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我的兄弟叫有才!(第四更)

曹禀这一番话听得吴良哭笑不得。

我的安民兄,你可是曹老板的亲侄儿,还要我一个外人替你美言,难道你不觉得哪里怪怪的么?

“安民兄莫要说笑了,我一不会领兵,二不会杀敌,三不会治城,四不会谋略,使君如何重用我?”

吴良摇头笑道。

其实就算曹老板真对他万分倚重,他也绝对不会向曹老板举荐曹禀,最多给他创造一些机会,让他靠自己的能力遂了心愿。

需知历史上有一个叫做赵温的司徒,这可是位居三公之位的朝廷重臣啊!

他便曾向曹老板举荐过曹丕。

结果呢?

曹老板非但不感谢他,还认为赵温举荐他的儿子,并不是因为他的儿子有真才实学,只是想借此机会溜须拍马,又或是觉得他是在助长儿子们之间的拉帮结派争权之风,没安什么好心,于是当即大怒,命人罢免了赵温的官职。

当然,按照历史进程分析,曹老板此举更有可能是因为准备做丞相,才以此为借口提前除去这块碍事的绊脚石。

不过以此为鉴,不管怎样吴良都绝不会向曹老板举荐任何人,尤其是曹老板的亲戚。

“其实我觉得你谋略还行,前段时间在元城的时候,你不就来了个坐山观虎斗,不损一兵一卒便将郝萌所部打发了么?”

曹禀想了想,说道。

“那叫小聪明,纯粹运气好,登不得大雅之堂,若是真叫我为使君出谋划策,恐怕要误大事。”

吴良赶紧消除曹禀对他的这个“误会”,顺势又道,“安民兄大可放心,这次你带领瓬人军取得随侯珠本就是大功一件,如今若是再于这场兖州之乱中立下战功,使君定能看到你的才能,如何还肯教你留在瓬人军中,岂不是大材小用?”

“你说的倒也是,我得先叫伯父看到我领兵打仗的本事,他自会有所判断。”

曹禀点头说道,眼中战意愈发的旺盛。

……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经移步到了吴良小宅。

吴良简单的与几人说了一遍他这“飞奴”的用法,而后便拿出两只“飞奴”交给夏侯惇进行测试。

为了防止测试的过程中有人作假。

夏侯惇特意命自己的亲卫携带这两只“飞奴”驾乘快马出城,并命他们一口气跑到二十里外的地方,而后用绢帛写下到达的具体时间,并留下一个只有夏侯惇与拿亲卫私下约定好的暗号,再将其绑在“飞奴”腿上放飞,以此作为评判。

而吴良他们则就在小宅内等待。

如此大约半个来时辰后。

“呼啦啦啦——”

两只“飞奴”几乎结伴而行,落入吴良的鸽舍之中。

“快,将绢帛拿来我看!”

夏侯惇心急的冲了过去,眼巴巴的盯着已经交到吴良手中的鸽子。

不仅是他,曹禀、荀彧等人也是连忙凑了过来,虽然碍于官职不敢站到夏侯惇前面,但脖子却是伸的很长,都快变成蛇精了。

“夏侯太守,请。”

为了避嫌。

吴良并未动手去取绑在鸽子腿上的绢帛,而是直接将两只鸽子交给了夏侯惇,由他亲自去解。

“报时!”

鸽子入手,夏侯惇略微有些紧张。

不过他倒并未忘了计时的事,第一时间冲身后亲卫喝道。

“禀太守,如今乃是申时初三刻!”

一名兵士连忙报道。

“好!”

夏侯惇神色郑重,仿佛手中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生怕稍微用力将这件珍宝毁去,如此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解下绑在鸽子腿上的那一小块绢帛。

而后只将绢帛留在手中,又小心翼翼的将鸽子送回吴良手中。

真尼玛能墨迹!

手残就滚一边去!

曹禀、荀彧等人看在眼中急在心里,这也就是夏侯惇比他们官大招惹不起,要是换了别人,他们恐怕就不只是在心里骂,而是直接骂出口了。

毕竟他们眼中的那抹不耐可骗不了人……

好在夏侯惇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绢帛之上,哪里有心思注意他们?

终于。

夏侯惇打开了卷成小卷的绢帛,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小字:“申时初三刻!”

汉朝用的依然是“百刻制”。

也就是把昼夜分成均衡的一百刻,起计点在日出时刻,到下一个日出前计满一百刻。

也是因此,此时的时间单位还并未像后世一样紧缺到分和秒,“刻”就是最小的计时单位……再短只能用极不规范的“呼吸”、“眨眼”或是“盏茶”来说了。

不过汉朝的“百刻制”略微有些不同,这时的“百刻”总共是一百二十刻。

也就是说,汉朝的一刻并非15分钟,而应该是14分秒。

除此之外。

在这几个小字的后面,还画了两个小小的空心圆圈。

这正是夏侯惇与亲卫约定的暗号,在场除了他与那名还未回来的亲卫,绝对没有任何人知道。

轰!

无法言喻的激动之下。

一股热血涌入脑中,夏侯惇脑中嗡嗡作响。

不会错了!

整整二十里地。

距离放飞到归巢,这一刻钟居然还没有过去!

并且绝对可以确定这两只“飞奴”,就是他的亲卫带出去的“飞奴”!

再加上这二十里地便是他那亲卫快马加鞭赶路,也堪堪需要近半个时辰……如此一减,“飞奴”究竟用了多少时间已经不言而喻!

这“飞奴”,简直便是神物啊!

此刻曹禀等人也是已经看到了绢帛上的小字。

再见夏侯惇那激动到无法自持,拿着绢帛的手不停颤抖的模样,他们如何还能不明白结果如何?

“我想静静……”

荀彧红着眼睛看了吴良一眼,嗓子莫名干涩起来,竟有点撕裂般的疼痛。

“还好吴司马提前为我改了名字,否则现在恐怕便要涨价了吧……”

程昱也是喉咙涌动一下,心中感到无比的庆幸,“如此看来,我扶摇直上的事,必定稳如泰山!”

“哈哈哈哈,我的兄弟叫有才,你们都没有!”

曹禀则是心花怒放,心中骄傲至极。

如此静默了片刻。

夏侯惇竟猛地一把抓住吴良的手,目光灼灼的望着他的脸,而后用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大声说道:“有了你这飞奴,兖州大势已定,便是再来十个张邈我也定叫他有去无回,我先替使君谢你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