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仙桥东,秦府后宅,秦桧宽大的书房之中。

傍晚的夕阳从长窗之中照进书房之中,廊下花树的影子落在巨大的红木桌案上,在桌案上铺就的一张白纸上形成一片斑驳的倒影。一只饱蘸浓墨的笔头在那张纸上快速游移,力道遒劲,笔力雄健。刷刷刷,四个苍劲的大字一气呵成,中间竟然没有再蘸墨。足见写字之人对于毛笔上的墨水的控制程度精妙,当然也说明这只毛笔也是极好的材质制成的。

“啪嗒!”写字之人将毛笔搭在笔架上,抚须看着眼前这副字,眼中露出满意之色。

“相爷的字写得越发的好了,奴婢都看傻了。相爷写字的样子真是有男子气概。”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在旁响起,伴随着小手的啪啪鼓掌声。

秦桧眯着眼看着站在书案旁拍着手赞扬的一名年轻貌美的婢女,笑道:“你又知道什么好不好?你除了成天擦脂抹粉穿衣打扮之外,还懂得书法么?”

那年轻婢女娇嗔道:“相爷,你这是小瞧奴婢了,奴婢在你眼中便如此不堪么?奴婢侍奉着相爷,天天在这书房里,就算不读书写字,也沾了书卷气吧。相爷这话可太伤人了。奴婢都伤心了。”

秦桧呵呵笑道:“鬼灵精的小东西,又来撒娇卖乖。可是老夫偏偏吃你这一套。来,坐这儿来。”

秦桧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那婢女娇嗔着扭着身子过来,一屁股坐在秦桧的腿上,将身子依偎在秦桧怀中。秦桧苍老的手掌在婢女弹性十足的腰肢上揉捏着,凑过嘴去对着那婢女娇嫩如鲜花般的嘴唇便是一吻。那婢女哼哼着躲开,呸呸呸的吐着嘴巴里咬到的几根白胡子。

秦桧嘿嘿笑着,低声道:“小琴,咱们的事,夫人没来找你麻烦吧?”

那婢女白了秦桧一眼,娇声道:“那倒没有。相爷这么怕夫人么?奴婢自从跟了相爷,每天只能在这书房里伺候,等着相爷来。什么时候相爷能纳了奴婢呢?奴婢也好有个名分。相爷您是我大宋最有权势之人,谁能知道您在家中居然惧内呢?相爷干脆跟夫人摊牌得了,纳了奴婢,奴婢明年给相爷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秦桧呵呵而笑,大手拍着婢女的屁股道:“小琴,你说笑么?老夫一把年纪了,还生什么儿子?老夫有自知之明。另外,老夫要告诫你,你可莫要贪心。老夫可以跟夫人说这件事,但我恐怕你接下来会没命。”

那婢女身子明显抖了一下,秦桧感觉到了这一点,用苍老的大手在她屁股上捏了捏,沉声道:“老夫也是为你着想。你老夫多多的给你银子,在外边给你置办宅子便是,那么以后就算老夫不在了,你还是可以过好听日子,这不是更好么?说是不是?”

那婢女想了想笑道:“相爷说怎么样便怎么样吧,奴婢反正都听相爷的。适才奴婢只是玩笑罢了。”

秦桧呵呵笑道:“你还是很乖巧的。老夫年纪大了,活不了几年了。你好好的侍奉老夫,老夫不亏待你便是了。”

婢女小琴轻笑道:“相爷说什么话呢。相爷龙精虎猛,还要活一百岁呢。”

秦桧笑道:“但愿如此,但是老夫可知道自己活不了那么久。能活多久便活多久,老夫倒也不怕死。不说这些了,你好久没伺候老夫了,老夫都想念你这张小嘴了。”

小琴抛了个媚眼,身子如游鱼一般的滑了下去,蹲在秦桧的两腿.之间,伸出手来便为秦桧解下衣的扣子。秦桧呼吸急促起来,大手插入小琴的发髻之中,闭起了眼睛做好了迎接销魂一刻的准备。但就在此时,书房外的院子里传来了一个人的大声说话声。

“爷爷呢?在书房么?怎么找半天不见人。爷爷,爷爷!”

秦桧和婢女小琴都吓了一跳,小琴忙伸手替秦桧扣上扣子,慌乱的站起身来。就在此时,秦坦推开了书房的门,将长长的身影投射到了秦桧的脸上。

“爷爷,您在书房啊。我说怎么找半天不见您呢。您在这里呆着作甚?”秦坦大声说着走了进来。

秦桧皱眉道:“怎么?老夫要待在哪里,还得跟你禀报不成?”

秦坦听着秦桧口气不善,有些纳闷。愣了愣上前行礼,笑道:“爷爷这是怎么了?不高兴么?今日孙儿得了榜眼打马游街,爷爷都没去瞧呢。上午在大庆殿没见到爷爷,孙儿心里便觉得纳闷。爷爷不替孙儿高兴么?”

秦桧咳嗽一声,沉声道:“老夫当然是高兴的。但却也没必要去看巡街。这么点事,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么?何况,你自己莫非不知道你这榜眼是怎么来的。”

秦坦听着心头如一瓢冷水浇下,尴尬之极。爷爷是在讽刺他作弊中了科举的事,这让秦坦听着心里堵得慌。

“爷爷,这都是您的意思,孙儿可没要您一定这么做。我早说了,考不上科举便拉倒,孙儿可不稀罕当官。这都是您的意思,孙儿只是按照您的心思配合罢了。现在您又说这样的话,孙儿着实难以接受。”秦坦抱怨道。

秦桧也意识到自己适才的话有些伤人,不过是因为他闯进来坏了自己的兴致罢了。于是笑道:“罢了罢了,爷爷说错了,你还生老夫的气么?怎么?今日巡街老夫没去捧场,觉得面子不够么?”

秦坦倒也不纠缠适才的话,笑道:“那倒也不是,总是爷爷去瞧一眼,心里也觉得踏实些。孙儿好歹也是入仕了,踏上了新的一条路,起码面子上是给秦家门楣添光了,不是么?”

秦桧微笑点头道:“那是当然。你好好的干,爷爷老了,你得撑起秦家的门面来。也只有你能撑得住了。”

秦坦拱手道:“多谢爷爷器重。过两天便要授官了,孙儿要去哪里为官才好呢?要不要去政事堂,跟在您的身边做事?也好得您耳提面命?跟着您学些处世之道?”

秦桧呵呵笑道:“政事堂么?你还是不要进来的好。本来你是老夫的孙儿,你高中了榜眼,别人已经会找事了。你再来我身边做事,人家更是要全部盯着咱们了。我看你要么去枢密院,要么去翰林院当编修。老夫的意思是,你去翰林院的好,那里可是未来宰执的人选之处。你觉得呢?”

秦坦想了想道:“爷爷,孙儿不这么想。孙儿想去枢密院。”

秦桧道:“哦?为何?”

秦坦刚要说话,一转头看到站在一旁似乎正在侧耳倾听的发髻有些蓬乱的那名叫小琴的婢女。于是皱眉喝道:“你站在这里作甚?出去。”

婢女小琴愣了愣,看向秦桧。秦桧摆手道:“小琴,这里暂不用你伺候,你先出去呆着。”

小琴这才不情不愿的行了个礼,转身扭着屁股出了书房门。

秦坦看着她的背影道:“爷爷,你书房这婢女是何时来府里的?我好像都没见过。”

秦桧淡淡道:“是府中李管事的侄女儿,那日他求我说给他侄女儿找个生计,要来府中当丫鬟。我正好书房缺个倒茶的,便答应了他。来了三个多月了吧,做事倒也勤快的很。不说此事了,你适才说你要去枢密院,那是为何?”

秦坦低声道:“爷爷,我去枢密院您还不明白么?我秦家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孙儿去枢密院中,将来必有大用。爷爷您虽然兼着枢密使,但是您不是怕皇上起疑心,不能行枢密使之权么?孙儿去便不怕这些了。孙儿可以替您拉拢那般子武官。甚至孙儿自己也能掌握一些兵权。将来需要的时候,便不用太担心了。您说……是不是?”

秦桧沉吟片刻,缓缓点头道:“好孙儿,想的倒也周全,不愧是我秦家子孙,有见识。是啊,老夫现在最烦的便是那班子武将,老夫实际上并不能掌控他们。军权这事上,皇上是很敏感的,他宁肯让杨祈中掌管,也不肯交给老夫掌管。这终究是个隐患。你说的也对,老夫也应该在兵权上多想想办法了,万一有什么需要,也好有兵可用。”

秦坦笑道:“那便这么定了?”

秦桧道:“你去是可以去,但是不可操之过急,千万不要被人知道你的用意,否则便会招来祸事。咱们目前还不急于做这件事,目前老夫最迫切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

秦坦轻声道:“是继承皇位的人选是么?”

秦桧看着秦坦,赞许的微笑点头道:“正是,你倒是看得明白。”

秦坦笑道:“我是爷爷的孙儿,怎不知爷爷心中所想。孙儿可不是草包。孙儿也许没有爷爷这般深谋远虑,但是有些事还是能看得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