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杀人!

“出发!”秦墨蹭的站了起来。

然后又被莉莉丝拉回沙里。

“你准备走过去吗?”

秦墨一愣。

对哦,这里是难民营,别说汽车了,沙漠骆驼都不见一匹,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

“那怎么办?”

“嗯等呗”

“等什么?”

莉莉丝露出一个谜之笑容:“你们华国有首歌我很喜欢,没有吃没有穿,敌人给我们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秦墨听得一知半解:“敌人在哪?”

“你啊,打架我是比不过你了,不过论眼力你还是不如我。”

莉莉丝指了指远方的地平线。

星空下,有灯光在聚集,密密麻麻的,是无数汽车组成的长龙。

“那些是什么人?”

“这个半岛还有一个特色,除了国家武装外,还有数不清的私人武装和所谓自由战士,反大卫国联盟发起全面进攻后,他们变得更加猖狂,如果说已经把这里的难民按在地上摩擦了,那这些下三滥还要来补上一脚。”

秦墨顿时火冒三丈:“他们要什么?”

“那要看这里有什么了,吃的,喝的,用的,还有女人。”莉莉丝拍了拍秦墨的肩膀,“怎么样,是不是义愤填膺?”

秦墨冷笑一声:“这帮人死定了。”

“嘿,说到可要做到哦?”

秦墨微微一愣。

莉莉丝的意思是

“你要我真的杀人?”

“没错,你现在最大的姑且叫弱点吧,就是同情心太泛滥,不管对谁你都下不去死手,这方面咱们得设法纠正一下不是吗?”

莉莉丝冷冷道,“来的这帮家伙都是杀人狂魔,正好拿来练习用,你今天不杀了他们,他们明天就会回来找难民发泄报复,所以”

“知道了。”秦墨打断了莉莉丝。

眼神也冷酷了起来。

莉莉丝不再说话,抽出银枪横放在腿上。

不远处,车队已经到了,出奇的是难民们没有四散逃开。

这里黄沙万里,能逃到哪里呢?恐怕被洗劫也是他们的日常,难怪他们要把食物全吃了,反正不吃也轮不到他们吃了。

出人意料的是,恩熙居然冲出难民营地,张开双手朝车队迎去。

更出奇的是,车队在她面前停下了,一个疑似指挥官的家伙从车上走了下来。

两人在交谈着什么,太远了听不清,不过看得出,那个指挥官对恩熙还算客气。

“要不要我替你翻译翻译?”莉莉丝碰了碰秦墨的肩膀?

“哇靠,这么远你都能听到?”

“听不到啊,但是可以读唇,我说过了,我的眼力无敌好。”

莉莉丝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翻译道:“大概来说,恩熙在自报家门,他哥哥俊熙是国际著名的走私犯,在这混的多少要给点面子,然后那个指挥官说从难民这‘征调’一点东西就走,恩熙说不行,指挥官说偏要,恩熙说偏不行,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恩熙能说走他吗?”

“怕是不行,这帮家伙趁着打仗,肯定能贪一点贪一点。”

确实如此,恩熙和那个指挥官的声音越来越大,虽然用的是本地语言,但一听就知道是在争吵。

再后来更上升到肢体冲突,指挥官力气大得多,一把推开恩熙,然后便招呼车队前进。

想不到那弱不禁风的恩熙居然反身抱住指挥官的大腿死不放手。

指挥官怒了,拔出枪对准了恩熙。

然后,无声无息的,自己的脑门上被开了个血洞,摇晃了两下后,倒进沙堆。

车队里的坏人不知道谁开的枪,只知道自己的指挥官死了,纷纷下车叫骂着冲过来,还不停朝天鸣枪。

莉莉丝帅气地吹了口,语气中带着愉悦:“开工。”

秦墨早就准备好了,莉莉丝一声令下,他立刻像豹子一样俯身前冲,只一瞬就冲进了坏人堆里,枪声和惨叫声顿时交织在一起。

在枪火的照耀下,黑夜和白昼频繁交替,每闪耀一次,秦墨就变了个位置,而上一个位置只剩下一地的坏人。

莉莉丝也没闲着,专挑散入难民堆的坏人射击,剩下的则故意留给秦墨。

顺便看看这个假情人现在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了。

观察了一阵后,说实话,她有些失望。

秦墨的表现固然像持刀凶徒在欺负三岁小孩,大部分坏人连情况都没搞清楚就倒在了地上,但这速度跟莉莉丝的预期仍有很大距离。

以她的经验判断,眼前这秦墨的实力大概也就是两个,不,最多三个手嶌千明的总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无敌。

莉莉丝不知道,现在的秦墨只能发挥出一两成的状态。

因为他饿了。

当然,即使这样,敌人仍在成片成片的倒下,剩下的也不是傻子,在被秦墨盯上以前便开车逃跑了。

沙漠上只剩下一地动或者不动的坏人后,秦墨来到恩熙旁边,扶起她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恩熙点了点头,满脸泪痕。

“我问你哦,‘如果再敢欺负难民,我秦墨追到天涯海角也会杀光你们’这句话用本地语怎么说。”

恩熙愣了愣后,明白了秦墨的意图,赶紧翻译。

秦墨立刻起身朝车队远离的方向大声重复了一遍,声音之洪亮,仿佛整个半岛都能听见。

虽然字不正腔不圆,但意思基本表达正确。

在地上挣扎打滚的坏人显然听懂了,居然朝秦墨跪拜了几下,然后才驱车离开。

恩熙打量秦墨的眼神也很怪异。

“你叫秦墨?”

“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这有点巧哎。”恩熙喃喃道,“这帮的经文中也有个叫秦墨的,所以他们才对你叩拜,嗯,不过这样也好,他们以后铁定不敢再欺负难民了。”

说罢,脸上露出感恩的表情。

秦墨环目一扫,才发现还有不少难民在朝自己跪拜,而且不断有新的难民加入跪拜的队伍。

哇靠,一个不小心,自己也成了大忽悠。

不过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重点是医肚子。

曲瑶已经感知到一辆敌人留下的卡车上装满了面包,估计是从别的难民营抢来的。

“让难民起来,回头我再找你说话。”

跟恩熙说完这话后,秦墨‘嗖’地冲进卡车,速度更凌驾于刚才,紧接着,整俩卡车摇晃了起来。

这次秦墨没有打算给难民留食物,因为他刚才也发现自己的身手大不如前,必须尽快补充体力。

像手嶌千明这种级别的对手,要杀死都颇为费力,更何况是生擒。

不知什么时候,莉莉丝走到卡车边。

小半车面包已经被秦墨塞进了肚子,但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肚子也没有变大,怪异至极。

“慢慢吃,别噎到了。”

莉莉丝扒在卡车边上看着,仿佛在看自己正在长个的儿子,“来,咱们顺便谈谈给你布置的杀人任务,这一趟你杀了几个?”

“你知道答案的。”秦墨边塞边说。

“是啊,我知道,你一个都没杀,地上死的那三十多人,都是被自己人误杀的。”

“我不会杀人。”秦墨斩钉截铁道,“我要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每一个人。”

“泰瑞尔,白皇,二号秦墨也不例外?”

“没错。”

“这比杀出一条血路要难上百倍哦,而且总有一天你会因此吃亏的。”

“我知道,人生不如意,十有,那天真的来了,我会坦然接受的。”

莉莉丝一点也不生气,反而露出欣赏的神色。

“亲爱的,我再说一遍,吃慢点,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