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咸人等去长坪县的情况,同王彧招呼,请他帮忙安排一个人带路。人员可从侯丽萍手下调一个人,也是对县里进行宣传,算是另一种工作。

王彧得知情况,表示会立即向老板汇报,对省城过去的朋友,肯定会招待好,安排好。

县里一直都需要大量的宣传,而如今更是如此。长坪县目前的工作变化很大,形势非常好,使得县里对现场这一块格外重视。

杨再新不多说,对长善完全中学项目的宣传,也是对长坪县的宣传,哪怕自己有一些私心在其中,但宣传到位之后,县里获益也不少。

只要受到省里的重视,就可为地方建设争取到更多的建设项目。对国家大局而言,每一年的建设资金要花出去,可花在哪里,就看地方的争取力度。

工作有成效,宣传有力度,自然就受到关注。这些建设资金也喜欢锦上添花,做出更耀眼的成就,如此,大家都有工作业绩。

这样的事也不存在对或错,从某种意义上说,锦上添花就能够是某一地建设更完美,对国家而言,不也是一种贡献吗。

没回党校宿舍,去与唐慧琪汇合。有心要去陈家,过年之前去陈家见一见家长,总是应该的,要不然真的对不起唐慧琪这样对他好,这样痴心于他。

“琪琪,我想在结业之前,能不能去见见陈叔叔,还有阿姨?”杨再新显得严肃,这是他反复思考过的问题,最终还是要征求唐慧琪的意见。

“你是说……到我家去?”唐慧琪突然脸微红起来,有些激动。之前,陈家表示过对她的选择是不支持态度,但也不会反对。

陈家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给杨再新多少资源,完全靠他自己去努力,哪怕失败或被敌手打压,陈家也不会有所动。这些事情,唐慧琪说给杨再新得知过,后来,两人就不怎么提到陈家。

此时,杨再新提出要去见家长,唐慧琪也不知家里会有怎么样的态度,但不管是没有太多,只要杨再新愿意去见家长,都是他的一番心意。

“我早就想去的,只是,不太敢说出来。怕你在中间为难……”杨再新这句话显然不太真实,因为之前陈家表达态度之后,他确实不行去陈家,免得陈家误会自己前去攀附。

但年关到来,对国内的人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卡子。自己与唐慧琪已经算是同住,再不去陈家,就对不起她的一片心。

“再新,我……谢谢你。”唐慧琪一时间也不知怎么说才好,两人的关系到这一步,见家长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杨再新表现虽出彩,可在陈家看来,很可能还是起点太低了。父亲的性格她非常了解,会不会承认杨再新,确实说不好。

哪怕父亲不硬拆开两人的关系,要认可杨再新、接受杨再新还是难预测。不过,杨再新既然有这个意思,她自然很感动。

“再新,会不会让你为难?”

“琪琪,说哪去了。父母即使有想法,那也是对你的关爱。我是理解的,世界上只有父母对孩子的那种爱,才是最全面、最无私,毫不求回报的爱。”

“嗯嗯嗯,我知道的。”唐慧琪突然就哭出来,杨再新见她如此,将她轻轻揽在怀中,轻拍着她的背。

过一会,唐慧琪缓过来,杨再新说,“家里会不会为难你?会不会拒绝我去?”

“应该不可能的,再新,不可能的。”唐慧琪说,“不过,我先问问哪天吧。你知道,我爸妈也是忙,工作时间不定,休息时间就更不确定了。”

“我明白的,我等你消息就好。我们结业的时间也不多了,实在选不出时间,我从怀仁镇赶过来也没问题。”杨再新也明白,陈叔叔所在的位子,会有多忙。

“应该不会很久。”唐慧琪说,“再新,你觉得我什么时候去见叔叔和阿姨比较恰当?”

杨再新没戏到唐慧琪会这样问,确实,也该带她到家里走一趟。家里虽在乡村,父母也没什么见识。可两老是自己的父母,家再贫,父母是不能嫌的。

之前,他一直没提这个事,也是唐慧琪本身就很忙,另外,也担心她不适应乡村的那个家。

“我也的先说说,琪琪,对不起,之前我担心两老不能接受,对之前的婚变都没同他们说……”杨再新这时候,也意识到这个事情的棘手。

突然带唐慧琪到家里去,两老会有什么想法?能不能接受杨再新婚事的变化?村里人会怎么说?

当然,村里对他的婚事也不会太关注的,到无所谓,最根本的还是在两老。

“那你找时间回去一趟,或者给老人家打电话说,不就是了。这个事情你早就对我说过啦。”唐慧琪说,看着杨再新,明白这个家伙的心思。

当初两人在摘星台上就聊到杨再新的婚事,聊到他来双沟村时,老婆就嫌弃他穷,养不起她而离开。

离婚对杨再新而言却是不算大事,可对家里两老说来,很可能就是大事情。杨再新不提自己的婚变,也是他在外忙事情,家里不问起。同时也说明之前的老婆,对家里的冷漠。

“我会尽快告诉家里,只是,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会习惯吗?”杨再新说。

“有什么不习惯?我在野外十天半个月都可住的,家里才是最温馨的地方。”唐慧琪明白杨再新的意思,乡村的家,肯定是那种样子。

“你如果觉得有必要,大可将老房子改建,我们也不是没钱修房子。建成别墅,以后也是我们的归宿。”

“也是,只是不忙做这个事情,等爸妈先适应适应。”

“我不急的,就算是原来的家、土房子,又有什么不好?”

这个话题说了一阵,杨再新突然说,“琪琪,我还有一个头疼的事情,你说怎么办才好?去见叔叔和阿姨,该带什么去呢?”

“没必要特意去准备什么,只是一个心意,他们也不会在意你带什么。关键的是你有心就够了。”

“你这等于没说啊。”杨再新苦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