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千两,是我先给的酬劳。事成之后,另有好处。”

钱广昌眯着眼,张口道。

然而,燕立行却没有收下。

“直接就是一千两,钱掌柜好大的手笔!这次所图谋的东西,不一般吧?”

能让一个下县的客栈掌柜,或者他的真实身份就不是一个客栈掌柜,拿出一千两作定金的性质,想要燕立行拿的东西,绝对价值不菲。

“我也不多废话,这次你们围剿三星帮,我要三星帮宝库的一样东西,一把黑皮刀鞘的银色匕首。”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答应。”

燕立行淡淡说道。

“你没有路可走,方才你与我交手几招,现在不觉得你檀中穴、肩井穴、期门穴几处似有麻痛感么。”

钱广昌这么一说,燕立行霎时一惊。

连忙感受一下,随即眉头紧皱,面带一丝痛苦之色,显然如对方所说。

不用多说,这种情形是中毒的征兆。

“你下毒。”

燕立行眼神泛冷,死盯着钱广昌,寒声道。

“必要的手段,确保你一定会照我的话去做,不然就是死,这很容易选择,执行度也很高。”

钱广昌不以为然地道。

“年轻人,在江湖上不是只有武功高就行了,最重要的是江湖经验,那是金钱买不来的东西,能够帮助你更好地生存下去,今天我就给你免费上了一课。”

燕立行就这样盯着他,没有说话。

“你这样没用,若不是你成长如此之快,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想要活命,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帮我拿到那件东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我若是不帮呢。”

钱广昌诶呀一声,道:“我看你也不会这么愚蠢,能够从三星帮追杀中逃出来,还有平岭山灭尽一伙强盗,如此年少有胆识的人,越发知道自己活下去的重要,不会傻到就这样死了。还有,我的毒乃独门研制,一般的解毒丹药可没有作用,你就不要想着偷偷解毒。待你拿回那件东西,我自然给你解药。”

内心挣扎许久,燕立行能够确认自己却是中毒了,能感觉到身体内的些许不同之处,此等关头,也只能暂且妥协,答应这个钱广昌。

将桌上的一千两银票收了,燕立行没有急着离开,他现在腹中空空如也,方才不过吃了一点点,干脆直接坐下来吃饱再说。

钱广昌见他的模样,脸上露出异样的神色。

这小子,还真与一般人不一样,倒是有趣。

他也没有多理,任由燕立行扫荡桌上的食物,自己离开了雅间。

待钱广昌离开雅间后,燕立行慢慢停下扫荡,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果然。

他这样即使有着穿越者的灵魂,对于这些江湖中混迹多年的老东西来说,还是经验不足了些,今后要引以为戒。

至于身上那个毒……

“草!一个个老狐狸,这个世界也不好混。什么银色匕首,就算能打下三星帮,那宝库里的东西,恐怕也是归属六扇门。要从里面摸一件东西出来,被韩明达发现了,那是找死的行为,还要想想办法才行……”

边想边吃,彻底吃饱之后,燕立行也就离开了运来客栈,临走前还受到了钱广昌的‘热切’目光。其中的含义,也就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

夜晚,月朗星稀。

家中盘坐练功的燕立行,有了意外地发现,那就是关于他身上中的毒。

白天在运来客栈中了钱广昌的暗算,对方并未告诉他是什么毒,但他能够感觉确实中毒了,很可能是钱广昌的独门毒药。

他说过一般的解毒丹药无用,燕立行也没有试验过,不过这毒暂时没有发作的迹象。

而他在修炼《神足经》的过程中,内力流经经脉时,居然能够将毒素逼出,虽然一次只有极少部分。

但这个意外发现,着实让燕立行转惊为喜,证明凭借《神足经》,他也能将钱广昌在他身上下的毒自己解掉,就不用受他胁迫,冒险去拿什么银色匕首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古人诚不欺我!这《神足经》的玄妙,当真无法揣测。”

带着一丝丝喜悦,燕立行继续盘膝练功,运转《神足经》心法,时间也在迅速流逝。

翌日。

一大清早,燕立行便又起身施展一番拳脚,练上一遍刀剑,随即洗漱一番,赶往衙门。

想到钱广昌对他说过的话,燕立行心中平静。

对付三星帮,他自己只要小心,这集体行动,倒真不用担心太大的危险。即使有些手段不能施展,也足以让他自保。

到了衙门,见到有捕快三三两两在衙门的练武场上候着,不论是衙门捕快,还是六扇门捕快,早早有人来到。

燕立行的出现,并未引起多少注意,即使他之前闹出些不小的动静。

“燕兄,你也来了。”

搭话之人,让燕立行目中精光一闪,还是露出一丝微笑。

“赵兄,来得可真早。”

这人便是昨日在一家酒馆前就到与三星帮的人来往密切的赵奇,他的身边不远,还有一个刘炳。

这两个人,都走到一起了,那么赵奇……

燕立行心中冷笑一下,与赵奇打了招呼之后,便走到一边等着,等着韩明达的出现。

他很聪明,面对这些人丝毫不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等待着围剿三星帮时,将刘炳几个出卖过他的家伙,一一弄死。

不久。

陈洪与韩明达二人一同走来,他们身旁还有一人,中年模样,昂首阔步走来,一身青色官服,胸前画有鸂鸂。

这人,在场之人都认识,就是衡水县的知县丁文典。

众人见到他,还有一同走来的陈洪、韩明达,基本上衙门内的头三号人物都来了,预感到今天的事情恐怕不小。

练武场上喧闹的气氛,瞬间寂静下来。

三人走上来,扫视着众人,韩明达对着丁文典说道。

“丁知县,此事还是由你说吧,你可是一县之长,这等决策还需你亲自下令。”

丁文典也没有推脱,只是扫了韩明达一眼,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转头望着场上的百多位捕快。

“各位,今日将你们都召集于此,乃是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围剿三星帮,务必将其全部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