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台前的萧倾城下意识看了一眼凤少泽。

她视线里,凤少泽并没有因她的话而变了脸色,依旧带着一张宠溺的神色看着她。

让她有种无可奈何的移开视线。

第三题。

第四题继续下去。

“啪啪啪”台下的掌声不断响起,萧倾城得到了今天的冠军。

当站在台上得到奖杯,闪光灯聚在萧倾城身上。

比起张婉紧张的无措,萧倾城仪态端庄,神情从容光彩,仿佛为聚光灯而生。

漫长的采访过后,萧倾城终于可以清净的准备返回江大。

她打开关掉的手机,发现众多未接来电。

在她还没来得及挂断的时候,爷爷凤启贤来电。

她迟疑了一会才按了接听键。

“倾城,你太棒了,镜头前你真美。”电话那端凤启贤开心笑着。

萧倾城意外,“爷爷你看了?”

“看了。”凤启贤爽朗的笑声响起,“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我不知道,家里佣人看到也会告诉我。”

“这样”萧倾城接了句。

“孩子,今晚回来。”凤启贤说着,“我已经吩咐管家准备好了饭菜,爷爷今天特别开心,回来爷爷给你庆祝你得冠军。”

萧倾城一听这话,她急忙说:“爷爷,我今天回不去,我这边事情还没完呢。”

“采访都播出了,事情还没完?”凤启贤惊讶。

“嗯,学校那边有事。”萧倾城歉意说着,“不好意思。”

“傻孩子,不用不好意思。”凤启贤柔声说着,“学校什么事情?”

“关于这次比赛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导师这边会有安排。”萧倾城信口拈来。

“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凤启贤笑呵呵,“我去联系学校,你晚上回来,我们必须庆祝。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我联系学校那边。”

“不要”萧倾城听了心头一惊,“行吧,我晚上回去。爷爷不需要联系江大这边,我自己和导师说就好了。”

“好,爷爷知道你不想用凤家的关系,那你自己和导师说一声。”凤启贤语气开心,“好了,我挂了,我让少泽去接你,你们夫妻俩一起回来庆祝。”

“爷爷,我”萧倾城刚张嘴电话就被凤启贤给挂了。

她已经连续回凤家大宅几个晚上了,每次回去凤少泽都在。

最重要晚上凤少泽还要和她同住一屋,这也正是她不想回大宅的原因。

她不想见到凤少泽,不愿和他同屋。

“哎”她轻叹一声。

她不想回大宅,可爷爷要让她回去,她都已经很婉转的用借口拒绝他了。

最后,她架不住凤启贤要亲自联系江大这边,她不想用凤家关系,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凤家有半点关系,只能答应他。

爷爷让凤少泽来接她,这凤少泽以前出了名的工作狂,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忙工作。

结果这混蛋男人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在她比赛的场馆这边守了她一天。

看样子,他很想上了她,所以他才会这么坚持不懈!

男人。

呵!

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看到女人都一样!

“萧倾城,你别得意。”女导师过来,她气势汹汹怒视着萧倾城,“这次你走运,下次你就没这么走运了。”

萧倾城正要联系凤少泽去中午老地方接自己,结果她看着眼前的导师停止联系凤少泽。

“是吗?”她戴上了自己带笑的面具,“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有下次。”

“呵”导师冷笑的怒视着萧倾城,“就凭你?你以为拿一次冠军就能在江大横着走?别做梦了,你只要没毕业,就一定会落在我手里。”

“落在你手里?”萧倾城眼中带着讥讽,“你用的什么垃圾袋,这么能装?”

“你”导师被萧倾城这么一嘲弄,她气急败坏怒指萧倾城,“别得意,你等着瞧!”

“不用等着瞧,我会让你有多远滚多远。”萧倾城嫣然一笑。

“让我滚?就凭你?呵!”导师因怒而面容扭曲,“我等着你让我滚。因为我不滚,你就要被我开除江大!”

她语罢,踩着高跟鞋离开。

萧倾城本来要走,现在她转身就走。

她找到准备和一众领导去庆祝的长,她说道:“我拿到冠军了,所以你要履行中午和我的约定。”

长一看萧倾城当着这么多人说这句话,他脸色一尴尬,讪笑的对萧倾城说:“我们外面说。”

萧倾城和长站在一处无人偏僻角落,她开口说:“这次辩论赛一周前就下来,导师原本选的不是我和张婉。我和张婉昨天才被通知参赛,她没给我们两人任何准备的时间。”

长一听,他眼中带着惊愕。

“临时通知?”

“是的。”萧倾城应道,“像这种事情你肯定不会知道,你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管这些。但我们的确昨天才被通知,你若不信去问就好了,当时几十个人都听着。”

语罢,她又说:“并且参赛地点在场馆,几点开始比赛,她也没有通知我们。”

长顿时眉头紧拧。

“上午你看到我和张婉所说刚从洗手间过来,其实那会我们才赶到场馆。”萧倾城继续说着,她不会说出自己调查,而是转口言道:“我们隔壁宿舍的人告诉我们地点和时间。”

“竟有这种事。”长脸色阴沉。

“就在我来找你之前,她刚威胁我说我这次走运,下次她一定会陷害我成功。”萧倾城眸底阴冷,“我刚说的就是整件事的真相。而我所说的要求很简单,开除她。”

长一愣,“开除?”

“你想反悔?”萧倾城说这话的时候周身寒气出现,她樱唇轻启说的耐人寻味:“我最讨厌别人和我约定一件事,最后反悔。”

让她不痛快,她就让那人千倍万倍的不痛快!

“都两个了。”长提醒萧倾城,“上次辅导员,这次导师。”

“她们侮辱我在先,我要她们付出代价在后。”萧倾城意有所指,“所以千万不要得罪我,因为我这人有仇必报。”

长无言。

他神情带着思绪,看了萧倾城好一会,他言道:“好,我既然答应你,肯定不会食言。”

“那我不打扰了。”萧倾城知道长脑中早就利弊分析过后,才会说出这句话,那他就会做到。

如此,她说道:“那你去忙,我不打扰了。”

张婉找了萧倾城很久,她找到萧倾城的时候一把抓住,兴冲冲说:“晚上庆祝,美校两大美女和我们一起。”

“我有事,改天吧。”萧倾城收回手,任凭张婉喊她,她头也不回匆匆离开。

很奇怪,从她被爷爷挂断电话过后,凤少泽并没有电话联系她。

她准备先走到中午拐角处,再联系凤少泽。

然而,她刚从拐弯处走过去,下一刻被一个有力的臂弯给抱在怀里,熟悉又属于凤少泽的气息随之将她笼罩。

“倾城,你跑这么快,我终于追到你了,我”张婉的声音随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