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因果循环

“节哀吧,我们已经尽了全力来救他,只是……只是他的伤势太重,我们……我们无力回天。”

医生见沈青城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握着雷喆的手久久不放开,在旁劝慰着。

沈青城像魔怔了一样,拉着医生得手,向医生反复说着,“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他……是无辜的,他……他还没跟我说害他的人是谁?”

医生把沈青城从地上扶了起来,“请你冷静,他已没有生命体征了,你要接受现实。”

沈青城喃喃自语着,“不……他没死,他没死,他还没有见到他的亲生父母,他不能死……”

就在沈青城求着雷喆的主治医生再救救雷喆时,门外一声女人凄厉的哭泣声传来。

“作孽啊,作孽啊……都是我害了你,我……我已把他杀了,儿子我为你报仇了。”女子哭得撕心裂肺。

门外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王婆子。只是王婆子嘴里唤着雷喆为儿子,这……

沈青城怒气冲冲的冲出了急救室,他上前一把推开王婆子。“你在这里装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你早去做什么了?雷喆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不会受伤,他不会死……等等,你刚才唤雷喆叫什么?儿子?”

王婆子跌坐在门前,失声痛哭着。“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我造孽啊!我当年不该丢弃那个孩子,也不会让他被洪水冲走,好不容易我们母子重逢,没想到报应到身上来了。作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青城听王婆子如此一说,顿时便明白了几分。

“你起来,你把话说清楚,你当年丢弃了谁,你们以前是哪的人?”沈青城突然觉得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这是沈青城第一次正脸看王婆子,沈青城没想到王婆子的眉眼倒是跟雷喆像了几分。

“我儿子都没有了,这都是报应,报应啊……”说着,王婆子撞向对面的墙上。

沈青城见王婆子头上血流如注,忙向急救室唤着,“医生……医生……”

一旁的寺陸和侯山早已吓在了一旁,侯山作为医者见多了生离死别,可是……可是他的心里却放不下雷喆的离开。

再加上眼前王婆子突然的出现,莫名的哀嚎,让寺陸和侯山直接愣在了那里。

阴阳相隔的两母子在急救室门前,终是擦肩而过……

“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你们去他办理身后事吧!他的遗体先存放在医院的太平间……”抢救雷喆的医生在旁向沈青城和寺陸、侯山说着。

沈青城顿了下,“不,我要带他回去,先存放在北城殡仪馆,他喜欢热闹,我要隆重的送他走。”

侯山和寺陸在旁附和着,“对,我们要给雷子举办个追悼会。”

护士跑了过来,“大夫,她的情况不好。”

沈青城才回过神来,不论王婆子过去怎么样,但听王婆子刚才的话,她是雷喆的妈妈无疑。

“阿寺,猴子,你们先把雷子的遗体送到北城殡仪馆,我在这里照顾……王婆子。”沈青城向寺陸和侯山安排着。

王婆子刚才说的含含糊糊的话,让沈青城对她的身份产生了质疑。

等侯山和寺陸带着雷喆得遗体走了后,毕文涛的电话打了过来。

“儿子,你现在在哪里,我和你妈过来找你。”毕文涛问的急切。

沈青城因为雷喆的离世伤感不已,他疲惫的向毕文涛说着,“爸,雷子走了,没救回来。”

毕文涛觉得如鲠在喉,他身旁的莫秋华早已哭成了泪人。

沈青城觉得不对劲,难道雷喆的身世与他的父母有什么关系?

“儿子,你在那里等着,让他们无论花什么代价都要救活你舅母。”毕文涛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击向了沈青城。

沈青城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王婆子是我舅母,那我舅舅呢?”

莫秋华抢过电话,颤抖一点声音,“你舅舅他……你舅舅他为了救雷子,过失杀人,他把豹哥给捅了!”

沈青城对听到的这个信息很是震惊,“妈,瓜哥是我舅舅!”

莫秋华难过的点了点头,“嗯,我和你爸刚得到消息!我门正往医院走,小喆真的就不回来了吗?”

沈青城悲呛不已,“嗯,雷喆已……抢救无效,走了!”

沈青城的一句抢救无效,让莫秋华在电话里更加的难过,“我哥哥嫂子就这一个儿子,莫家就这一颗独苗……作孽啊!”

毕文涛在旁劝着莫秋华,“秋华,节哀,我们去看看你嫂子!”

二十分钟后,毕文涛和莫秋华出现在了医院,陈馨儿陪在了旁边。

沈青城在看到陈馨儿的时候,他难过的走了过去,把陈馨儿拥在了怀里。“馨儿,雷子走了……”

陈馨儿心疼的拍着沈青城的背,“青城,节哀!”

陈馨儿在来的路上想了许多安慰沈青城的话,可是话到嘴边她竟觉得词穷。

莫秋华看了看急救室门口的红灯,神情复杂的念叨着,“文涛,这是不是因果循环?这是我哥,我嫂子的报应……可惜了,小喆是无辜的。我哥嫂犯下的错,不应该由小喆买单。多好的孩子,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吃了饭,我怎么救没看出这孩子是我哥的孩子……”

毕文涛的心情沉重的在旁安慰着莫秋华,“秋华,别气伤了身子,我们还得为小喆办追悼会,我们还要去警局把你哥给无罪释放出来,我们还要想办法救你嫂子……”

说到最后,毕文涛和莫秋华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沈青城怎么也没料到瓜哥是他的舅舅,王婆子是他的舅母,更没想到的是一起长大的雷喆是他的表弟。

沈青城在心里叹着造化弄人,本该团圆皆大欢喜的成了阴阳永隔。

“病人的血止住了,你去给她办住院吧,她的情况需要留院观察几天。”急救医生再次推门走了出来,向沈青城说着王婆子的情况。

莫秋华激动的向医生说着谢谢,“大夫,我去办吧,她是我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