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风声呼啸,周围寒风刺骨。张雨皱了皱眉头,玄冥之恺从体内浮出。顿时,寒冷减轻了许多。

张雨继续前进,罡风席卷而来。

“呜呜”的风声,罡风挟带着许多冰石碎粒,向张雨砸来。

这些冰粒,还没靠近张雨,就被冥王之剑所带的剑气直接的绞碎,“碰…碰….碰…..”之声不绝于耳。

张雨在罡风中持续前进。

“这风……好像能扰乱灵魂之力。”张雨皱了皱眉头,说道。

张雨释放开灵魂之力,却一直无法触及落神谷到底有多长。

“看来得小心点,谁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危险,要是被白泽守护兽现在发现,可就玩完了。”张雨自言自语道。

罡风越来越烈,耳边的呼啸声几欲冲破耳膜,到后面,张雨能够肯定,中位神也受不了这种程度的罡风。要不是有玄冥之恺,估计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了。

难怪刚才震宇一再的叮嘱这几个险地,这落神谷,仅仅从上面飞行被吸下去,主神都会死去,就已经如此危险,更可况里面的这些罡风。

前进一个小时后,张雨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吸力。低头一看,却见前面的罡风中,出现了一个龙卷风。

张雨脸色微变,赶紧避开。

会出现龙卷风,说明那个地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谁知道龙卷风里的力量张雨能不能承受得起?

张雨转了方向,想要远离龙卷风,但龙卷风周围,风的阻力太大,越是往后面倒退去,那龙卷风的力量就越大,张雨极力倒退,仍然不可避免地被龙卷风一点点吞噬了进去。

一股撕扯的力量传来,几乎要将张雨的防护罩撕裂似的,张雨尽量维持着平衡,将这股力量阻挡在外,身子却如断线的风筝,在龙卷风里面控制不住地,随着龙卷风向前方飞去。

失控的感觉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终究,“轰”地一声,龙卷风给张雨甩了出来,张雨重重地摔了下来。

“呜呜”的风声一下子小了,张雨适应了一会儿,晕头转向的爬起来。

“tmd,疼死我了。”张雨在哪骂娘道。

“幸亏老子,有玄冥之恺,不然刚才能给老子摔个半死,tmd。”张雨又骂了起来。

张雨一振臂,收起冥王之剑。又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事情,然后抬头四望,发现自己摔落的地方是个坑洞,周围全是白色的冰块。

没有罡风,耳边只有轻微的风声。

张雨从坑洞中走出来。他发现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似乎也是个峡谷,好像就是那一阵龙卷风,把自己卷出了落神谷去,这里四周也都是各种冰石,没有任何生物,呜呜的风声从远处传来,听不真切。峡谷的上方,光线暗淡,寒风刺骨,只有一条十分狭窄的裂缝。

“咿呀,张雨哥哥,为什么,我每次睡觉,你都老是摔倒啊!张雨哥哥,你下次不会注意点。”一直没有吭声的小雪这个时候委屈道,看样子都想哭了,眼珠已经弥漫了泪珠,差点哭出来。

“小雪,我也不想这样啊!你还是别睡了。”张雨无奈道。

“好吧!”小雪委屈道。

峡谷的入口,罡风在这里集结成一个龙卷风,这龙卷风不大,力量却十分强大,张雨和小雪刚刚靠近,龙卷风带起的神力波动仿佛利刃一般,割在身上,而小雪觉得冷,又跑到张雨的怀里去了。

张雨眉头微皱,一振衣袖,一道冥雷力飞出,向龙卷风轰去。

越靠近龙卷风,冥雷力越是难以*纵,一触及龙卷风的中心,陡然得到控制,冥雷力被龙卷风甩出,“轰”一声打在旁边的冰石块上,将冰石块打得粉碎。

看到这一幕,张雨和小雪对视一眼,脸色微变。

这道冥雷力,是张雨从的冥力和雷元力结合出来的,与张雨心神相连,竟然如此轻易就失控了。难怪他和小雪两个这么容易就被卷了进来,这龙卷风的力量,哪怕是上位神,也无法间接对抗。

“怎么办?张雨哥哥。”踌躇了一番,小雪问。

张雨看了看四周,道:“我们先四周走走,看这是什么地方。”

小雪点答道,“听哥哥的。”

张雨顺着峡谷,一路往深处走去。此处没有罡风,因为落神谷的存在,张雨也不敢使用法术飞行,只是周身加持了护体神力,继续慢慢前行。

这峡谷走势往上,道路十分复杂,张雨走了半天,才觉这并不是一条峡谷,而是一个很深的山洞——峡谷上面的裂缝,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离龙卷风越来越远,风声慢慢听不到,周围世界一片安静,只有张雨的脚步声。而周围的石壁,慢慢变成了一种深蓝色的冰晶。

又走了小半天,仍然看不到尽头,景物也没有一点变化,张雨感到奇怪:“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好像不断在原地?”

小雪看着周围的景物,道:“这冰洞,确实太长了,张雨哥哥,我做个记号。”说着,小雪一挥他那小爪子,打出一道七彩灵气,准备在山洞石壁上刻个记号。

七彩一闪,触到深蓝色的冰晶,却没有预料中的声响,只有轻微的“嗤”声,随后,七彩消失了,石壁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张雨脸色大变,愣住了。

小雪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哥哥,怎么会这样?”

过了一会儿,张雨才缓过来,没有答话,而是挥出冥王之剑的本体,刺向深蓝色冰晶。

剑尖没有遇到任何阻隔,轻易地触到深蓝色冰晶,但,却是到底为止了,剑身无法刺入深蓝色的冰晶分毫,剑身上面的冥雷之力,也在触及深蓝色的冰晶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深蓝色的冰晶,竟然连我的冥雷之力和小雪的七彩之力都能吞噬

张雨和小雪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找到了恐惧。

对张雨这样的人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是空有一身神通,却无法使用。

张雨又伸出手,掌心聚起一团雷原力这次没有惨杂一丝冥力,悄然一挥,向深蓝色的冰晶抛去,然后又是单独的冥力凝聚成一团,冥力挥向深蓝色的冰晶。

仍然是轻微的“嗤”声,雷原力和冥力触到深蓝色的冰晶,消失无踪。

三更完毕,没存稿了,这两天快写死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