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将死,林母也没有太多需要顾忌的了,因此,等着林如海过来之后,就叫其他人都出去了,只留下林如海一人在自个面前。

林如海如今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虽说当年及时服用了秘药调理身体,但是时间总是不能倒流,岁月依旧在他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林母看了半天之后,长叹了一声:“海哥儿,你也老啦!”

林如海眼中顿时露出了震惊之色,看着林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林母也不在意,只是道:“我日子也到啦,可惜了,还没有看到林家有后,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我总算能安心下去见祖宗了!”

林如海嘴唇都哆嗦了起来,他几乎有些失态了:“母,母亲!”

林母只是微微含笑,也不回应,然后说道:“以后啊,你也要好好的,虽说颜家不是什么不讲规矩的人家,但是利字当前,又有几个人能守得住本心呢,只有你好了,玉儿才能好,好歹将玉儿的孩子教出来再说!”

林如海有些哽咽起来,心中暗恨自个难不成这么多年都是瞎子,之前虽说有些怀疑,但是只当是错觉,如今竟是这般,林母见他眼神中带着愧疚之意,只是说道:“能有今日,已经是天幸,你也不用多想了!”

林母听得林如海叫了自个一声母亲,这会儿已经是心满意足,只是拉着林如海的手,看了半天,才依依不舍道:“我时候不多了,叫你大舅兄他们进来吧!”

林如海恨不得要抱头痛哭,却也知道这等怪力乱神之事,却是不能诉诸于口,因此只是含泪叫贾赦他们进来了。贾赦之前的时候,就知道不好,连同城外的贾宝玉他们也叫了过来,这会儿一块儿进来,屋子里面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林母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以后家里的事情,我却是管不了了,你们日后该如何便如何,横竖我死了,你们也得守几年的孝呢!别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就是我手里头那点私房,今儿个趁着我还有精神,就给你们分一下!”

林母原本只恨不得将东西全留给林黛玉,只是终究做不出这等事情来,因此,直接叫了鸳鸯拿了自个私房的单子出来,上头已经分门别类,将东西分好了,这会儿便道:“二房之前获罪,却是三代不能科举入仕,几个孩子就算是有心,想要出头也不容易,有的东西不是我舍不得,而是给了你们太惹眼,你们保不住这些!”

贾宝玉哭道:“老祖宗,孙儿什么都不要,只要老祖宗好好的,孙儿还没来得及孝顺老祖宗呢!”

林母叹道:“傻孩子,又说什么傻话呢!你们日后还得过日子呢,总不能只靠着云丫头的嫁妆,这实在是不像话!”说着,一个示意,鸳鸯就将早就准备好的单子给了贾宝玉,却是一些财物,还有两个庄子,都不算大,而且也不是多好的良田,真要是给了多好的,二房也未必保得住,说不得还是招祸。

“虽说这些不多,但是一家子花销也是够了!”林母说道:“三丫头,环哥儿和兰哥儿还没成亲,老婆子也给他们各准备了一千两银子,给他们成家用,至于其他的,却是没有了!”

探春先是眼睛一亮,继而又黯然起来,她的婚事至今连个着落都没有,就算是给了置办嫁妆的银子,回头又能如何呢!想到这里,心中又是怨恨,连惜春的婚事都定下来了,老太太怎么就想不到自个还有个孙女呢?

林母也懒得理会二房几个人了,贾赦这边倒是吃了一惊,还以为林母将私房大半都准备留给他们了,哪知道紧接着听了林母的话,才知道给大房的竟是跟二房一般无二,邢氏顿时面上就露出了不满来,想要开口,却被贾赦一把拉住。

林母只当没看见这两人的小动作,又是说道:“我这辈子就玉儿一个外孙女,可怜她小小年纪就没了娘,这些年养在我身边,我也一直拿她当亲孙女看的,虽说她出嫁了,不过,我这边还有些东西,算是留给她的念想!”

给林黛玉的东西面子上也算不得多,多半是些书画摆设之类的,单子也很明确,就算里头有些头面首饰什么的,跟林母的私房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贾赦顿时糊涂了,除此之外,林母剩下的私房还能给谁呢,因此,只得耐下性子,听林母继续说道:“我身边这几个丫头,年纪都大了,是我耽误了她们,回头就将她们放出去吧,我这边也给她们准备了一些嫁妆,回去之后,嫁人也体面!她们的婚事,你们都帮着看着点,莫要叫她们吃了亏!”

林母身边的丫鬟虽说是以鸳鸯为主,但是其他几个人,如玻璃,琥珀,玛瑙等人年纪都不小了,她们都是家生子,若是没有林母这句话,林母过世之后,也只能按照主子的意思,嫁个小厮管事,日后也就是那样了。如今听得林母这番话,赶紧给林母磕头谢恩。尤其鸳鸯更是松了口气,鸳鸯父母已经去世,如今却是她兄嫂做主,若没有林母这番话,还不知道兄嫂会将她如何了呢!

这些都是小事,贾赦跟邢氏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又听林母说道:“我这辈子,该享受的,也享受到了,人没了之后,再好的东西,也就是干看着而已,因而,却是不要厚葬,没得糟践了东西,也省得日后地底下也不得清净!”

贾赦听了,顿时大吃一惊,连忙说道:“老太太,这如何使得!”自家老娘去世之后,自然是要跟贾代善合葬的,贾代善是国公的爵位,死后也是得了谥号的,因此,阴宅的规格很是不低,当初还是工部出力营建的,当年贾代善极得圣宠,差点没得了恩典,陪葬帝陵,只是上皇那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先是义忠亲王造反,然后又是贾赦卷入了其中,最终,贾代善依旧葬在贾家的祖坟之中。

而墓中,自然是预留了史氏的位置。林母心中别扭,她又不是真的贾史氏,只是,这会儿总不能说自个不是贾史氏,不肯跟贾代善合葬吧,何况,她也不知道,真正的史氏到底去哪儿了!不管怎么说,这个身子还是贾史氏的,因此,尽管别扭,也没有提这合葬的事情,只是吩咐下头薄葬,不必大动干戈,她可不乐意自个死了之后,回头还要看到史氏如何风光。

只是,这年头讲究事死如事生,就算是林母当年下葬,林如海也不知陪了多少东西下去,如今林母这般说,贾赦真要是到时候那般,人家不会说是林母临终的吩咐,大概只会觉得贾赦对生母不上心,因此,这会儿自然是极力反对。

林母坚持道:“有什么使不得的,给我照办就是了!至于我剩下的那些私产,我也就不留给你们了,回头一部分置办了祭田,其他的,拿去施粥赠药,铺桥修路也使得!只是做得不要太招摇,免得惹了人的眼!该怎么做,跟你妹婿商量着办便是!”

谁也没想到林母竟是这个意思,邢氏听得肉疼得要命,只是当着林母的面,却也不敢反驳,何况贾赦却是答应了下来,林母的私产,本来就是她愿意给谁就给谁,何况,林母却是想着拿来积德行善,这也是为了增加贾家的阴德,日后荫蔽子孙的,贾赦不是不爱财,只是他却不是目光短浅之人,觉得林母这是为了贾家的将来做打算呢,因此,也觉得自己回头也该拿出一些钱财来做些善事,自然不会驳了林母的话。

林如海如今既然已经知道林母的身份,自然会多想一些,只当林母是因为占了自家岳母的身子,心中也觉得有些愧疚,因此想着临死也该为贾家多打算一二。钱财什么的,真要是分给子孙,说不得子孙不肖,就拿来败掉了,若是拿来做善事,却不知道能帮助多少人,说不得日后有人有了出息,也能帮助贾家一番,因此,只觉得果然是自家母亲,实在是光风霁月,心胸不凡!

实际上,林母哪有这等无私,实实在在是之前又梦见了林家和贾家的祖宗,因着林母做下来的事情实在是颇合他们的心意,他们保证,这些钱财拿来做的善事,七成会荫蔽林家,林家日后当子孙繁茂,数代荣华,因此,林母才算是做了这番打算,至于贾家,按照贾源的说法,若不是她这般,贾家如今已经是树倒猢狲散,几乎是没了翻身的余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得看贾家的子孙和他们这些祖宗的荫蔽,其他的,也就不干林母的事情了。

林母得了这番保证,这才有了如今的决定,这会儿将所有的事情都吩咐下去之后,便只觉得一口气也松懈了下去,变得疲倦起来,说道:“我累了,先歇一会儿,你们也自便吧!”

林如海听了,连忙亲自上前,想要扶着林母去休息,贾赦也反应过来,同样抢上一步,将林母扶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依旧在一边守着。

林母想要让他们自便,却是没了力气,没多久就睡了过去,然后再也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