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个福安啊,真是又蠢又毒!”方皇后咬着牙道,尔后又冷笑一声,“或许,本宫还说错她了,她只是毒,但一点都不蠢。”

要不然……

又如何能想出这样的主意来呢?

不过,还有一件事。

方皇后又问道“既然长宁都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福安为何却是没有按着长宁的安排去做,反而试图将姜家的姑娘……”

她是真的疑惑。

等到听了嬷嬷的解释,她才总算是明白了。

“福安县主对五皇子身边的伴读,汝南侯府的长公子起了心思……”嬷嬷将从前的事说了一遍,又道“汝南侯府长公子的夫人前些时日串了重病,眼瞅着是挺不过今年了,许是如此,才叫福安县主又看到了希望,这次又正好,五皇子去大相国寺,出宫之后路过了汝南侯府,这才让人叫了那位长公子陪着一起前行。”

汝南侯府姓宁,宁家的庶长子,也就是五皇子的伴读,名唤宁旭。

宁旭跟着五皇子一起去了大相国寺,但中途去小解的时候,竟然直接被人套了麻袋带走了,等到他费力挣脱了绳子扯开了蒙在眼睛上的布条,一切早都已经结束了。

至于,宁旭差一点遭遇了什么……

想想福安县主意图抓了姜家姑娘送到五皇子跟前去,也就可以知道了。

长宁长公主是想要让生米煮成熟饭,福安县主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这两个人眼里,那“生米”的对象有所不同而已。

“这些年来,长宁的手,倒是伸得越来越长了……”方皇后这样幽幽道了一句。

说到这里,方皇后还不由得拧起了眉头。

好歹也是皇室公主,从小也是被庄太后捧在了手心里长大的,行事竟是如此的粗鄙下流,而福安也不愧是长宁的亲生女儿,连做事的风格也与长宁如出一辙,也一样的让人恶心以及厌恶。

嬷嬷垂头屏息,一句话不敢说。

不仅是长宁长公主,还有庄太后。

方皇后不知道,庄太后将人手给了长宁长公主的时候,知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想来,按着庄太后对长宁长公主以及福安县主的疼爱,就算她知道,也只会当作不知道吧。

想到此处,方皇后又连连冷笑了好几声。

倒真是好算计啊!

不过,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这般想着,方皇后挥了挥手“好了,本宫都已经知道了,你下去吧。”

嬷嬷应声退下。

方皇后独自沉思了许久,却发现,想要动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一时之间竟还有些为难。

长宁长公主向来被庄太后护着,想想看,便是长宁长公主在永宁县私收税赋,圣上想要罚她想要将永宁县收回来,尚且需要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更何况她这个皇后呢?

别说长宁长公主的算计压根儿就没有得逞,便是她真的得逞了,除了捏着鼻子认了,让五皇子娶了福安县主为皇子妃,至少在明面上,方皇后是不能对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做什么的。

也正因为这样,方皇后才更加觉得愤怒。

她身为中宫之主,若是有人如此算计自己的儿子,尚且不能报复回去,那让旁人看到了,是不是会觉得任是谁,都能在她和她的儿女们头上踩一脚,再随意算计他们?

方皇后绝不能容忍。

如此一来……

就得想一个让方皇后都说不出什么来的法子,来收拾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才行。

这样的法子,却不是随便想想也就能想得出来的,方皇后于是很快就将这件事暂时放到了一边去。

她转念想起了镇国公府。

镇国公和镇国公夫人可不是什么好性子,这次姜家的姑娘差点儿被福安县主算计了去,镇国公夫妇竟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由着姜家姑娘去公主府外闹腾了一番就算了?

这可不像是镇国公夫人的风格啊。

难不成……

镇国公夫人太蠢了,根本就没有想明白福安县主想做什么,只以为这是小辈之间的打闹?

方皇后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想着借了镇国公夫人的手去解决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那就有难度了。

方皇后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而在方皇后思索着,要如何让胆大的长宁长公主和福安县主付出代价的时候,公主府里,长宁长公主也正在质问着福安县主。

“福安,你竟然把事情搞砸了?”长宁长公主怒不可遏。

她为了安排昨日之事,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又是向庄太后借人手,又是威胁五皇子身边的公公,可最后的结果,竟然是福安县主压根儿就没有按着她的计划去做,竟是白白的将这样大好的机会给错过了?

如此,让长宁长公主如何能不愤怒呢?

说起来,长宁长公主也确实是在殚精竭虑的替一双儿女考虑了。

从前的长宁长公主倒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反正以她的身份,她觉得不仅是她,就是她的一双儿女,将来也一定是错不了的。

她的儿子,可以求了圣上给个好差事。

她的女儿,则可以求了圣上的赐婚,嫁个好人家,

如此,她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不是吗?

可上次,圣上将永宁县收了回去,还第一次在她的面前动了怒,长宁长公主这才真正的醒悟过来,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的兄长,也就是圣上给的。

但……

前提是,圣上愿意给。

若是圣上哪日不愿意了,那么,就会像她的封地一般,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收回去。

由此,长宁长公主也有了危机感。

她开始觉得,与其指望着圣上把那些她想要的给她,倒不如自己主动去争取那些她想要的。

也所以,长宁长公主才会有了这样的计划。

她的女儿,就是嫁人,当然也不能嫁一个身份低的,在长宁长公主的眼里,这满京城,还有哪个少年郎能够尊贵过五皇子呢?

只要嫁给了五皇子,那么,长宁长公主觉得,自己将来就可以不用再为福安县主而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