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你们弟兄……可愿意再随我重回沙场?(求推荐求月票啦)

程处弼一脸懵逼地看了眼飞翔的乌鸦,再看向这位磨皮擦痒的李大将军。

挺肥这个形容词,怕是跟吃有关系吧,大佬你该不会连见了乌鸦也能滴口水,这得有多饥渴?

“客师兄能不能别闹,赶紧喝你的酒,你在我家舞刀弄剑都成,弓箭那玩意出城再耍。”

程咬金不乐意了,嫌弃地摆了摆手道。

“不然,某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又要找陛下哭诉我老程欺负他。”

这话听得几位大佬嘿嘿嘿地贱笑不已,唯有为人实在的牛进达起身去把李客师拖了回来劝道。

“客师兄快快坐下,你就放那只可怜玩意一条生路吧,弄下来也没二两肉,还不够一口的。”

“也罢,今日且放你一条生路。”

李客师虽然有些不乐意,可终究还是悻悻地坐了回去抄起酒杯往嘴里一倒,挤眉弄眼老半天才吐了口酒气。

然后继续对付起案几上那些美味的佳肴,连声称赞不已。

“二哥,这位李伯伯,该不会跟鸟有什么深仇大恨吧?”程处弼压低声音好奇地问道。

“呵呵三弟你是失忆了,李鸟贼之名,可是满长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程处亮还没来得及开口,大哥就先乐了。

“李鸟贼?”程处弼直接就懵了。看这位李伯伯既没有鹰钩鼻,长相也不属于鹰视狼顾,怎么就有这么个充满贬义的外号。

“这位李伯伯是国公李靖的亲弟弟,嗜鸟如命,最爱干的事就是打鸟和吃鸟。

长安城周边的鸟,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他箭下。

他这么祸害长安周围,让鸟都认得他了,但凡他去了哪,哪的鸟就跟炸了窝似的四下乱飞。

所以,长安的百姓就私底下给他起了鸟贼这么一个名号。不信你问李老弟”

李鸟贼的小儿子李器脸都黑了,可偏偏体壮如牛的程老大说的又是实话,他只能闷哼了一声别开了脸,不跟铁憨憨计较。

“”程处弼倒真不知道,大唐名将里边居然还有这么奇葩的一号人物。

二哥美滋滋地灌了一杯秘制三勒浆,说起了一件在程府发生的关于这位李鸟贼的趣事。

那是一个令卢国公府周围的老邻居们都人难忘的冬夜。

那天夜里,程府正在办家宴,一票大唐勋贵们被程府秘制三勒浆灌得飘飘然。

开始各种吆喝比试,问题是你特么较技就较技,拳拳到肉很嗨皮。

就算舞刀耍剑也还有说法,可大半夜喝多了比箭术射鸟嘛意思?

好几只羽箭插到了邻居家的书房屋顶上,生生怕正在夜读兵书的邻居给吓炸了毛,还以为有仇家杀人门来了。

连惊带吓,一家老少上窜下跳半天才知晓是怎么回事,被惹毛了的邻居直接不乐意了。

当场带着一票家丁护卫窜过来理论,双方都不是很理智,第一时间就相互地问候对方家中的女性。

于是,在老程家门口,发生了一场拳拳到肉的冲突,导致长安县差役和金吾卫紧急出动。

程恶霸这位宴会主办者和李鸟贼、李绩这二位箭术比赛参与者被愤怒的陛下狠狠地痛斥了一顿。

罚了三人一年的俸禄,并给受害者赔礼道歉,之后总算是没再发生类似事故。

这个邻居,就是那条黑狗天天被老程家惦记的侯某人

看着笑得吡家咧嘴直乐的大哥二哥,还有一干勋贵子弟,程处弼整个人都不好了。说好的家风严谨呢?

这帮子家伙都笑成啥了,自家的家丑,还美滋滋地拿来显摆,我特么

之前还觉得大哥二哥也就是实在,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两个铁憨憨。看,这就是缺乏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下场。

看着立身于主位之上,喝得眉飞色舞,跟一票糙老爷们哇哈哈哈再来三杯的亲爹。

程处弼陡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一沉,这么不靠谱的亲爹和如同复制粘贴下来的大哥二哥。

看样子教育三个弟弟变得精明优秀的重担,怕是不能指望这三位了。

三勒浆,一开始喝的时候很痛苦,可是喝顺了嘴之后,居然觉得越喝越香。

看似酒味淡,不醉人,实际上多饮几杯之后,那棉长的后劲十足,李恪与房俊这俩倒霉孩子就是例证。

席上那些大唐名将们喝得很嗨皮,一面吃一面喝一面回忆过往。

聊的都是杀人如麻的趣事,说的都是斩将夺旗的故事。

相互拆台,嘻嘻哈哈,份外欢乐,这,就是纯爷们糙汉子的战友情谊。

看得程处弼这位厅中唯一冷静人很是唏嘘感慨。

能够看到这些历史著名人物的另外一面,也是一种难得的荣耀。

上面,大佬们似乎嫌弃只有喝酒吃肉聊天的声音,不够热闹。

程咬金深以为然,吆喝一声,很快,四名全逼武装的家将就提着横刀窜了进来,把程处弼吓得一哆嗦。

然后就看到这四位并没有将在场的大佬砍翻在地,而是开始站在厅中开始哼哼哈哈的蹦跶

虽然这种古代战舞跳起来很僵硬,反倒让人觉得像是一群士卒在练习搏杀。

但是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道,劈砍之间,喝呼连声,令人热血沸腾。

老一辈的还能安然而坐抚须欣赏,一干年轻人更是拍案打板的连连叫好。

这种很纯爷们很直男的战舞,看得程处弼也是热血贲张,大声叫好。

唯有那才八岁的秦理,似乎对这玩意不敢兴趣,这么热闹的场面居然打起了哈欠

一番令人热血沸腾的战舞,将家宴的气氛炒了起来,接下来,一票年轻人也纷纷跳出来给长辈们舞剑耍拳助兴。

不得不说,李绩家的两个儿子长的模样随他爹,都很是英武,舞起剑来,倒是比老程家四个糙汉子家丁的战舞更俱有艺术性和舞蹈性。

等到哥俩大汉淋漓地结束剑舞,厅中喝彩叫好之声一片,这让李绩这位当爹的也倍有脸面,抚着长须哈哈朗笑起来。

“唉,这两个逆子,也就这点本事,让诸位见笑了”

这话直接让在场几位大唐名将不乐意了。尉迟恭猛灌了一口三勒浆,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舞剑有啥好看的,又不真干架,宝琳、宝庆,你们哥俩来,给大伙瞧瞧什么才是纯爷们的游戏。”

听到了这身召唤,程处弼就看到这对他根本分不清谁是老大,谁是老二的黑塔双胞胎兴奋地蹦了起来,相视一笑之后,不约而同地揪着衣襟往两边一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