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母也是官宦人家出身,嫁到林家之后,也做过很长时间的官太太,帮着林父打理内宅,与那些官宦人家交际。

林母想要林黛玉好,起码在林黛玉在荣国府的这段时间里头,贾家不能有多少名声上头的瑕疵,以免影响到林黛玉日后的婚嫁,再者说了,林母也的确是想要先分化了大房二房,贾赦两口子也就算了,贾赦就算曾经还有些能耐,这么多年憋屈,也差不多荒废掉了,邢氏因为出身见识,虽说不至于烂泥糊不上墙,但是也就是那样了!

因此,大房主要还是贾琏王熙凤他们小夫妻,林母总得提点一番,不能叫和上辈子一样,王氏诸般恶行,全叫大房背了黑锅,虽说她到头来,儿子出家,女儿死了,但是薛宝钗还是生了个孩子,她手头又攥着钱,总能得个善终。这辈子,林母可不想让王氏依旧这般好运气。

林母拉着王熙凤在自个身边坐下,口中道:“凤丫头你要跟着琏儿出去做官,就不比在家里一般了!琏儿小时候疏于学业,缺了功名,如今去做官,难免要被那些科举晋身的官员士子嫉恨,说不得就要想着办法找茬!琏儿虽说读书上头不精心,不过总算粗通一些人情世故,也不是什么贪鄙之人,回头再寻摸几个师爷幕僚帮衬着,就算无功,也能无过!不过,就怕人家想要算计琏儿,却从内宅着手!”

王熙凤眉头一竖:“孙媳别的不说,难道还怕这些手段不成?”

林母心中一叹,王熙凤那就是胆子太大,没什么事情,是她不敢做的,竟是说出过谋反也不怕的话来,这不是傻大胆是什么!因此,林母皱了皱眉,说道:“你这般想法,我如何放心叫你跟着琏儿赴任!”

王熙凤赶紧说道:“老祖宗,是孙媳错了,还请老祖宗教导才是!”

林母点了点头,说道:“妻贤夫祸少,你跟着琏儿外任,一方面盯着琏儿,别叫他被人糊弄了,另一方面呢,自个也得注意了,许多事情却是千万不能做的!”

王熙凤做出一副低头受教的模样:“凤儿没读过什么书,这些还真不知道,麻烦老祖宗跟凤儿细细说说呗!”

林母便说道:“琏儿到外面做的是一地的父母官,下面难免有些孝敬什么的,不过,这孝敬也得看,有的能收,有的却是不能收的!如那三节两寿,下头惯常的孝敬,那是官场上头的惯例,你若是不收,反而叫人心中惴惴,难免生出一些想法来!但是其他的,若是如什么包揽诉讼之事,这却是万万不能做的!”

林母深深地看了王熙凤一眼,说道:“你别以为这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与别人而言,或许就是性命攸关,就算是升斗小民,但是谁知道他跟什么人有些干系呢?因而,这等事情却是不能沾手,回头叫人抓了把柄,便是你与琏儿的罪过!”

王熙凤登时吃了一惊,看着林母,却是有些疑心,是不是林母知道了什么,如今公中产业多有入不敷出的,王熙凤虽说疑心下面下人欺上瞒下,中饱私囊,但是那些管事庄头,都是家中的老人了,跟上头都有些干系,王氏又在一边说情什么的,那边拿过来的账本明面上也看不出问题,王熙凤也只得认了。

公中没钱,王熙凤如今可还没有那种拿了自个私房填补公中的心思,毕竟还没到那个地步,因此却是想着看看能不能从别处弄到点钱出来。下头就有人给她出了主意,叫她拿贾琏的帖子去帮着人家疏通官司什么的,王熙凤已经做了一次,不过就是个小事,叫对方原本判个苦役的,最后不过是打了几十个板子,赔了些银子,如此就得了几百两,王熙凤得了甜头,已经有心继续,如今被林母这么一说,顿时心惊起来,疑惑道:“此事当真这等要紧?”

林母装作没注意王熙凤的神情变化,说道:“可不是如此,你以为你就是拿了张帖子,给人求了个情,但是,若是那人是个十恶不赦的,或者是受害的也是可怜人,你那一句话,说不得就逼得人家有冤无处诉,求告无门,家破人亡,恶人却是愈加猖獗,回头说不得还要变本加厉!这罪孽,自然就得落到你们两口子头上,说不得还得牵扯到家族头上!”

说着,林母装作不经意地叹道:“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以为你是好心,实际上做的却是错事!这大家主母,管好内宅,打理家中的产业,与亲朋故交往来便是本分,其他的事情,最好却是不要去碰!家中没钱了,哪怕家里俭省一些,咬咬牙也就过去了,面子再重要,终究比不过里子!若是为了那点黄白之物,就想出些歪心思来,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林母看着心中惴惴的王熙凤,意味深长道:“凤丫头,琏儿不管是做官,还是以后袭爵,你是他媳妇,很多事情就得想好了,到底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明白了吗?”

王熙凤心乱如麻,口中称是,又打起精神奉承了林母几句,林母也是乐呵了一场,然后便道:“行啦,时候也不早了,过些日子便要过年了,你事情也多,先去忙吧,回头有空了,再来陪我老婆子说话!”

王熙凤笑道:“那些事情,哪有老祖宗要紧,不过老祖宗体贴,孙媳就受用了,孙媳这就告退,回头便来伺候老祖宗用饭!”

林母挥挥手,笑道:“成,那我就等着凤丫头你来了,去吧!”

王熙凤满腹心思地回去了,琢磨了半晌,总觉得林母的话里话外意有所指,她本是聪敏之人,很快就知道,林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脸上神情顿时阴晴不定起来,她本来想着是不是回王家问问,却又想到,贾琏之前说的,叔父更加看重自个的妹子,而不是自个这个侄女。婶母倒是对自个不错,只是婶母多年无子,叔父对婶母日渐冷淡,婶母如今也是心灰意冷,一直吃斋念佛,平常几乎不出来了。

王熙凤再一想,林母之前反复说什么夫妻一体,王熙凤咬了咬牙,决定等贾琏回来,跟贾琏商议一番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