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张三丰实在是不想再丢人一回了,也不再拔剑,直接一个跳步,脚下如行云流水一般,滑到了十来丈外的一处假山后面。

等了一会儿,那颗香瓜依然很和平地躺在地上,不悲不喜,不爱不憎。

赵大锤走过去,弯腰拾起那个模型,对假山后面的张三丰招招手“这是颗坏弹,很安全的。来啊,咱们哥俩叙叙同门之谊。”

“我知道啊。区区暗器岂能伤害的了我,我只是去那边整理一下仪容。嗯嗯,整理一下仪容。”

“师兄真不幸,这么快就要整理遗容了。啥时候火化呀?我也好随个份子。”

“你……”

张三丰深吸一口气,默念清心普善咒数遍,无数次提醒自己说这是个小屁孩,这是个小屁孩,万万不能被他扰了道心,坏了修行。

“我怎么样呀?”

“师弟,你果然是个人才。我神游物外的时候,曾见师父说过,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魔障。只有勘破了你,我才能道心圆满,得成正果。”

“估计悬了。你今年七老八十了吧,我才八岁,估计你活不过我呀!”

“嘿嘿,我可以杀了你呀!虽然不是太完美,但总算是个解决的法子。”

这货真的是张三丰,那个义薄云天、独挑六大门派的武当派掌门人?

这不就是个,因为活不过师弟就要打着斩妖除魔旗号干坏事的灭绝师太嘛!

“哈哈,开句玩笑。我怎么能干出那样的事儿呢,咱们是亲生的师兄弟呀!”

张三丰尴尬一笑,果断转移话题“师弟的手段,好像不是师父所传授吧?”

做为跟着火龙真人几十年的大弟子,张三丰对师父的了解是比较深入的。

论打架,那是真正的独孤求败。论对道法的理解,也仅在师伯宝来天君之下。就是炼个丹药看个病,龙虎山大真人也不敢说能力压师父一头。

可这动不动就天雷滚滚的手段,师父还真不会。

难道是师父藏私了,这熊孩子是师父的私生子?

“你管得着吗?我这叫天才骚年,你一个垃圾能理解才怪!”

任张三丰再牛掰,也不可能理解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产物,拒绝回答!

“哈哈哈哈,皇叔言之有理。张三丰就是个欺世盗名的垃圾,看似不拘小节,实则狗屁不通,不值一文。”

养了几天伤的李秋水,阴恻恻地说话了。

“哎哟,你个老妖精居然还没死?老天爷这么不长眼吗?”

看起来,两个人是老相识,但估计不是老相好。这一见面,就掐起来了,真是太,遗憾了。

为什么不直接打起来呢?

赵大锤设想了一下,如果想干掉张三丰,必须提前布置,用很多人围着他厮杀,然后自己在旁边用放冷枪。

就这,还不一定能成功。

因为这些高手,对危险有一种敏锐的直觉,你这边刚开枪,人家可能就感应到了,跑了。

最完美的结局是,李秋水和张三丰相爱相杀,双双殉情了。

妙啊!

【嗨,醒醒,主播你睡糊涂了吧?】

【那两个人已经在把手言欢,私定终身了呀!】

【没有吧?张三丰不是道士吗?】

【好像道士有个流派是可以结婚的吧?要不然宋青书、张无忌从哪儿来的?】

【对啊,这个可以有!】

【你确定他们两个是把手言欢吗?激动得都冒白烟了啊!】

【何止冒白烟,你看看他们的表情,鸡冻得都抽抽了。】

九点准时打卡的观众们,刚进直播间就看到张三丰和李秋水在一起了,呃不,只是手握在一起,身体和心灵的距离还很远。

良久,两人分开。

一脸嘚瑟的张三丰傲然挺立“女人就是女人,整天只知道谈情说爱,不知道好好练功。永远也别想神功大成。~,垃圾!”

比起张三丰,李秋水的模样就要惨很多了。

本来就旧伤未愈,和张三丰这个老直男又比拼了一场内力,简直是伤上加伤,伤不起啊!

越发惨白的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血色,李秋水仍然在降维打击“是啊,我是为情所困了一段时间,但我乐意。

你个修炼纯阳功的废物,何曾体验过男欢女爱的滋味,又哪里知道鱼水之欢的乐趣?呸!”

可能是生气得比较厉害,火气有点大,直接就呸出了一口老血。

闻讯而来的血子高和白素问,连同挣扎着起身的血子仇,都对张三丰这个残害他们义父的老魂淡怒目而视,准备群殴了他。

李秋水摇摇头“这个老狗,毫无廉耻,没心没肺,肮脏下流,但手底下还是有点真功夫的。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别自取其辱了。”

血子高也不笑了,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就不相信,集我们众人之力,还奈何不了他?”

张三丰勾勾小拇指“来啊来啊。你们这些小崽子,跟你师娘学了两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一起上吧,今天道爷都送你们见佛祖去!”

李秋水像是老母鸡一样,伸开双臂护住自己的小鸡仔“张三丰,你个狗贼,处处激将小,意图对晚辈痛下杀手,可有一点前辈高人的风范?”

言辞虽然激烈,但认输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换成其他人,估计会考虑一下自己“前辈高人”的风范,说不定就会打两声哈哈,趁机下台了。

张三丰真不愧是个老混球,眼皮一翻“我就欺负他们了,你怎么着吧?”

这真是我的大师兄吗?这不就是个大混蛋吗?

丢人啊!

赵大锤尴尬地一捂脸,就想找个地裂缝钻进去。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想跑而别人不允许。

白素问屈身一拜“小女子斗胆,请侯爷施展神法,绞杀此獠。日后,但有所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血子血子高也一起行礼“唯侯爷马首是瞻,只求侯爷为我义父报仇雪恨。”

赵大锤也很为难。

白素问懂医术,还是个软妹纸,没事的时候聊聊天、玩一下稍微有风险的活动,也是极好的。

两个大男人,我要你有何用?

啊呸,我这一天天都在想什么啊?一定是因为夜里没休息好,脑子缺氧,有点糊涂了。

赵大锤轻咳一声,面露难色“这是我师兄,我不是很好意思下手啊!”

“不让你白忙活。”

也不知道李秋水怎么想的,居然利诱起赵大锤来“我有一套绝世神功,大成之后可无敌于天下。”

“这么厉害吗?”

赵大锤托着腮帮子,做思考状“师兄的年纪也大了,估计也活不长了。要不,你先死一回,我把神功骗到手再说?”

“你确定想要,她那个狗屁神功?”

“疗效不好吗?”

“听过一句话吗?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呀,师兄也是穿越者!哪一年来的,喜欢哪个艾薇女明星?”

“你在说啥?”

“哦,不是啊,那就算了。你那一句欲练神功很耳熟,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赵大锤缅怀了一下那些艾薇女明星,转身问李秋水“你练的是葵花宝典?”

“不。”李秋水摇摇头,“先师有感于秋之肃杀,菊花之风骨,特创立神功,名曰菊花宝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