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百废待兴,散财(求推荐票)

关于岩和别人赌斗的事情,白稷早早便已知晓。不过,他根本没往心里去。正所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两个月的时间一切便能知晓。

他想的是早点把土豆推广出去,便修改了土豆的生长时间。原本是需要三个月左右,现在只需要两个月。肥料这些必不可少,不再赘述。

除开土豆,十几石玉米也推了出去。同样经过他的改良后,产量小幅度提升,生长周期减少。

西瓜水稻暂时封存起来,辣椒和西红柿他是亲自耕种。在泾阳府邸,他命人开辟了块菜地,大概半亩地左右,种点辣椒西红柿好的很。

咱种花家的基因可不是吃素的,像之前租的房子并不大,白稷还是种了两把小葱。现在这么大的房子,用来种地是刚刚好,不能浪费咯。

这几天泾阳上下全都忙的很,特别是那些匠师。在铜钱的刺激下,一个个铆足劲干活。一架曲辕犁,得六钱!

这活也不复杂,工艺上可以粗糙些,主要得皮实耐用。鲁匠就和另外个铁匠联手,铁匠专门打造犁壁和犁头,他做整体的。得了钱六四分,效率提高不少。秦国已有流水线生产,想到这点并不难。

鲁匠聪明,别的匠师也不蠢,皆是如此效仿。不过挨家挨户普及,怕是也得要两三个月才能完全落实。

淳于越专门给白稷粗略算了笔账,泾阳县就算一万户。一户一架曲辕犁,加起来就是六万手工钱。细算材料这些,加起来十几万起步。他手里就二十镒金,败光了咋办?!

作为狗头军师,淳于越还是可以的。他出了个主意,说是可以收点食邑,这也合情合理。不过,被白稷当场就拒绝了。

百姓过的好感激他,他才能刷功勋值。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上来就刮一层油水,那不得戳着他的脊梁骨唾骂?

这种缺德事反正他干不出来,麻子说的好要赚就赚富人的钱!况且,白稷背靠大秦国库,缺钱吗?

不过,淳于越倒是提醒了他,他的确是该赚钱。倒不是白稷缺钱贪财,而是因为他赚钱可以带动经济发展,让很多人变得富裕,他这是为秦国好!

淳于越站在边上,只觉得口干舌燥。见白稷一脸深思,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他觉得他说的这些已经直达白稷灵魂深呼,应该会幡然醒悟,而后勤俭节约。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良久,白稷无比认真的点点头。

淳于越欣慰的露出抹笑容,看来君上也并非固执己见的人,也能听进他的意见。这事儿也能写进竹简里头博士越谏,长生君从。啧……就这么写了!

“这样,待会你再吩咐下去,帮我找些心灵手巧,身家清白,嘴巴牢靠的。不管男女都可以,一天管两顿饭,还给工钱。别问做什么,就这么去找。”

淳于越……

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合着他说了大半天,白稷压根没听进去?

“君上,越刚才说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有道理,不过我不听。”

淳于越……

这活是彻底没法干了,他心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他还是收拾东西回咸阳,这太伤自尊!

“老淳啊,脑子要灵光。你以为我在第一层,其实我在第二层。你觉得我在第二层,其实我在第十八层!”说着,白稷拍拍淳于越的肩膀,“你觉得我会缺钱吗?我找他们自有目的,去做就好。”

淳于越只得叹气点头。官大一级压死人,白稷大了他十七八级,也只得应允。

“你不用哭丧着脸,造纸厂和炼钢厂没人怎么办。”

“造……造纸厂?!”

淳于越激动的差点把肉脯塞鼻子里去。

和造纸有关?

老媪嘞,可算是等到这天了。

白稷神色从容,他这几天下乡考察其实就是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建造造纸厂。因为需要大量用水,最好是在水边。

为了避免污染,白稷没有选择用石灰制浆,就费点力气打磨搅碎。废弃的材料也不能乱丢,堆放至专门的地方等候处理。

他是修士不假,可他还不会分身的本事。又得栽培作物,又得造纸,还得锻铁……这现实吗?所以,他需要足够的人手!

淳于越这么激动,就是因为他最期待的就是造纸术。纸若能普及,白稷足以能让百家诸子一拜。这份功绩足以造福千秋万世,在淳于越看来是堪比祥瑞的存在。

“炼钢厂又是什么?”

“炼钢啊!”

“钢?!”

白稷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周穆王征西戎之时,他们不是送了把钢剑吗?”

淳于越有些懵,现在还真没钢这概念。只有铁的说法,至于古籍中的钢,大概是种坚固的合金。

“钢就是用铁练成的,千锤百炼而成钢。”

先秦历史缺失的比较严重,白稷再次解释了番。

淳于越目瞪口呆的望着白稷,“君上意思,可用铁锻成无坚不摧的钢?!”

“对啊,不然呢?”

“嘶——”

淳于越有些不敢继续往下想。钢剑可都是名剑,竟能用铁锻成?现在也有铸钢的技术,名为铸铁脱碳钢。这种产量非常低,主要运用在兵器上,只不过还是称作铁……

“代价高吗?”

“还好吧。”

白稷想的是先搞个炒钢法练练手,毕竟得结合实际考虑。要是效果可以的话,再慢慢往后发展,把灌钢法这些都给捯饬出来。

淳于越喉结都在上下耸动,脸色涨红。

“君上放心,越现在便去安排!”

听白稷说完,淳于越顿时觉得自己又行了。他觉得自己肩负着秦国发展的重任,必须得干好咯!

其实,这只是白稷的一次实验而已。炼钢方法他也不怕外人知晓,原材料这块就能卡住很多人的脖子。想跟着仿造的话,也没那么容易。

这时期想做买卖,还是得看上头的。没有势力支撑的商贾和韭菜没什么区别,即便巴清这种的顶尖巨富,最后也被迁至咸阳。白稷则没这担忧,而且他这还是为了秦国的发展,可不是为了私利,他都觉得自己很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