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蔡春生半夜被一阵冰凉侵醒,听到石榴的咳嗽声。蔡春生忙拉住她,感到石榴身子颤抖,再摸额头,热得烫手。她的声音也嘶哑了。

蔡春生大急,一把抱起石榴,躲进坟场边的树丛里。雨不是很大,却雾朦朦的下个不停。这时还是春天,虽然气候比蔡春生的家乡暖和,但是风裹着寒气,身上的衣服也淋湿了,所以感到透骨的寒。

石榴虽然盖着被子,毕竟那被子薄,雨早就渗入里面,石榴这几天疲惫,体质弱,还是染上了风寒。

张胜和刘桂花一则被雨淋醒,二则听到蔡春生和石榴的声音,赶紧凑了过来。刘桂花摸了一下石榴的额头,忙说:“快,妹子感冒了,快送到诊所去治。”

蔡春生茫然了。这里人生地不熟,哪里知道诊所在什么地方,何况还是半夜。张胜想了一下,说:“我知道哪里有诊所,我带你们去吧。”

张胜和刘桂花把蔡春生和石榴的行李拢在一起,用尼龙纸盖好,四角压上石头。张胜拉着蔡春生的手,一行人跌跌撞撞地摸下了山。

七弯八拐,张胜终于把大家带到一个小诊所。这也是一栋民居,门头昏黄的灯还亮着,诊所的招牌不甚耀眼,蔡春生一眼盯上,如遇救星,忙把石榴背到房檐下。

张胜喊了几声,没有动静,蔡春生急了,一手搂着石榴,一手在门上重重地擂。

这声响终于惊动了屋里的人,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门半开,探出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的脸,很不友善地扫着几个人,面无表情地说:“这么晚了,你们吵什么吵!你们不休息,我还要睡觉呢。”

刘桂花忙陪上笑脸,央求道:“医生,对不起,我这位妹子感冒了,求你看看。”

那医生盯了众人好久,不情愿地大开门,放进屋里。室内温度宜人,立即感到一股暖意,是大家久违的感觉。

借着灯光,蔡春生看到石榴眼睛紧闭,喉咙里风箱一样不停地拉响,脸上通红。医生示意蔡春生坐下。他搭上石榴的腕脉,皱了皱眉头,慢吞吞地说:“她这病,不轻哪。”

蔡春生吓了一跳,忙说:“医生,那你快治吧。”

医生盯着蔡春生,眼神有点怪异,笑了笑:“我既然拿准脉象,治是没问题,不过……”

这话的意思蔡春生懂,无非是多花钱。为了石榴,就是倾其囊中所有,蔡春生也在所不惜。蔡春生大声说:“医生,只要能治好,多少钱都没问题。”

那医生看着石榴红得如火的脸,啧啧一声:“这是你女朋友吧?唉,你也真是的,把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糟蹋成这个样子,没那个能耐,你就不要带她出来。”

医生显然明白蔡春生的处境,其实只要不傻的人都看得出来的。蔡春生面上一热,有些歉意。石榴就是一朵娇艳的花,如今我这护花人却有心无力。

石榴朦胧中听到蔡春生的话,微弱的喊道:“春生哥,别糟蹋钱,我这病,很快能好的。”

刘桂花的眼圈一下子红了,看了张胜一眼,张胜也难受地低下头。蔡春生攥紧石榴的手说:“石榴,你不要逞强,什么事都有我顶着,你安心治病。”

刘桂花拉着石榴的手说:“妹子,你放心吧,我和你张哥还有一点保命的钱,只要你病好了,就什么都会有的。”

蔡春生非常感激地扫过张胜和刘桂花的脸。真是患难之交啊。

医生似乎被他们的情谊感动了,取下眼镜擦了擦,柔声提醒石榴张开口,看了看舌苔,然后开了一串大家都看不懂的药方,要蔡春生交钱。

一共五十多块。蔡春生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医生满意地嗯了一声,给石榴挂了一瓶点滴,然后捧出一堆药,治退烧和咳嗽的都有。

“她这病,一天两天恢复不了,至少要挂三天的点滴。”

“行,没问题。”别说三天,再长时间又如何,只要石榴好。

点滴挂上不久,石榴渐渐安静下来,似乎睡过去了。刘桂*细,拿出带来的一件棉衣,裹在石榴身上。

点滴完了后,蔡春生要了碗开水。刘桂花轻轻摇醒石榴,哄小孩一样给石榴服了药。看看处理得差不多,医生打了个呵欠,摆摆手。

蔡春生知道是要请他们出门。子夜了,这医生不认识他们,想在室内过夜那是奢望。蔡春生央求道:“医生,我们在你门外蹲一晚好吗?”

医生有点不愿意:“你们蹲在我门外,有来就诊的人,还敢进门吗?”

蔡春生说:“不会的,医生,我会对来就诊的人说你的大恩大德,他们一定更敬重你。”

好说歹说,那医生不置可否,把众人送出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蔡春生抱着石榴倚在墙上斜靠着,张胜看了刘桂花一眼,也顾不上那么多,搂着刘桂花蹲在蔡春生的前面。听到张胜笑道:“好啊,桂花,你学会了藏私房。”

刘桂花吃吃一笑:“跟你这喂不饱的猪在一起,不藏一点,真要是遇上妹子这样的事怎么办?”

张胜嘿嘿道:“还是我老婆精明。看来我这家不让你当还不行哪。”

“谁是你老婆?不要脸!”

“你现在都在我怀里啊,不是我老婆,别人还抢得去?”

“咂”的响亮,吻吸脸皮的声声。想必是张胜狠狠在刘桂花脸上亲了一口。刘桂花咯咯直笑,手在张胜肩上不停地捣。

他们这样旁若无人,蔡春生有点别扭,好气又好笑。蔡春生却不知道,他们挡在他前面,不仅承受风寒,还有零星的雨洒落身上。他们不肯避开,怕吹着淋着石榴加重病情。找乐子是为了分散注意力,搂得紧是相互取暖。那会儿蔡春生是当局者迷。

不过蔡春生非常感动,危急关头,刘桂花竟想到拿出她的救命钱救石榴,虽然暂时还用不上她那份钱,但这份情足够了。重情重义的张胜和刘桂花,用身体为他们挡起春夜的风寒,用心灵为他们筑起希望的屏障。

好长的夜啊,众人度日如年。腿麻木了,蔡春生不敢动,怕惊醒了石榴。张胜和刘桂花不停地挪动身子,但没挪窝。石榴不时咳嗽一声,把大家惊得手忙脚乱。

蔡春生用数数的方法排遣这漫漫长夜的无奈,有时也浮出大同镇那个月夜,和石榴的邂逅,甚至桂花姐那白嫩的身子也浮现出来。

天总算亮了,雨也停了下来。或许是石榴的体质好,或者石榴有坚强的理念支撑,到了天明,石榴的烧退了,人也恢复了一点元气。

但是石榴更憔悴了,面色蜡黄,眼窝凹陷,瓜子脸尖削起来。她看到蔡春生一直抱着她,挣扎着站起来,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蔡春生赶紧抱住她,责怪道:“还没好,你别逞强。”

蔡春生背着石榴,带着张胜和刘桂花进了一家面食馆,一人要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大家很快吃完了,石榴只吃一点点。众人轮流劝,但最终石榴还是只吃了一半。蔡春生把剩下的面条全吃了。不能浪费。

刘桂花抢着付了帐,蔡春生没有拦阻。

大家又回到坟场。太阳已经出来了,暖暖的有些热气。刘桂花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桶水,把石榴搀扶到林子深处。一会儿她们出来了。蔡春生惊奇地发现,石榴虽然瘦了一些,却依然光彩照人,在阳光的照射下,又如绽放的山花。

这一天,张胜和刘禁花一直陪着蔡春生和石榴,除了下午带石榴打了点滴,便是守在坟场。饭都是张胜下山买的。蔡春生掏出钱,都被张胜板着脸扔在地上。

傍晚回来时,张胜喜形于色地说:“兄弟,我给你们找了个好地方,今晚弟妹不怕雨露风寒了。”

蔡春生不知张胜有了什么新发现,但他的话蔡春生百分百信服。吃了东西后,张胜把他们带进村落,溜到一个低矮的院子前,小声说:“这是一个废弃的猪圈,是水泥地面。刚才我悄悄清扫了一下,很干净,空间也不小,睡两个人没问题。”

那一瞬间蔡春生的泪差点流出来,蔡春生攒着张胜的手说:“大哥,谢谢了。”

蔡春生去掉了张姓,心里把张胜当成了真正的兄长。张胜嘿嘿一声:“什么时候了,还客气。你们在这里睡吧,我和你桂花姐离远一点。这地方,巡逻的一般不会来。”

蔡春生扶着石榴,深情地望着张胜和刘桂花消失在夜幕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