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收藏,又不是经常看。”

“收藏?你收藏这些东西干嘛?赶快删掉。”

“能不能不删,我好不容易才搜集到这么多的。”

沈璐完全无法理解,“你没事搜集这些干嘛?”

叶智眨巴眨巴眼睛,嘿嘿一笑,笑得很是荡漾,“钓鱼啊,不过……其实我也在等你准备跟我一起看的时候,这可是极好的学习资料,可以帮助你解锁许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姿势哟~~~”

“我咬死你!”

沈璐真的是差点没被这个荡漾的家伙给气死,自己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拉她一起,“不删可以,反正你别想拉我跟你一起看这些,恶心死了。”

“你自己不是也看三级吗?”

“那是艺术电影,完全不一样好吗?!”

“emmmmmm……其实我觉得都挺艺术的,不是差不多么?”

话音刚落,一个枕头就砸在了叶智的头上,那叫一个‘凶残’,被砸了快一分钟,叶智都快被砸懵了,沈璐小姐姐才气喘吁吁的停下了动作。

叶智此时,却抱着她的纤腰,美滋滋的把头埋在了她的胸前,表情说不出的享受。

那柔软的触感~~~

“璐璐,你好像变大了耶。”

“还不是都怪你!”

“怪我?”

“都是你摸大的!”

叶智故作惊讶,把手放了上去,还‘揸’了几下,“这原来是我的功劳吗?可以可以,以后看来得多揉揉才行,看看还能不能变大。”

“走开啦。”

沈璐被他捏得浑身发软,脸颊红透了,双手挡在他一再贴近的胸膛前,试着将他推开。

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反抗举动,反而激起了叶智不满,将她拉近,大手不顾她的意愿,探向她尖细的下巴,逼她与自己相视,“不走开,会怎样?”

没等沈璐说话,叶智就直接印上了她的唇,如狂风般的掠夺着她的甘甜。

沈璐又羞又恼地拍着叶智的肩膀,奈何根本憾动不了他分毫,反而是因为她的扭动,让两人之间本来还有的距离拉近了。只感觉属于他的薄唇贴在自己唇上,然后在她回过神想要移开脸时,本是捏住她下巴的大掌,转而定住她的后脑,教她动不了。

“大猪蹄子你过分了!”

“为什么?”

“你刚才没擦嘴,嘴上油油的。”

“嫌弃?”叶智挑了挑眉,好像一言不合就会采取行动似的。

“嫌弃。”

“那就擦擦咯。”叶智从桌子上的抽纸盒里随手抽出一张,仔细的在自己的嘴角擦拭着,擦完丢进垃圾桶,“现在可以了吗?”

“嗯~~~”

沈璐大胆地抬起手,轻轻放在他肩膀,而后仰起脸吻了他。

属于叶智的男性气息再一次充斥着她的鼻息。

他强势地以舌头顶开她的齿关,直探入她口中品尝她的甜美滋味。这吻,持续了好久,久到沈璐全身瘫软在他怀里急喘,久到她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要被融化时。

叶智才松开了她。

可他的唇却在往下,游移到她白细颈间吮着,力道时轻时重,而后又往下移来她锁骨间,重重的吻着,也因为他的吻而烙下深红的吻痕。

再这样继续下去,沈璐很清楚,自己肯定又要被这个坏蛋抱进房间‘欺凌’了。

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的她,还是推开了叶智,她可不想这难得的周末就这样浪费了,叶智这个家伙在这个方面根本就不会满足,她每次都被他折腾的要命。

叶智盯着那被自己吮得红肿的唇瓣,上面还有自己的气息残留。

“你不可以这样沉迷美色下去了,会虚的!”

“不会的。”

“你不会,我会行了八?”

“我说过,这田,我一定要耕坏它。”

“然后你好换一块是吧?”

“哎哟~~~被花现了,不夺了,不夺了~~~”

看这个骚猪耍宝,沈璐都懒得理他了,从叶智的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自己上身那件属于他的宽大T恤,下衣的话,她的短裤虽然也不是太短,但是叶智的衣服真的太长了些……

下衣就好像失踪了一样。

“我们出去找点东西吃吧?顺便帮你买多一套衣服。”

“不要。”

“电影你也不看,街你也不逛,大猪蹄子你现在是飘了是吧?”

“死宅的世界,你不懂。”

“你这个假死宅!人家死宅在家里不是看动漫,就是补番,舔爱豆,你看看你自己,啊!一天天都在家干嘛?不是工作就是啪啪啪,你还能不能有点羞耻心了!”

叶智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璐璐,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反正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出门!”

“不出,我叶良辰,今天说不出门就不出门。”

“真的不出?”

叶智亮出了自己最后的倔强,扭过头,“不出。”

“那我跟欣欣她们去了。”

“去吧。”

说这他还平静的朝她挥挥手。

就这样,五分钟后……

一个被打成猪头的叶智戴着墨镜和口罩出门了,就他现在这模样,怕是不戴都没人能认出他来了。

他那一句,‘去吧’,直接惹恼了沈璐,直接下狠手把他揍了一顿,强行给拖了出来,叶智直到来到地库之后都还是一副说不出的委屈模样。

直到沈璐拿着车钥匙走到了一辆不知道哪来的老车旁边,沈璐生疏非常的解锁车门,然后坐了进去。

叶智开始慌了。

“上车啊,啥愣着干嘛?”

叶智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暗自吞咽着口水,“璐璐,那个……我觉得吧,我们可能需要先买一份人生意外险。”

“???”

“受益人就写爸妈的名字吧,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拿。”

“???”

“你这车子的各方面都有仔细检查过吗?要不……我先帮你看看?”

沈璐忍着火气,沉声道,“你还上不上车了?不上车,我就自己走了。”

“拜拜。”

话音未落,叶智就感觉到了背脊传来一股深深的寒意,还是老老实实的入座了,但是他在注意到沈璐每一个动作都透露着‘不熟悉’的味道时,第一时间绑上了安全带,并且抓在手里。

仿佛这样才能够给他提供一点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