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宇去了诺澜那里?你怎么知道的?”胡一菲看着曾小贤问道。

曾小贤颇为自得的解释道:“诺澜下午给Lisa打电话,说要请一天假,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好,Lisa再回播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她因为要和台里领导开会,所以让我去诺澜家看一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我一想,我去也不合适啊,于是就给博宇打了电话,把诺澜的情况告诉了他,并把这个光荣且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

胡一菲拍拍曾小贤的肩膀,赞许的点点头:“干的漂亮,难道...今晚好事就要成双了?”

“很难有女生能抵挡得了博宇这样男生的攻势的,相比之下,我更好奇子乔和美嘉之间发生了什么。”陆展博像是名侦探附体一般的分析到,“你们难道不奇怪吗?子乔的手不可能是像他自己说的,是自残造成的,一定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是啊,是啊,我还注意到子乔的脸上有淤青,美嘉的胳膊上也有擦伤,但是我没敢细问。”林宛瑜也兴致勃勃地补充着细节。

“难道他们两个打起来了?打着打着,就和好了?”虽然这种情况很扯淡,但陆展博觉得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林宛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而且还是美嘉打赢了,他趁着子乔重病未愈,拿刀子捅伤了他的手,威胁要复合!”

胡一菲听不下去了,若不阻止的话,这两个好奇宝宝指不定会脑补出什么离奇的剧情呢。

“你们两个别胡乱分析了,小情侣间有些游戏玩的过火,受点伤很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的。”胡一菲睁着眼睛胡说八道,强行解释。

陆展博和林宛瑜一时默然。

吕子乔的手都已经包成一个粽子了,你管这叫情侣之间的小游戏?

看来曾小贤私下里的日子很难熬啊,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没准衣服下面全都是被胡一菲鞭打出来的伤痕...

不过以曾小贤的抖m体质,没准他还乐在其中也说不定哦。

曾小贤注意到陆展博和林宛瑜看自己的目光突然充满了同情,摸不到头脑:“喂,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曾老师,苦了你了。”陆展博抓着曾小贤的手,真诚的说道。

曾小贤甩开他的手:“莫名其妙。”然后对胡一菲笑脸相迎:“一菲,我新学了一种按摩手法,回房间我给你按按脚吧。”

胡一菲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像是老佛爷一般被曾小贤搀进了房间。

至于是不是只按脚...也没人敢问。

……

让我们把时间稍稍往回倒一些,回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

博宇刚从游泳馆回来,正擦着头发,就接到了曾小贤的电话。

“喂,曾老师,怎么了?”

“博宇,诺澜她今天情绪好像不太对劲,请假没来上班,你要不要去她家看看?别说我没提醒你哦,兄弟我够意思吧?”曾小贤在电话里说道。

博宇哈哈一笑:“好好好,你最够意思了。”

挂断电话,博宇又给诺澜打了过去,可是电话响了好久,却没有人接听。

诺澜不接电话,这不免让博宇稍稍有些担心,换了身衣服,就驱车前往她住的小区。

坐电梯来到12楼,博宇回忆一下诺澜家窗户的朝向,利用空间感判断出她家的门牌号。

敲了敲门:“诺澜,你在吗?我是博宇,诺澜?”

没有人回应。

博宇试探着按了一下门把手,门居然开了,没有上锁。

博宇推门而入,入眼一片狼藉,仿佛房间里刚刚被龙卷风袭击过一般。

若不是看到诺澜正坐在屋子中间的地板上,自顾自地对瓶饮酒,博宇真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自然灾害呢。

博宇尽可能挑着能落脚的地方,走到诺澜身边,蹲了下来:“诺澜,喝酒怎么不叫我?”

诺澜脸颊微红,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听到博宇的声音,回过头,看着他,嫣然一笑,语气里着三分醉意:“你怎么来了?别客气,随便坐。”

博宇也没有和她客气的意思,伸手把酒瓶抢了过来:“你家里...和我预期的有些不太一样。”

诺澜环顾四周,稍稍有些羞赧:“刚刚…刚刚家里突然有只大老鼠,我追杀它来着,一不小心家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博宇认真的点点头:“完全可以理解,这只老鼠名叫杰瑞,你是不是还有个小名叫汤姆?”

诺澜听懂了博宇的笑话,伸手捶了他一下,挣扎着站了起来:“正好我一个人无聊,你陪我,我去给你拿杯子...”

诺澜穿着一些修长的居家针织长裙,裙摆没过了脚面,拖在地上,走路时摇摇晃晃的,笨拙的有些可爱。

博宇看了看手里的酒瓶,高浓度伏特加,还剩不到半瓶,更重要的是地上还有两个空瓶,看来诺澜真的没少喝。

而女孩子喝酒,十有八九就是因为感情上的挫折,博宇不由得有些嫉妒那个未曾谋面的文森特,他上辈子积了什么德,居然能娶到诺澜这么漂亮的老婆,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还不珍惜。

诺澜没让博宇等太久,拿着两个杯子晃晃悠悠的挪了回来。

博宇整理出一张茶几,又抽出两张垫子,这样两人至少不用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诺澜跪坐在垫子上,把杯子放下,用手拄着腮,痴痴的看着博宇,突然笑了一下。

博宇给诺澜的酒杯倒了浅浅的一点,自己则倒了半杯。

诺澜拿起自己的酒杯晃了晃,看着里面少得可怜的伏特加,生气的嘟起了嘴:“我还要!”

“不行,你已经不能再喝了,这东西又不是啤酒,不能喝太多。”博宇果断拒绝。

“那我怎么陪你喝酒?”诺澜问。

“少少的抿一抿就好了,女孩子还是不要喝太多。”博宇说道,然后和诺澜碰了一下杯,仰头喝了一口。

辛辣的伏特加刺激着味蕾,让博宇精神一振。

他平时喝的最多的是啤酒,还真不经常喝伏特加,偶尔尝一尝,感觉也还不错。

诺澜也端起杯子,举到嘴边,浅浅的抿了一口,然后看着博宇,依然只是在笑。

“你在笑什么啊?”博宇被诺澜的笑容撩的心里直痒痒,开口问道。

“我在想…据说你们男生最喜欢的就是把女孩子灌醉,是这样吗?”诺澜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般问道。

博宇点点头:“一般来说,是这样子没错,毕竟只有喝醉了,很多故事才会发生。”

“那你呢?”诺澜不依不饶的追问道,“你为什么看起来不是很想把我灌醉?”

博宇屈起手指,弹了诺澜的额头一下:“我不是一般的男生,你也不是一般的女生,要想把你灌醉,仅剩这半瓶伏特加还远远不够,还不如让我自己喝了,解解酒瘾,之前你说要请我上来喝茶,谁知道我真的来了,你却请我喝的是酒。”

自从博宇来了之后,诺澜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两人又碰了一次杯,博宇这才问到:“说说吧,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喝闷酒?”

听到博宇的话,诺澜好像清醒了几分,稍稍沉默片刻,开口说道:“过两天,文森特就要回来了。”

“文森特?你前夫?”博宇对这个名字很是敏感。

“我们还没离婚呢!”诺澜纠正道,然后转换语气:“不过也差不多,这次他回来,我就要准备和他谈离婚的事了。”

“你终于要离婚了!好好好,这确实是一件大好事,该喝!”博宇高兴的灌了一大口酒。

诺澜被博宇的态度搞得有些哭笑不得,哪有你这个样子的,翘墙角也翘得含蓄一些不行吗?

“放心,我以后绝不会让你这样一个人喝闷酒的。”博宇又郑重承诺到。

“好啊,那就一言为定!”诺澜强行把酒瓶从博宇手中抢了回来,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和博宇撞了一下。

“不介意的话,和我说说你们之间的故事吧,有什么委屈,都可以向我倾诉出来。”博宇对诺澜说道。

诺澜摇摇头:“故事?没有什么故事。”

博宇却不肯相信,能走进婚姻殿堂的男女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发生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故事?

诺澜仿佛陷入回忆,缓缓讲述起来:“我和文森特的父母都是同学,关系很好,所以我们两个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

“大学毕业之后,在家里人的安排下,我和文森特举行了婚礼,当时的我对结婚之后的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向往,觉得这可能就是爱情的模样...”

“但是我错了…结婚之后,文森特才向我坦白,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只是把我当妹妹看...”

听到这里,博宇忍不住骂出声:“靠,这不妥妥的就是渣男吗?什么我只把你当妹妹,这就是渣男常用的手段啊!”

诺澜摇了摇头:“不,他不是渣男。”

博宇有些吃醋:“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替他说话?”

诺澜看着博宇的样子,突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你这个样子真可爱。”

“可爱是形容小孩子的,请说你这个样子真帅!谢谢!”博宇纠正道。

“你这个样子真帅!”诺澜笑着改口,然后才说道:“他真的不是渣男,因为他其实是…”

说到这里,诺澜有些说不出口,于是伸出手掌,玉指微微弯曲,对博宇比划了起来。

博宇茫然了一瞬,然后陡然领悟了诺澜的意思。

“你是说,文森特是一个gay?”博宇惊喜交加的问道。

诺澜有些羞涩的点点头,承认了博宇的说法。

这简直是博宇这几天以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他开心的又灌了一口酒。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和他离婚呢?这种生活对你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博宇放下酒杯,接着问道。

“因为…他需要和我的婚姻作掩护,掩盖自己的真实取向,而我也不忍心让我们双方的父母失望,于是,就这么一天天的忍了下来…实际上,我们自从结婚之后,他就没在家里住过哪怕一天…”诺澜缓缓说道。

博宇突然有些心疼诺澜。

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结了婚之后,却发现他是个gay,自己所憧憬的婚姻,只不过是对方的保护伞,孤身一人在家里日复一日地忍受着孤独和寂寞,却还无处诉说,不仅如此,还要挤着笑脸来应对双方的父母家人。

这一切的重担都压在了她一个女孩子的肩上,这实在是非常的不公平。

“那现在呢?你怎么想通,要下定决心和文森特离婚了?”博宇又问。

诺澜长久的注视着他。

博宇迎着她的目光,没有丝毫躲闪。

“因为你啊。”诺澜感觉到博宇眼睛里的坚定与炙热,开口轻声说道,“因为你的出现,所以我发觉没必要继续委屈自己,我也是时候去追求,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这番话,几乎耗尽了诺澜全身的力气与勇气。

博宇抓起诺澜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吻了一下:“我会给你...所有的幸福。”

诺澜看着他笑,笑着笑着,眼角有泪珠滚落。

博宇捧起诺澜的脸颊,轻轻的为她擦去泪珠,吻了吻她的额头:“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不应该流泪,以后一切有我。”

诺澜吸了吸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按照你说的,文森特需要这段婚姻来掩饰自己,所以他很可能不会同意离婚,等他回来,我陪你一起去见他。”博宇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诺澜拒绝到,然后笑出了声,“你长得这么帅,要是文森特喜欢上了你,要和我抢男人,我可怎么办?”

被诺澜这么一说,博宇感到一阵恶寒,要真是那样的话,就真的太恶心了。

看博宇还是不太放心,诺澜摇了摇他的胳膊:“真的没关系,相信我。”160347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