然加速的背影之后,脸上的愤怒却是瞬间消失不见了。

“呼,总算是把这个熊孩子给忽悠走了!”

生气什么的,他漩涡鸣人那么心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么一句话就生气呢?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不让木叶丸打扰到他们接下来的逛街而故意装出来的罢了。

只是,还没等鸣人彻底的松口气,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木叶丸的痛呼声。

“哎呦”

被鸣人给吓得加速逃跑的木叶丸在路过转角时,一时焦急之下,并没能注意到有人从转角那里走了过来,而对方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从那个方向冲过来,于是乎,在双方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两个人就这么撞到了一起。

只不过,木叶丸这样的小身板显然是撞不过对方的,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对方毫发无损,木叶丸自己却是摔倒在地的场面。

“喂,小鬼,你走路都不长眼睛的吗?”

莫名其妙就被人撞了一下的勘九郎心情很不爽,为了发泄自己那不爽的心情,勘九郎当下便是直接伸出手,抓着木叶丸的衣领把人给提了起来。

“哇,有花脸妖怪啊,鸣人老大快来救我”

猝不及防之下被人给拎了起来,眼前还突然出现了一张黑沉黑沉的大花脸,木叶丸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大声的冲着不远处的鸣人求救了起来。

勘九郎:“”

有句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啊,木叶的小孩子原来都是这么没素质的吗?他脸上的油彩如此具有艺术气息,这熊孩子居然敢给他起花脸妖怪这种绰号?

就这种低素质且没有一点艺术眼光的村子,还有什么脸做什么五大忍村之首?!

“木叶丸”

被木叶丸的求救声引来的鸣人三人看了一眼勘九郎和手鞠的护额,心下顿时了然。

这是砂隐村派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吧?!

“抱歉,木叶丸刚才太过冒失,撞到了你们”

鸣人并没有一上来就让勘九郎把木叶丸放下,而是先冲着对方道了个歉,毕竟今天这事儿的确是因为木叶丸跑的太快引起的。

只是,对于鸣人的道歉,勘九郎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这个小鬼撞到了我,你一句抱歉就想把事情揭过去?”

“那要不我再说一句抱歉?”

鸣人愣了一下,而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一句抱歉你不满意,那两句抱歉总可以了吧?!”

勘九郎手鞠:“”

这个家伙到底是从哪儿跑出来的傻子?理解能力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别说勘九郎和手鞠无语了,就连佐助和小樱也是满心的无语,人家说那话,跟鸣人理解的是同一个意思吗?

“谁要听你说抱歉了?”

勘九郎冷笑一声,而后眼神不善的看向了被自己拎在手里的木叶丸。

“这个小鬼头既然敢撞我,那么今天他就必须要受点教训”

他是谁?砂隐村四代风影的儿子啊,妥妥的村二代,被人撞了一下,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把事情揭过去?

“教训?你想怎么教训他?”

鸣人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心中顿时就明白了,很明显,对方这是不想息事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