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昨天来,今天打,明天走

冬树嫌弃两只兄贵重,就把他们丢给鸣人拖着,自己扛着佐助,一同往月之国的战争指挥部走去。

第四次忍界大战开始的第一天,云隐就可以单方面宣布进入战争尾声,他们的尾兽和村长已经战败,遭到敌方神仙组合的强势捆绑收押。

现在云隐金字塔上三名强者,都落到木叶忍者手上,先头部队忍者,也遭到冬树银轮転生爆殃及,云隐们都不知道挂在哪颗树上,无法组成一队忍军。

心急如焚的奈良朱雀,带着一队忍者等在月之国边境,直到看见从森林里面走出来的日向冬树和宇智波佐助,怦怦乱跳的小心脏,才安稳的落回原地。

忍者必须服从命令,冬树离开前下达的命令就是各司其事。

朱雀不敢违令带上忍们去支援,原因非常简单,上忍在顶级影级战斗里就是累赘,他们除了拖累自己这边影级大佬之外,就连炮灰和死士都算不上

虽然忍界上流传着,三名上忍就可以拖住一名影级忍者,六名上忍可以无伤击杀一名影级忍者

但朱雀知道,这是极端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的调侃言论。

三上忍拖一影,唯一成功案例,就是二战时期纲手、自来也、大蛇丸三人几乎豁出命才拖住当时的雨隐的半神,六名上忍拖住水货影忍倒是有可能

历代雷影都不是省油的灯,三代雷影单挑上万岩隐三天三夜力歇而亡,现任四代雷影年轻时候,可是怒而单手劈烂八尾牛头人的精壮汉子,八尾头上缺失的一个角就是他劈的。

森林里的低沉闷响,蔓延不绝的银色龙卷风,四处扩散的雷光柱,发出暴怒嘶吼的须佐能乎巨人,每一项单拎出来都让朱雀心惊胆战,生怕顾问出事。

朱雀看到冬树和佐助走出森林,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好悬一口气没喘上来,像个俏娇娃般惊叫道“冬树队长,鸣人顾问呢”

三名顾问出征,现在咋就回来两个

“后面,你们也去帮忙抬东西”冬树松开揽着佐助的手,把他放地面,看向其余待命忍者“现在我说一个数,你们去云隐营地给我捡回来”

“上忍三十四人,中忍八十六人,然后你们就立刻回来,不要去追击云隐营地外面的忍者”

云隐营地是冬树亲手打爆的,他对于里面情况比较清楚,并且可以保证云隐营地忍者都是半残疾的软脚虾,让木叶上忍去捡尸完全没有问题。

但奇拉比带领的机动队,冬树可不敢保证是否都能安全的捡。

出于安全考虑,冬树就没让木叶忍者去捡森林外的忍者。

听到冬树报出的微妙数字,朱雀隐约意识到什么,倒吸一口冷气“您”

“喂喂喂,别走那么快啊冬树”

鸣人咋咋呼呼的声音,打断奈良朱雀的话音,拖着奇拉比和雷影从森林树荫底下走了出来,一脸不满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多重,干嘛走那么快”

奇拉比和雷影体体重相加,几乎达到四百之数,扛着两人行动,鸣人不可能像冬树一样轻松在树枝跳跃,只能扛着两只兄贵在地上跑。

“八尾和雷影”

朱雀一声惊叫,连身后六名上忍眼睛都瞪得浑圆,就如看神仙一样看着自家三名火影顾问“斯巴拉西真是不敢相信冬树队长您们太厉害了,居然生擒了云隐两位最强者。”

云隐村三幻神雷影、奇拉比、由木人三人都落在木叶手里。

赢了战争还没开始就结了

木叶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短短一个星期就把云隐给cei趴下了

“嗯”

冬树摆摆手示意他们开始干活,无用的彩虹屁不用吹,自己不是小仙女。

有空吹自己,还不如赶紧去把挂树上的云隐忍者搬回来,让自己嗦一下。

有了工具人上忍,冬树和鸣人就不用继续扛着伤员了,可以两手空空往木叶营地方向走去,还能享受两名男性上忍崇拜至极的星星眼膜拜。

至于说鸣人是妖狐这件事狐你的大头鬼啊

这位爷叫人柱力,是我们木叶的橘色大宝贝,我们村的顶级强者之一,再说妖狐我和你翻脸了啊

冬树回到营地的指挥部,叫来了山中家的忍者和感知忍者,道“帮我打一个视频电话给纲手,就说我这边好了。”

确实已经好了,云隐的高端战力全部都套上束缚枷锁。

如果云隐识相的话,他们就应该立刻投降哭着求自己放过八尾和雷影。

但冬树并不打算离开,要知道,云隐兄贵们的脑回路都比较奇特的,鬼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情,就算今天就召集忍军突袭木叶营地也不奇怪。

冬树打算在这里守几天,让纲手派人去云隐收保护战争赔偿款,等云隐答应就回涡之国帮佐助做手术,再顺道解决入侵涡之国的雾隐。

“嗯找我那么急,有什么事吗”

纲手四平八稳的坐在火影办公室书桌后面,双肘枕在桌面,双手交叉在胸前满脸严肃的看着水晶球。

冬树伸手指了指自己脸颊,对面纲手丝毫意识到什么,一脸惊慌的伸手揉搓自己脸颊,似乎想把什么东西擦掉。

“云隐这边战争已经结束,我们捕获了八尾和雷影”冬树看着面前漂浮在空中的水球,道“你还是回房间好好睡吧。我看你的脸色都白透青了。”

自云隐宣战后,冬树没看过纲手离开火影办公室,天天都有开不完的会。

对面的纲手突然愣住,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冬树道“你在关心我说,你是究竟是谁,为什么可以用幻术控制日向家的忍者”

冬树那毒舌家伙,纲手从认识他开始就没听过他说一句好话

经常三两句就会和自己吵起来,然后气到自己胸膛上下起伏。

关心自己你说你是冬树,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冬树小老弟

冬树脸一黑“滚吧老阿姨,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累趴下,然后阴封印无缘无故解开,让我一直看到真的老阿姨”

“呼我还以为云隐有幻术忍者可以控制日向族人。”

纲手松了一口气,然后调侃道“怎么突然关心姐姐,是青春期到了吗”

冬树面无表情道“战争结束了,不要把重点放在无关紧要的地方。”

如果不是前世看漫画,现在看到纲手心里会有不好意思的情绪。

冬树其实还挺喜欢纲手的,那么一个豪杰性格的御姐,真的很有意思,纲手老阿姨私底下,可是皇枪没停过的。

雏田和冬树抱怨过几次,说在烤肉馆和小姐妹聚餐,经常遇到纲手大人蹭饭,每一回都让一众女忍们羞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