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

凶狠!

此刻叶家豪宅之内,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以前怯弱的私生子,竟然如此暴戾凶狠!

他们看着叶凌仿佛一条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发出一道道杀猪般的惨嚎。

而他的四肢,绵软无力的垂下,全部而断!

尤其是夜风那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浑身汗毛乍起!

“我会让你们所有人看看,我夜风是怎样伤人的!”

这一句话,响彻所有叶家人的脑海,让他们全部懵了。

咕噜!

叶默狠狠吞咽了一口吐沫。

他看着夜风的身影,顿时感觉头皮发麻。

这个以前人见人欺的家伙,发起狠来,简直比疯子还要可怕!

“混蛋!!!”

就在这时,大爷叶云山的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夜风,神色之中,泛着不可置信和滔天的怒火:

“夜风!你……你竟然敢当着所有族人的面行凶!你可知罪!!!”

叶云山彻底怒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夜风竟敢当着他的面,秒废叶凌!

尤其夜风刚才的暴虐,更是连他都震住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断人手脚,淡然无波!

知罪?

而夜风听到这话,一双冰寒的眼眸,死死盯着叶云山:

“叶凌平白无故,诬陷于我!他,可有罪!”

“你不问是非,不分皂白!你,可有罪!”

“叶家之人看着我被诬陷,只有叶默发声!其他人,可有罪!!!”

轰!!!

夜风的三问,霸道至极。

每问一句,便会让叶云山‘蹬蹬’倒退一步!

直到三问过后,叶云山整个人面色煞白如纸,哗哗冷汗从额头流下。

不知为何,叶云山刚才感觉,自己面前的夜风,仿佛一头狂暴的野兽,仿佛自己说一个字,便会毙命当场一般。

“这……”

叶云山面色难看至极,他在夜风凌厉如刀的目光之下,只感觉腿脚酸软!

“够了!!!”

就在叶云山骑虎难下的时候,老族长叶方城的一句话,让他解了围。

叶方城坐在主座之上,须发皆白,满脸威严。

不过,他看向夜风的目光,却是泛着一抹惊异!

他感觉自己的孙子,似乎和以往不同了。

“夜风,这件事谁对谁错,暂且揭过!眼下,有一件事,需要你给个交代!”

叶方城说着这话,看向夜风的目光之中,泛着一抹复杂。

其实,在他内心之中,最为怜爱的,便是夜风。

甚至一度,想把夜风正式归入族内,授位族长继承人。

但是家族之内,反对之声太过强烈,即便他是老族长,也没办法一意孤行。

想到这里,叶方城长长叹息一声:

“夜风,你昨晚在哪?”

昨晚?

夜风一怔,而后双目微眯:“在家!”

“在家?”

听到这话,二爷叶云海顿时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夜风,质问道:

“你可有人证?”

嗯?

叶云海的话语,让夜风面色微微有些阴寒:

“请问,我和谁同住?”

“当然是你一个人!”叶云海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只是,出口之后,他的面色一变。

既然夜风只是一个人住,那么自己刚才问的‘可有人证’,简直就是废话。

想到这里,二爷叶云海的面色有些难看。

不过,他还是声色俱厉的喝道:

“夜风,既然你是一个人住,那么便没有人证!这也代表着,昨晚你可能在家,也可能不在家!所以,你的话,不足为信!!!”

叶云海的话语,让夜风眉头皱的更加深了一分:

“你究竟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听到夜风的喝问,大爷叶云山猛然站了起来,手指直指夜风,声色俱厉:

“那就要问你了!你昨晚,为什么要潜入医院,试图刺杀我儿叶虎!更是斩断了他的双手!!!”

什么!

叶云山的这一句话,让一旁的叶默面色大变。

只有夜风双目微眯,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大爷叶云山手掌一挥:

“把我儿叶虎带上来!!!”

听到这话,顿时有几名叶家小辈,赶紧推着一副轮椅,走了出来。

而在那轮椅之上,坐着一个四肢皆废之人!

正是叶虎!

叶虎面色惨白如纸,他的双脚已断,双手尽废,甚至还有猩红的鲜血,从绷带里渗了出来。

但是,当叶虎看到正堂之中的夜风之后,他的面色瞬变大变,满脸怨毒:

“是他!就是夜风!他昨晚潜入我的病房,想要杀我,我只能用手抵挡!结果,我的双手尽数被他砍掉!”

叶虎的声音凄厉至极,和夜风仇怨,仿佛不共戴天:

“快!快杀了他!杀了这个废物,替我报仇!!!”

叶虎的惨状,顿时让所有叶家之人义愤填膺。

一双双泛着怒火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夜风,仿佛恨不得将他生撕活剥。

而这一幕,却让夜风嘴角一翘,目光越发寒冷。

“有意思!很有意思!”

夜风的嘴角泛着一抹邪异的弧度,他想看,这些人究竟要如何。

“夜风,你现在可知罪!!!”

大爷叶云山满脸愤怒的盯着夜风,那种眼神,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直到这一刻,夜风终于明白,为什么叶云山那么恨自己了,甚至不分青红皂白,便帮助叶凌诬陷自己,原来是想替他儿子报仇。

想到这里,夜风的嘴角,浮现浓浓的冷笑:

“你们错了!不是我想杀他,是他想杀我!”

什么!

夜风的话语,让叶家所有人微微一愣。

紧接着,众人越发愤怒,纷纷认为夜风这是在狡辩,顿时喝骂一片。

只是,夜风根本不在意周围众人想什么,他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叶虎:

“之前,叶虎将我和林岚打昏,放在一个房间之内,派记者拍照!便是想要借人之手,杀掉我!”

“之后,叶虎派人强掳林岚,放在我房间,意图歼杀,同样想借人之手,除掉我!”

“那我问你们,是我有罪!还是他有罪!!!”

轰!

夜风这一句话,仿佛捅了马蜂窝,几乎所有叶家族人,全部喝骂不已。

所有人都认为夜风在诬陷叶虎,反咬一口。

尤其是叶虎,他的面色涨红,满脸愤怒:

“夜风,你血口喷人!你说我找人陷害你,你可有证据?”

说到这里,叶虎的嘴角泛出一抹狞笑:

“你所有的话,都是一面之词!而我说的话,有我的伤口作证!!!”

叶虎此刻嘴角泛着浓浓的森然,他吃定了夜风,没有证据。

只是听到这话,夜风笑了,看向叶虎的目光,仿佛白痴一般:

“证据?我的证据,在你的嘴中!”

什么?

夜风的话语,让所有人一愣,紧接着,每一个人都感觉夜风疯了。

证据在叶虎嘴中?

开什么玩笑!

每一个叶家族人,看向夜风的目光,仿佛看白痴一般。

只是,就在这时,夜风的目光之中,紫芒大亮!

唰!

仿佛一道闪电,瞬间窜入叶虎的眼中,让叶虎浑身一颤,目光瞬间迷茫起来。

“告诉我,你是怎么陷害我的?”夜风对着叶虎缓缓问道。

而听到这话,所有叶家族人更是满脸鄙夷和蔑视,他们尽数以为夜风得了失心疯!

只是,就在这时,叶虎浑身一僵,他的话语,让所有人惊呆了:

“那天我派人将你打昏,然后迷晕了林岚……”

此刻,叶虎目光呆滞的缓缓说了起来。

而随着他的叙述,叶家所有人面色全部变了。

怎么可能!

叶虎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所有叶家族人满脸不可置信,他们无法相信,叶虎竟然自己亲口在叙述自己陷害夜风的过程!

催眠!

紧接着,几乎所有人在看到叶虎呆滞的神情后,面色尽变。

他们这才知道,叶虎中了催眠。

只是,话语已然无法挽回,所有人只能静静听着叶虎的叙述。

尤其是正堂之上,老族长叶方城、大爷叶云山、二爷叶云海等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畜生!叶虎,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老族长叶方城听到这些,老脸铁青一片,死死盯着大爷叶云山,厉声质问:

“云山,你……你教的好儿子!!!”

听着自己父亲的训斥,大爷叶云山面色难看至极。

他没有想到,叶虎背着他做了这么多蠢事。

更没有想到,这个小王八蛋竟然当众被人催眠,全盘托出。

“昨晚宫云飞找到我,斩断我双手,让我诬陷夜风,然后杀死夜风……”

就在这时,叶虎已然将整个事情的过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啪!

当夜风一个响指打起,叶虎浑身一颤,眼中的木然和呆滞,瞬间消失。

“我……我刚才怎么了?”

叶虎一怔,紧接着反应过来后,再一次对着正堂之上的叶方城哭喊起来:

“爷爷!快!你快让人杀了那个混蛋!是他昨晚想杀我!我的双手也是他砍断的!全是他!!!”

叶虎满脸的怨毒,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催眠过了,此刻恨不得将夜风碎尸万段!

而所有叶家族人听到这话,一个个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我要杀你?”

就在这时,夜风冷笑的走了出来。

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叶虎,嘴角浮现一抹嗜血的弧度:

“其实,我杀人,是这样杀的!”

话音刚落,只见夜风的身形仿佛闪电一般,猛然窜到叶虎近前,而后大手一探,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你……你!!!”

叶虎满脸大骇。

他怎么也想象不到,夜风竟然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前,私自行凶。

他此刻只感觉自己呼吸完全停止了,双目充血,整个人仿佛小鸡崽一般,差点被捏死。

他怕了!

彻底怕了!

他看向夜风的目光,仿佛看一个魔鬼一般!

他想要求饶,只是就在这时!

咔嚓!

一道碎响传来,叶虎的目光,瞬间定格!

PS:三张送上,嚎一嗓子,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