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张翼德速取定军山

阳平关只是一座关隘,并非城池,所以刘备的两万兵马入关后,肯定不可能住在关里,而是驻扎在了沔阳县过夜。

沔阳位于沔水与汉水交汇处的北岸,位于阳平关以东十里路左右。

因为离阳平关太近,所以沔阳县城自古都无需再盖防御工事,城墙只有一丈多高,几乎就是个摆设,阳平关守军所需的物资也多半囤积在此。

历来攻破了阳平关的军队,基本上能顺手兵不血刃拿下沔阳县歇脚,此次也不例外。杨昂跑了之后,沔阳这儿仅有数百鬼卒乡勇,看到几万大军来直接就投降了。

刘备让鲁肃清点了城中户籍簿册,一边安民。计有民户一万四千余户,六万多人口,已是汉中九县里的第三大县。

最大的当然是南郑,有两万多户;其次南乡,大约一万五六千。剩下的褒中、成固也有万户以上,其余四县就各自只有几千户了。

整个汉中郡一共是七万三千户,三十四万六千余人,蛮族不在统计之列。

汉中也是少有的如今人口比桓帝朝时还多的地方,因为凉州几十年的战乱,一直有人口陆续翻过秦岭南逃。桓帝初年二十八万人,现在涨到三十四万了。

刘备军入城后也不扰民,毕竟这地方将来要作为己方的大后方大本营,肯定得好好建设,所以对民间财物秋毫无犯,只是接收了张鲁军的府库。

那些治头大祭酒、各级祭酒的伪产当然要没收,府邸也有收归汉军将领暂住。

声笑语庆功不绝。

……

张飞并未参加阳平关之战,入了沔阳之后,他也被分了一套最好的宅子暂住,倒不是因为他的功劳,而是他需要养伤,才得如此优待。

此时此刻,张飞正痛苦地用被子蒙着脑袋,想要尽快睡着。

可恶隔壁那些深宅大院里,庆功饮宴的噪音和酒香总是要传过来,让他烦躁欲狂。

“这帮贼厮鸟吃个饭还这么闹腾,就不能安静点!”

张飞怒气填胸,几乎想要出去打人。要不是大哥关照,说他有伤在身,休养期间不许酗酒,他能憋得那么惨?

在张飞看来,就二十几天前阎行那一枪,割伤的伤口早就愈合了,还养个鸟。

就在张飞憋不住的时候,门外一阵响动,似乎有客来访,张飞连忙一骨碌窜起来往门外看,竟是刘备。

“大哥,今夜喜庆之时,不去庆功抚慰诸将,来我这晦气地方作甚。”张飞忍不住脱口而出。

刘备搭着张飞的手掌拍了拍“贤弟这几日伤势如何?”

张飞眼神一亮“早就好了,大哥你看我吃得下睡得好丈八……”

他本想说丈八蛇矛都能轮转如常,话到嘴边才想起最近一直没安顿下来,没有重新打造蛇矛。

只好讪讪地叹息,改为随手抄起平时作为防身短兵器的铜锤,挥了几下以示健壮。

刘备拍拍他肩膀“好了就好,最近诸将都忙,实在抽不出人带兵,有一桩顺手牵羊的功劳,要劳烦三弟了。虽不及拿下阳平关那么重大,却也紧要。”

张飞兴奋地跳了起来“哦?大哥快说快说,这些日子都憋出鸟气来也。我要是赢了,能和你们一并痛饮庆功么。”

刘备“若果然身体无碍,喝一点也无妨,不过每日不得超过两升。”

张飞嘴里早就淡出鸟来,呼喝连连“两升也好,快说去取何处。”

刘备“此去往南渡过汉水,再东行三十里,沿着汉水南岸有一山唤作定军山。这定军山乃汉中盆地制高点,再往西四十里便是南郑县城了。

城头往日或许有两三千守军,但我问了阳平关中俘虏,说有千余人被杨昂之前紧急调到阳平关助守,如今留在山上的守兵最多一千余人。但南郑方向的张鲁援军,按照原先的行军速度,明日傍晚之前定然会赶到阳平关。

算算路程明日上午定然会先路过定军山了。如若半道上撞见撤退的杨昂,直接转向定军山,那就会来的更快。所以要烦请三弟务必明日天亮之前夺下定军山山顶。此番是登山夜战,不能骑马,你也不必用你的蛇矛了,就拿这铜锤圆盾督阵即可,我把所有善于攻山的丹阳兵暂时全部拨给你统领。”

“大哥尽管放心,明日日出之前拿不下定军山,我甘立军令状。”张飞抄起武器就为出击做准备,不过他也不是莽夫,忍不住多关心问一句,“没想到诸将都没空,居然能轮到我——二哥去哪儿了?他不是今日也没怎么攻关辛劳么。”

刘备“云长下午就没回来,他是派了一队心腹绑了张卫送回来的。还让他们带话,说是拷问张卫军的俘虏时,听说张卫还留了两千板楯蛮在马鸣阁道深处、嘉陵江边,把伯雅围困在山上,想要渴死伯雅。云长怕伯雅有失,缴械了俘虏后就马上带着骑兵去救援了。

你也不要托大,如今已是亥时,你急行军赶到定军山怕已是后半夜丑时,摸黑攻山务必小心。”

对于行军速度刘备倒是不担心的,尽管张飞临时带的丹阳兵,但所有人都可以骑马赶路,无非到了山脚下不得不下马爬山攻打。

张飞匆匆做好准备,让部队只带了一顿饭的随身干粮,就火急火燎直奔定军山,果然顺利按预期时间抵达。

定军山最西面的那几段山体,距离沔阳县其实还不到二十里远,但此山沿着汉水南岸一路绵延,有十二连峰连贯成岭。最高的主峰距离沔阳就足足有三十几里了,张鲁军一贯设置的山顶大寨也在此处。

张飞久在北方,好多年都没打过山地战了,如今拿起铜锤和盾牌还觉得挺不习惯的。但他历史上二十年后帮刘备入川,取阆中、宕渠一路杀到汉中,败张郃,可见山地战天赋也还是有的。

今日刘备派他来定军山,似乎点燃了张飞血液中一股潜伏的天赋。

三千多名丹阳兵,随着张飞一声令下,尽管身体还有些疲劳,但士气极为高涨,摸黑奋勇冲上山去。

……

定军山守将杨柏,近日也是忧心忡忡,今天一大清早阳平关守将杨昂就问他调走了一千人的援兵守关,他自己手上只剩一半兵力了。担心了一天,也不知阳平关能撑住多久,张卫能不能带兵逃回关内。

一直小心谨慎候到半夜,杨柏才沉沉睡去,临睡时心中暗忖阳平关如此险峻,再撑一两日等南郑援兵到了就无碍了。只怕师君之弟张卫是活不了了,听说汉军规模巨大,张卫主动出关追杀汉使,被堵在山谷中野战,凭张卫那点本事怎么活得回来?

但愿师君别因胞弟之死迁怒其他将领不去救援就好。

睡觉!

一觉睡到丑时末刻,也就是大约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杨柏才忽然被一阵哔哔啵啵的火焰声惊醒。连忙起身出看,都还来不及披挂铠甲,就发现营寨好几处栅栏被勾倒推烂,营门口几十个帐篷被丢进来的火把点着了。

“不好啦,是汉军劫营啊!”普通的米贼士兵已经乱了起来。

杨柏大惊,因为他都不知道阳平关什么时候丢的,睡眠质量当然好了。

“杨昂个天杀的!守不住阳平关居然也不派人来通报一声!汉军怎得比逃亡地溃兵来得还快?难道阳平关是全军覆没了?杨昂也战死了才没法报信?”

杨柏脑中闪过好多念头,恨恨不已,但也只能立刻抄起兵器、草草戴上头盔就去接战。

这种情况下被偷袭,敌军人数还是米贼士兵的两倍,而且战技也更为精锐,局势显然已经一边倒了。

“不要乱!不要乱!靠着东侧寨墙结阵!”杨柏勉力架开几个丹阳兵屯长、队率的铁质钉锤,手臂已然酸麻不已。

那些靠重量和惯性猛砸的钝器,哪怕被格挡住了也是非常不好受的,每一次都是对从臂至肩每一块肌肉和骨骼的严峻考验。

而杨柏身边那些普通鬼卒,很多更是架住了锤击都会吐血跌退。

乱军当中,杨柏的呼喝与武艺表现,是那么的显眼,以至于张飞终于盯上了他。

自从跟阎行互相刺伤之后,张飞始终憋着一口气,但阎行的教训也让张飞稍微谨慎了点,不再像此前那样,对自己的个人单挑武艺自信到目中无人。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可以的,但现在才刚要好呢,张飞记性再差,也得谨慎个一年半载保质期不是。

“来得好!”张飞拿出比对付阎行更专注的态度,抄起铜锤猱身而进,直径两尺半的大铁盾猛冲往前一撞,会后铜锤抡了一个半圆往杨柏脑门上招呼。

“噗——”杨柏也是顶着盾的,他的盾被张飞的铁盾正面对撞后,本就胸中一口逆血,气都缓不过来了。

正在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之际,十几斤重的铜锤锤头,就以近似于棒球发球机的球速抡中了杨柏的头盔。

头盔整个凹了进去,少量脑浆飞溅出五步远,但更多的脑浆如同一碗豆腐羹,被变形了的头盔兜在里面。

杨柏身边的亲兵全部被吓得跌坐在地,有些甚至口吐白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