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一根弦的琵琶

待燕云飞带着众捕快都离开之后,叶天并不敢大意,立刻放出阴鬼,打探那些人的行踪。

在叶天看来,像这些官府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信用可言。

只不过这个燕云飞倒是让叶天小瞧了。

那燕云飞不但带着众人都离开了,还有一些捕快想要回来偷袭叶天也被制止了。

“呵呵,这个燕捕头,倒也不是个猥琐小人。”

叶天笑了笑,将鬼头刀直接扎在了地上,然后将那些箱子一一打开。

箱子里面除了金银财宝之外,竟然还有一些丹药之类的东西。

“叶大哥,你快看,这是什么?”就在叶天打开瓶子闻着那些丹药的气味之时,水滴突然高喝一声。

叶天扭头一看,却见水滴手里正拿着一个琵琶。

更让叶天古怪的是,那琵琶上面竟然只有一根弦。

“咦,这是什么东西?”

叶天接了过来。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琵琶呢。

只有一根弦,怎么弹?

叶天用手试着拨弄了一下。

这一拨弄才发现,那琵琶弦根本就拨不动,非常坚固。

叶天不禁有生气了,区区一根琵琶,老子还不信拨不动。

立刻动足了龙气,将龙气灌输到了手指上。

然后,猛得用力。

“铮!”

一道清脆的响声,那琵琶弦竟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剑气。

剑气直接形成了一道剑弧,朝着旁边斩了过去,然后重重斩在了一块石头上。

轰!

那块石头是大理石,坚硬无比。

可是,在被剑气劈砍中之后,竟然瞬间化成了粉末,一丝不剩。

“我去,这是什么东西?”叶天吓了一跳。

就连水滴也目瞪口呆,颤声问道:“叶大哥,你……你刚才做了什么?”

叶天哪里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啊。

刚才那剑气,绝对比自己之前见到的要强大太多了。

如果这剑气突如其来之下,恐怕一招就能将燕云飞秒成渣渣了。

“哈哈,好东西啊!”叶天惊异过后,立刻激动万分,连忙再试了几次。

叶天终于发现,平常只是用蛮力根本无法催动这把琵琶,而在将自己的龙气灌输到琵琶弦上后,那琵琶就会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力量。

这力量,如果出其不意,绝对可以秒杀强敌。

叶天大喜之下,将琵琶直接背在了身后。

如今自己得到了这批宝藏,不但官府的人盯着,恐怕白鬼门很快也会发现的,有一个防身的武器,自然是件好事。

再清点了一下,叶天除了又找到了一本修炼的功法之外,倒也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

不过看那本功法,叶天也大体明白了修仙者的体系。

整个仙界,真正的修仙者很少与人纠缠在一起,像燕云飞那种修仙者,不过是刚刚半只脚踏入了修仙者的境界,只能算是个半步仙人境界。

半步仙人,听起来高大上,但彼此之间的境界也相差很大。

半步仙人共分九个等级,从低到高分别为一品到九品,只有达到了九品半步仙人,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修仙者,也就是传说中的地仙。

只要修成了地仙,就能够拥有自己的一方土地,而地仙往上,分别为真仙或天仙,金仙,大罗金仙,混元金仙或者圣人。

这个世界上,能达到圣人,那绝对是开天辟地的人物。

对叶天来说,遥远而不可及。

至于传说中的太乙真人,太上老君他们的存在,叶天现在根本就接触不到。

亦或者说,他们存在于否,叶天根本就没有概念。

但是,知道了修仙的大体概况,叶天也不算是四处抓瞎了。

仔细又翻看了一下搜寻来的功法。

这本功法名叫承天幽书,似乎是白鬼门给大当家的一本旁门左道的书。

叶天对于这种功法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兴趣,直接收了起来。

“叶大哥,这些东西,我们放在哪里啊?”将东西都排查地差不多了之后,水滴提出了一个疑虑:“如今官府的人知道我们得到了这些东西,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如果我们放在这里,他们再派高手前来,我们怎么办啊?”

叶天皱了皱眉头:“先找个方埋起来吧。”

就这么着,叶天跟水滴合力在北马庄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将这些宝藏全部埋了起来,然后作了记号,自己只取了一些能够随身携带的,便离开了北马庄。

再留在北马庄也没有意义了,而且万一被白鬼门的人知道,又难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怀揣着一些金银财宝,叶天打算先去安西县城看看,然后寻找机缘。

只不过,就在叶天他们刚刚离开没多久,一个身穿白衣之人,仿佛幽灵般飘然而止。

那白衣之人站在一棵烧焦的大树上,看着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的北马庄,眼神中浮现出一丝狰狞。

嘴中念念有词,然后用手一抓,手里出现了一道符文。

那符文越聚越实,不一会儿已经变成了一个一米左右的圆盘。

那圆盘发出嗡嗡的声响,一道道符文从圆盘中漂浮而出。

不一会儿,本来一片废墟的北马庄竟然出现了无数只魂魄。

那些魂魄目光浑浊,似乎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其中一具魂魄更是飘到了白衣人面前,双眼痴呆。

白衣人抬手一点那只魂魄,一道白光钻入了魂魄的脑海之中。

那只魂魄忽得抬起头来,看向白衣人,嘴里呢喃道:“是一个叫叶天的小子杀了我们,还取走了我们上供给白鬼门的宝藏。”

“叶天?”白衣人眉头一皱,冷哼一声:“好哇,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动我们白鬼门的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说罢,白衣人将手往外一推。

那悬浮在半空中的圆盘立刻仿佛一个吞噬的大嘴般,朝着那些魂魄吞噬而去。

那些魂魄惊恐万分,嗷嗷叫着,可哪里又能逃得掉?

不多时,整个北马庄的魂魄尽数被那个圆盘吞噬。

白衣人将手一招,那圆盘化成了一个小布袋落在了手里。

“叶天?哼,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几个胆子!”白衣人起身,朝着安西县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