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国师的真正身份

启动新域名“呵,一群老家伙,还妄想翻身,真是异想天开。zjq”

对于底下这三个通神的想法,国师拿捏的很准确。

不过说起来,这黑风裂谷,她曾经是有下去查勘,但没有任何的收获。

黑风裂谷下面,犹如一个无底洞,而且越往下温度就越高,哪怕自己的实力都抵抗不住。

最后,只能放弃。

现如今李淳阳出现,实力突飞猛进,这或多或少与黑风裂谷有关系。

不管怎样,国师心里开始计划再去黑风裂谷一探究竟。

而底下这三个通神,则派他们去做其他事情。

“你们三个带上重兵驻守青州,严密监视李淳阳等人。”

听到这话,底下这三个通神,顿时就面露难色,内心十分不情愿。

但又不能忤逆国师的命令,只好应下来。

夜晚,武阳县。

城内,灯火璀璨,每家每户都点上了灯,但街道依旧冷清。

城外,密密麻麻的鬼物集结一起,又是疯狂的进攻结界。

县衙内,摆着酒桌,葬爱家族们齐聚一起,为庆祝易凡凯旋而归。

他们有说有笑,酒杯碰撞声不曾有停止。

今天,公孙白羽和夏云锦,尤为开心。

因为他们见到了自己的偶像,李淳阳。

虽然说,李淳阳举世皆敌,但对于年轻一代的狩鬼师来说,对他的仇恨没有那么大。

更何况,在狩鬼师圈子里,李淳阳是一个传奇。

在他之后的狩鬼师,毕生的目标就是超越他。

现如今,公孙白羽等人见到真人,何不激动和兴奋。

哪怕冷傲如冰的公孙白羽,这一天同样是失态了。

酒桌上,易凡坐在主位,左手边坐着李淳阳,右手边则是柳月韶。

现如今,柳月韶在语言上的交流已经是没有任何障碍,可以与他人正常交流。

由于记忆封印,性格就表现的尤为天真。

她在听易凡讲述自己这两天在云州的经历时,眼泪不自觉的哗哗流下。

其他同样为他感到揪心,毕竟事情闹这么,惊动这么多的通神。

不过还好,有传奇人物李淳阳的到来,帮他解决了危机,并且还带了个段朝笙回来。

他乃玄宫大天位的强者,给葬爱家族增强不少实力。

而且,对于他魔人的身份,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他们连鬼都收,区区魔人自然没有多大问题。

酒桌过后,公孙白羽和夏云锦两人喝的是酩酊大醉,嘴里开始说荤话了。

公孙白羽站在桌上,拍着胸膛大声道:

“我公孙白羽肯定能够三十岁之前达到通神,打破李淳阳创下的记录。”

夏云锦一听,顿时来劲了。

“我夏云锦五年达通神,十年打倒李淳阳。”

这个牛哔吹的就厉害了。

公孙白羽听后,面色大变,立刻回击。

“我公孙白羽,三年通神,五年把李淳阳打趴在地。”

这个牛哔就厉害了。

作为当事人,李淳阳表示脸很黑,但又不好跟这些小辈计较。

不过夏云锦听后就不高兴了。

跟我比吹牛哔,我还不带怕的。

易凡坐在一旁,看他们两人,是真的哭笑不得。

为了阻止更大的牛哔出现,梦紫容和梦蝶将他们两人拉回了房间。

没了他们两人,现场总算安静了。

时间来到深夜。

县衙内有个小亭子,易凡与李淳阳相对而坐。

他们面前摆着一副棋。

一开始,他们两人只是下棋,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安静的夜色下,落子的声音清脆悦耳,两人下子的速度都不慢,不曾有停顿。

约莫一柱香后。

“我输了。”易凡放下棋子,摇头笑了笑。

“易凡,你心里应该有很多疑问吧!”

李淳阳很早就看出易凡的心思,便不说其他废话,很直接的说道。

易凡听后,自然是没有拐弯抹角。

他直接问道:“县令大人,我听闻过你的事迹,不知是真还是假?”

“你觉得呢?”李淳阳反问道。

“我想听县令亲口说。”

这是易凡一直的想法。

反正他觉得县令不是那种人,况且他身上比拟无一点魔人的气息,说什么入魔暴走,更加不可能。

李淳阳看了看易凡,然后道:“其实你心里也有一定的猜想,细节什么的,我也就不多说了。

反正这一切,都是国师一手策划,目的就是算计我,置我于死地。”

“国师?”听到这两个字眼,易凡不由产生浓厚兴趣。

论大封王朝内,谁最为神秘。

那只有两个。

一个是大封国师。

另外一个就是黑魔教的教主。

这两人名声在外,但没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特别是这位大封国师,表面上看,这个王朝是属于大封皇室,但其实,整个皇室都听命于国师。

这位国师才是当之无愧万人之上。

坊间有关她的传说数不胜数。

最离谱的说法,说她是神人转世,又或者说是神人后裔,甚至还说她是神人在世。

反正传的神乎其神。

不过根据大封的史记,这位国师从大封王朝建立的开始,一直是活到现在。

大封建立到现在,是有一千余年。

如果史记的记录是真的,那这位国师至少是千岁以上。

根据这方世界的修炼之法,修炼到通神打后期,顶多是活个五百余年。

可这位大封国师,却是千岁之上,简直非常离谱。

讲道理,能活这么久的,也只有鬼物。

可她真是鬼物的话,这世界早就是鬼的天下了。

这显然是讲不通。

思索间,

李淳阳再次开口:“你想知道大封国师的真实身份吗?”

易凡闻言,立刻点头。

他当然想啦!

随即,

李淳阳继续道:“她来自星域外,与那些妖兽一样。”

听到这话,易凡不由我感到十分震惊。

这真的超乎他的想象。

没有想到,这个大封国师竟然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

这么说来,这国师和自己好像有点相同之处啊!

自己是灵魂穿越,也算是外来物种。

“说起来,当时知道她的身份,我也挺感到意外的,没想到她还有这个背景。”李淳阳摇头道。

“既然她来自星域外,为何待在这里不走?”

这是易凡的疑问,觉得这个国师另有所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