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秦始皇直接在你嘴里登基好吗(5000大章第二更)

祝酒辞……

吴良自然知道曹昂什么意思。

在坐的这些人与曹老板关系都不会太远,又皆是有功之人,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傲气。

如今见到一个素昧蒙面的平头小子忽然出现在这里,并且还有一些被骑到了头上,心中不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虽然看在曹老板的面子上,他们应该不会公然挑衅,但到了畅所欲言的祝酒环节,难免会有人起哄试图给吴良一个下马威,又或是探一探他的深浅。

祝酒本就是酒桌上的娱乐活动,大家图一个乐呵,曹老板自然也不会说些什么。

因此到时候,就只能靠吴良自己了。

这里的大部分人,哪怕武将也绝大多数是受过一定文化教育的士族,最多只是豪门与寒门的差别,若是到时吴良连句完整的祝酒辞都说不出来,难免便会受人轻视,面子上肯定会过不去。

结果吴良还未说话,曹禀便已经将话接了过去,一脸自信的道:“子脩哥哥,区区一个祝酒辞而已,此事你不必为他忧心,我与你说,前几日伯父还亲口夸他有些诗才来的。”

“哦?”

曹昂颇为意外的看向吴良。

他只知吴良之前是个被谪为奴役的逃兵,倒并不知道吴良竟还是个有文化的人,这倒有些神奇了,难道此人其实也是断了香火的寒门之后。

“年幼学习乩术时跟随长辈识了些字罢了,谈不上诗才,只是使君谬赞罢了。”

吴良谦虚说道。

不过说到这祝酒辞,吴良倒立刻想到了后世一首堪称冠绝古今的祝酒辞,若是抄来一用定可震撼全场,令所有人刮目相看。

只是要不要这么嚣张……这倒是个问题。

以史为鉴,吴良想到了这个时代的一个能够与曹老板的儿子曹冲相提并论的神童——周不疑!

周不疑与曹冲关系很好,两个神童时常聚在一起玩耍,曹老板也喜欢的紧。

可惜天妒英才,建安十三年,曹冲病重不治而去世,年仅十三岁,曹老板悲痛之余,竟开始顾忌周不疑的聪明才智,怕他以后成为曹魏的祸患,想要派人除掉他。

曹丕当时很是不解,连忙跑去谏言,表示周不疑还只是个小孩子,没什么控制权术的本事。

结果曹老板却说:“如果曹冲活着倒还罢了,如今曹冲不在,此人非汝所能驾御也。”

于是,周不疑,卒。

Emmm……

你可以优秀,但不能比曹老板的孩子优秀,尤其是到了曹老板自觉时日不多,心中已经开始准备托付后事的时候。

不过再仔细一想,问题其实也并不大。

首先现在曹老板还是壮年,应该还不会开始考虑后事;

其次诗才不是治国攻城的才智,虽能留名但却成不了大事,吴良又从来不参与军事国事,而那周不疑年仅十三岁的时候就在曹老板久攻柳城不下的时候,为曹老板献上攻城十计,这才是两者最大的区别。

所以,就算吴良在这方面略微张狂一些,应该也不至于叫曹老板疑心忌惮,完全不必畏首畏尾……

“我父也颇有诗才,能被他夸赞的人可不多。”

曹昂如此说着,便冲吴良露出一个“加油”的笑容,径直向前面的座位走去。

“有才兄弟,不要给我面子,若是那些人敢为难与你,你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有,志才叔偷偷告诉我说,我伯父也是见你略有诗才,才故意做如此安排,这些人刚打了胜仗有些得意忘形,我伯父不便明说,你若是能帮我伯父挫挫他们的傲气,叫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便又是功劳一件。”

曹禀则凑过来继续小声说道。

“明白了。”

吴良微微颔首。

戏志才这那只老狐狸,太贼……

曹老板的心眼儿也多的像蜂窝煤似的……

……

大概一刻之后,宾客已经悉数到场。

夏侯惇、荀彧与程昱等人来了之后,也都过来与吴良打了声招呼,这无疑越发令其他宾客好奇。

尤其是夏侯惇与荀彧,这两个人目前在曹军之中地位本就不低,并不见得比戏志才差多少,再等到戏志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早卒之后,他们二人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曹魏的后勤与内政几乎就是他们二人说了算。

也是因此,终于有人开始正视吴良。

居于吴良位子之下的人已经有些默默的收起了试探之心,开始考虑是否有资格去探吴良的深浅,而那些居于吴良位子之上的人,反倒开始跃跃欲试。

这对于吴良来说,反而是一次难度升级。

毕竟在他位子之上的人,能力、智慧、乃至学识应该都不会太差,官阶也极有可能在他之上……

不过吴良并不担心。

他准备的敬酒辞可是后世传了一千多年依旧为人津津乐道、人人都能吟上两句的名诗,又岂是这些绝大多数连一首完整的诗句都没留下的汉末将领能够比拟?

至于是否会招人记恨。

吴良就更不担心了,他现在背靠的可是曹老板,怼他们又是曹老板的意思,况且瓬人军是曹老板的直属,与那些将领没有半毛钱关系,就算记恨也极难找到机会报复于他。

如今可以算是奉旨装X,又何须夹着尾巴做人?

如此待所有座位都坐满了人之后,应该是有亲卫跑去通知了一声,曹老板终于在最合适的时候莅临宴会。

在场的所有人纷纷起身施礼。

曹老板还了一下礼之后,终于像一个正常的领导一样进入了流程。

首先是一段所有领导都无法脱俗的又长又臭的讲话。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各位将领奋勇杀敌,这次兄弟们干得不错,但咱们接下来的路还很长,一定要再接再厉,再创新高,如今保住了兖州,又拿下了半个徐州,明年咱们还有另外半个徐州要拿,接下来还要拿青州……之类云云。

总之,全是一些没有营养、诸将听了又只能频频点头称赞的场面话。

这一讲就是半个时辰,实话实话,要不是怕被曹老板看到不开心,可能会立刻将他拉出去砍头,吴良真心早就打起了瞌睡。

如此讲话环节结束,曹老板终于宣布宴会正式开始。

两排侍女立刻将热了好几遍的酒菜端入宴会厅,还是老规矩,每个人面前的小食几上各摆一份,自己吃自己的,不用担心有人来抢。

不过这次的排场明显要略微高一些。

等上完了酒菜,每个与宴宾客的旁边还都留了一名专门帮忙倒酒的侍女……以至于吴良不自觉的想起了广川王刘去墓中的“白玉杯”。

恰巧为他倒酒的这名侍女卖相与身材都还不错,吴良多与她说了几句:

“几岁了?”

“回军爷的话,年方二八。”

“嫁人了没?”

“未曾嫁人。”

“瞧我这记性,这里可是曹府,嫁过人的怎么可能……失言失言,你家中可还有兄弟姐妹?父母尚在否?”

“……”

正当吴良自认为与这个侍女小姐姐聊得还不错的时候,曹老板一句“诸位此次皆是劳苦功高之人,我先敬诸位一杯”打断了二人的尬聊。

吴良连忙与众人端酒起身,在曹老板的带领下一同饮下杯中美酒。

“接下来便请诸位开怀畅饮,不必再有拘谨。”

曹老板终于说出了众人等待已久的话。

话音刚落。

上位便有一名皮肤黝黑、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对曹老板拱了下手,大声建议道:“使君,今夜既要畅饮,光饮酒吃肉未免有些乏味,在坐不乏满腹经纶的文士儒将,不如请谁为大家吟上几句祝酒辞助助兴如何?”

酒都还没怎么喝呢?

这就要来了?

吴良精神一振,略微直了直身子。

“文谦兄所言极是,请使君恩准!”

上位又有一个体型精瘦、面容仿佛是用刀斧削出来一般棱角分明的中年男子约好了似的站起身来,也对曹老板拱了下手,大声响应道。

文谦?

这个称呼显然是字。

于是吴良瞬间就知道了前面那个皮肤黝黑、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的身份——乐进,字文谦,此时的职位应该是“陷陈都尉”。

至于后面这个体型精瘦的中年男子。

虽然暂时还无法判断他的身份,但想来官职应该不比乐进低,否则按照这时的礼节,称呼起乐进来就不应该是“文谦兄”了,而是“乐都尉”。

“准。”

曹老板嘬了一口酒,余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吴良,笑着点头道,“只是不知诸位谁有此雅兴,可毛遂自荐,也叫我们大家领略一下你的诗才。”

结果不待有人站出来,那名体型精瘦的中年男子已经端着酒杯来到吴良面前,举杯说道:“吾乃使君帐下陷陈都尉于禁,这位小兄弟看着有些眼生,可否先为大家自荐一番,也让大家认识认识。”

原来是于禁啊。

这就难怪了……吴良心中暗道。

历史上于禁虽与张辽、徐晃等人合称“五子良将”,但其实为人较为刻薄,对待麾下兵士极其严厉,动不动便要动用军法,因此并不怎么受兵士拥戴。

另外,他还晚节不保。

建安二十四年,于禁与庞德率军协助曹仁攻打关羽驻守的樊城,结果被关羽打了个全军覆没,庞德宁死不屈,于禁却举军投降。

后来曹老板得知这个消息,都忍不住哀叹了许久:“吾知禁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如庞德邪!”

然而在这之前,还发生过一件与于禁此举形成强烈对比的事情:

于禁曾有一个叫做昌豨的老友,当年昌豨兵败投降曹军,诸将士都认为应该将此人交给曹老板处置,结果于禁却表示:“豨虽旧友,禁可失节乎?”,然后二话不说就把昌豨给斩首了。

这件事足以证明,于禁其实就是个“宽裕律己严与律人”的双标狗。

当然,后来他也没落下什么好下场。

被俘两年后,曹丕称帝,孙权称臣,于是便将于禁送回了魏国。

曹丕也是个蔫坏的家伙,一边封于禁为安远将军,一边又在于禁拜谒曹操的陵墓时,命人在陵内画关羽战克、庞德愤怒、于禁降服之状,以至于于禁看到之后羞愤难当,不久就病死于家中。

“在下乃瓬人军校尉吴良,见过于都尉。”

想着这些,吴良起身拱手道。

不管于禁到底是什么人,现在都还不曾暴露出来,吴良自然也不会在曹老板面前对他表露出什么情绪。

“瓬人军……校尉?”

于禁微微一愣。

众人也是纷纷面露疑色。

一来是因为“区区一个制作陶簋的工匠军还有校尉?”,二来则是因为校尉与都尉同级,众人谁都没想到面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所拜官职居然能与于禁、乐进同级,他何德何能又有何军功!?

“见礼了吴校尉。”

如此略微停顿了一下,于禁倒很快就反应过来,回过身来对众人笑道:“吴校尉年少有为,定是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过人之处,不知诸位以为,这祝酒辞由吴校尉来起头如何?”

“好!”

“请吴校尉赐教!”

“也叫我们见识一下吴校尉的才华!”

众人早已有这个心思,见于禁带头,自是立刻大声起哄。

起哄声中,吴良却是不慌不忙,淡然一笑道:“这有何难,即只是起头,我便做个抛砖引玉的引子博诸位一乐吧。”

来了来了,我的兄弟吴有才要开始显露才能了!

只顾闷头饮酒的曹禀立刻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的望着吴良,面露期待之色。

曹昂则将一杯酒放在唇边,略微嘬了一小口,默默等待领略吴良那能被父亲称赞的诗才。

而曹老板与戏志才虽然表面上并无任何变化,但其实已经放匀了呼吸,也想听听吴良究竟会说出什么样的祝酒辞。

莫非此人真有些才华,难不住他?

众人则是心中腹诽,于禁也是微微心疑,不过嘴上却继续笑道:“吴校尉请,我等洗耳恭听!”

“好说。”

吴良自信一笑,扭头叫侍女小姐姐帮他满上酒杯。

而后高高举起冲众人敬了一圈,神色逐渐变得深沉起来,深吸一口气,终于蠕动嘴唇说道:“诸位……我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我先干了!”

说完。

吴良举杯一饮而尽,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他坐回去了……

坐回去了……

回去了……

去了……

了……

所以……这就是你的祝酒辞!?

就完了!?

曹老板:???

戏忠:???

夏侯惇:???

曹禀:???

曹仁:???

于禁:???

乐进:???

诸将士:???

曹昂:“噗——咳咳!咳咳咳!”

曹昂一个没忍住竟不慎被那嘬在口中一小口酒呛了喉咙,剧烈咳嗽起来,这声音在此刻寂静无声的宴会厅内是那么的突兀,甚至能听到回声。

“hiahiahiahiahia!”

看到众人的表现,吴良心里那叫一个过瘾。

他在后世每日追看那些装X打脸的爽文小说,早已深谙其中精髓,欲扬先抑这样的经典套路随手就来。

因此此刻搞这么一出也不仅仅是为了装傻充愣,而是为了做好铺垫,要装咱就装一个大X。

顺便也是在告诉曹老板,以后要是再有这种奉旨装X的好事,一定要记得想着末将,末将才是这个时代最擅长此道的懂王!

如此在曹昂的咳嗽声中。

众人终于逐渐缓过一些神来,于禁又微微皱眉道:“吴校尉,你这祝酒辞未免也太过敷衍了些吧?非但不能作数,还要罚你三杯向大家赔罪。”

“别别别!”

吴良连连摆手笑道,“于都尉与诸位真是误会我了,我可是一片好心,毕竟我只是个起头的人,抛砖引玉即可,倘若这祝酒辞说的太好,诸位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诡辩!

众人如何会信他。

于是当即又有人起哄道:“吴校尉说笑了,这里最不缺的便是文士儒将,若吴校尉真能令我们无话可说,我等甘愿自罚三杯!”

“不错!吴校尉可不要说大话,你若真有祝酒辞,便请尽管说出来,我等自有判断!”

“倘若吴校尉说不出,便要罚上加罚,那就是六杯了!”

“……”

感谢诸位父老乡亲这么配合。

吴良一边起身笑呵呵的拱手向众人赔罪,一边又叫侍女小姐姐满上酒杯,这次干脆走出食几来当堂前。

“既然诸位呼声如此之高,那我就只好再献一回丑了。”

吴良先是微微向主坐上有些搞不清他到底在搞什么飞机的曹老板躬了一下身,免得事后曹老板怪他装得太浮夸。

再转过身来时,竟不再请众人与他一同“满饮此杯”,而是自顾自的将美酒送入喉咙,一副“一百多个李白在你家门口将进酒”的豪放姿态,忽然大声吟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轰!

只这一句,原本还有些哄闹的宴会厅瞬间寂静一片。

这气势磅礴、豪纵狂放的语境只在呼吸之间便感染了在场所有人,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大河之来,势不可挡!

大河之去,是不可回!

好家伙!请秦始皇直接在你嘴里登基好吗!?1603470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