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契

夜色下的沙漠完全是另一个模样,漫天的星光下,难民们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跟白天完全是两个世界。

秦墨理解不了他们的欢乐,恩熙运来的一飞机食物已经被吃光了,明天如果没有新的人道主义救援来,他们又要挨饿,可秦墨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担忧。

苦中作乐,或许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紧接着,秦墨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早已偏离,读书工作结婚创业最后改写网络这条路怕是跟自己无缘了。

只不过取而代之的是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清,只知道自己不想干什么大事,更不想穿越过去,当什么鬼救世主。

不过谁知道呢,或许历史上那些伟人也是被时代的巨手推着走上巅峰也说不定。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眼下最重要的,是阻止一场手足相残。

自降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但莉莉丝仍没有启程出发的打算,而是在四下打听前线的情况。

用她的话说,在找到方向之前,原地不动是最明智的。

太阳下山后,温度骤降,难怪这里的人都穿长袍裹面巾,原来是因为白天要遮阳,晚上又要御风。

秦墨将长袍裹得更紧一些,但仍抵受不住从缝隙中钻进的凛冽寒风。

起身去跳个舞?一来怕羞,二来他饿了。

不应该啊。

自服用墨丸开始,秦墨的饭量有了惊人变化,有吃的多少都吃得下,没吃的多久都扛得住,后来狸子岛一战自己被烤成了乳猪,杨教授又用墨丸加魔丸折腾了他一个月,扛饿能力进一步加强。

十个小时前他刚饱餐一顿,然后才跟莉莉丝一起离开仓北市,理论上接下来半个月不吃饭都不会有饿感才对啊。

‘这是好事。’

曲瑶的声音出现在脑海,‘伊薇神决定赐予一个新的契之前,身体都会出现这种饥渴虚脱,一两天内,你就能得到新的力量。’

语气很和善,秦墨本来还以为刚才在飞机上跟莉莉丝鼻碰鼻了几个小时,曲瑶又吃醋了呢。

‘你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恰恰相反,我很开心,这种饥渴不仅仅指食欲,还有其他方面,你刚才跟莉莉丝这么亲近都没兽性大发,这足以说明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所以不用怕,今晚我不会给你安排训练的。’

‘太好了,话说这次伊薇神会给我弄个什么契?’

‘不知道啊,看她心情。’

秦墨一愣:‘你不是可以帮我私人订制吗?就跟上次那个‘逆’一样。’

‘你以为你马子是讨饭的啊?动不动就去人家家里讨契用,这次咱们还是随缘吧。’

‘好吧’

可是

肚子还是饿

刚才他宋江上身,把背包里带来的干粮全施舍出去,早已被难民吃的渣都不剩,想讨都讨不回来了。

哎,作孽啊,他们难道不懂得存一点留给明天吗?难道人道主义援助天天都有?

“吃吧,装逼货。”

一条巧克力递了过来。

秦墨两眼都快冒金星了,哪管巧克力是谁递的,抢过来带着包装袋就吃了。

哇靠,好爽,果然没有什么是一条巧克力解决不了的。

秦墨本已模糊不清的视线恢复了正常,转头一看,才发现给自己巧克力的是恩熙。

哼,原来是无良走私贩子的巧克力。

吐出来

才怪嘞,巧克力是无辜的。

“你怎么还没走?”秦墨毫无感恩地问。

恩熙居然不介意,当然,更不可能欢天喜地。

“还有一批货物迟到了,不得不等等。”

秦墨虽然不知道那货物是什么,但巴不得它们翻进沙漠去。

“哎,我巴不得它们翻进沙漠去。”

有那么一小会,秦墨还以为自己又嘴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可转头一看,才确认说这话的是恩熙。

恩熙也发觉自己失言了,赶紧把头低下,装作没说。

来不及了,秦墨意识到了什么。

“你不喜欢这些货物?那干嘛要运回去呢?”

恩熙迟疑了一下才喃喃道:“不运不行啊,不运就没法继续给难民运救济品过来了。”

秦墨恍然大悟。

其实这种游离于灰色地带的人道主义救援在全世界比比皆是。

非洲的难民要进入欧洲,唯一的方法就是替军阀走私毒品,给中亚的人道主义援助有一半会落入独裁者的口袋,剩下的还要被层层克扣,最后只有不到一成落到难民手上。

没办法,帮一点总比一点不帮好。

明白了这点后,秦墨对恩熙的观感一百八十度转弯。

可恩熙对秦墨的观感没变。

“靠,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别以为施舍了几块饼干就能洗清你的罪孽!”

秦墨微微一愣:“我的罪孽是什么?”

恩熙冷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跟哥哥来往的都是些什么人,你不是来杀人就是来放火的。”

“靠,谁跟你说的。”秦墨抗议道,“我我我我是来绑架的!”

说出最后三个字前,恩熙的眼中还有些期待,而现在

“哼!渣滓!”

恩熙起身离开,留下秦墨和一脸的黑线。

他妈的,假话不会说,真话又能把人气走,还活个什么大劲啊。

“哼!废物!”

莉莉丝从背后走了过来,“枉我特意在后面等着,看你跟恩熙能不能擦出点爱的火花来。”

秦墨连辩解的心都死了:“问出什么情报来了吗?”

“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莉莉丝指着东南方向,“那边有一座城市,叫做特拉维城,我在飞机上跟你说过这座城市吧?”

秦墨点了点头道:“当然,那是大卫国的首都,不过现在好像已经被反大卫国联盟占领了吧?”

“没错,手嶌千明和其他几个墨童就在那里。”

“靠,从难民口里能问出这个来?”

“当然,这些难民不多不少有些亲戚在反大卫国联盟当兵,看到前面那个跳舞的小女孩没有,她的哥哥就驻扎在特拉维城,昨天他在机场看到七八个少男少女,其中一个穿着学生服,手拿。”

嗯,百分百是手嶌千明,

总不能是鬼咒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