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1章:番外篇之黄金弥勒、昔日金枝劫、帝女下长江

在双骄之战击杀了铁木真之后,后续自然有好多事务要去处理。

军事上的事,沈墨交给了杨妙真和李慕渊去追击蒙军的残余部队。

而沈墨也要回到大宋临安去主持政务,所以当时很多的善后事务,都交给了相应的人去完成。

沈墨将铁木真身死的那座位于后世霍林郭勒的小山,命名为可汗山。

铁木真的尸首在震慑了敌军,被沈墨用完之后,也运回到这座山上安葬。

沈墨甩手就走了,后面的事却是多了去了。

在这之前说过的蒙古高原上的畜牧业,开始依靠大宋发展,牧民的生活也开始越来越好之际。

同时在民政经济资源各个方面,也都有不少人在草原上做着善后工作。

在这里边其中的一条最有意思,就是在成吉思汗和他那些将军贵族的手上,有着数之不尽的财富需要去处理。

这些财富是蒙古部队数十年来所向无敌,横扫欧亚,在世界各地掠夺的珍宝。

按照沈墨的要求,他们都要一一清点之后运回到大宋去。

至于清点这些珍宝的任务,就需要专门的人才来完成。

于是打完了仗之后,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的龙血军团,就只能把这项任务负担起来。

没办法,这里边从李万吉到鱼洋再到李妍妍姑娘,全都是皇室贵族。

说到鉴定分类和清点这些财宝,非这些人莫属。

不然的话,很可能出现把宫廷异宝当成普通东西处理掉,这种糟蹋钱的浪费行为。

于是这支龙血军团就开始在大斡耳朵忙碌起来,每天在他们眼前都是如山如海一般的宝物流水般经过。

把这几位皇室成员忙得不亦乐乎。

李妍妍整天看着那些珠玉珊瑚、金盏宝刀,把她都给看恶心了,这时候她开始越发想念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如今是华夏四年初,李慕渊正在一路向西追杀托雷大军,而她自己也被这鉴宝的工作,弄得在蒙古草原上不能回家。

所以现在是又想大的又想小的,每日里一边干活一边气哼哼地气儿不打一处来。

这时的李妍妍,身处在一个宽大的厅堂里,周围桌上放的地上摆的全是如山如海的稀世之宝。

她拿起一尊金光闪烁的佛像,仔细看了看做工,又翻过来瞧了瞧底部,发现这是一尊普通的铜鎏金佛。

于是她就将它放在一边,在膝盖的册子上写道“编号九五二七,黄铜鎏金佛像一座,高六寸七分”写完之后,李妍妍坐在那里想歇一会儿。

可是当她的目光又投射到那尊金光闪闪的佛像上时,她的思绪却恍惚了一下。

在这一瞬间,她想到了一件八年前的往事。

那时候,她跟战友浴血奋战,在离奇诡异的案件中探索和侦查。

当时她才刚刚加入元首的阵营,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在倚天要塞之战结束之后,李妍妍在那里被李慕渊救下了性命,并且见到了统帅沈墨。

那时在临洮路那边,她负责着清理鉴定金国战利品的工作。

然后她参加了一个名为“海内国知识大奖赛”的活动,获得了临洮路的第一名。

在这之后,她作为参赛的种子选手从临洮路出发,赶往通州去参加总决赛。

李妍妍自己也没想到,她会遇上这样一桩让她终身难忘的事件当时的李妍妍还不知道,统帅沈墨举办这个知识竞赛,实际上是为了从通州治下的学者里,找到那些精通东辽和东夏事务的人。

然后沈墨打算用这些优胜者,来培养打入东辽东夏的火种,也就是充当雷王岳坤、魔王梁二他们这些人的老师。

她当时还以为,这是个普通的知识竞赛而已。

当李妍妍姑娘进入通州城后,她一想起和自己情愫暗生的李慕渊,还在遥远的倚天要塞和金军大打出手,李姑娘就觉得自己有点儿想那个伪君子了。

因为她早到了几天,所以大赛还没开始,在这期间组委会给她们安排了住宿的旅店,同时也有专人负责保卫和陪同。

这些人得知李姑娘负责的工作,是在临洮路鉴定金军留下来的战利品,这个消息一传开,没过多久,通州方面负责财政的官员就过来找到了李姑娘。

原因就是前些日子经过李妍妍鉴定之后,从临洮路那边运到通州的金国战利品,因为在长江上转运的时候,有一部分箱子被江水打湿,上面的标签已经不能辨认了。

所以为了防止这些战利品出错,原本通州这边的官员是打算重新请专家鉴定的。

不过现在一听,曾经鉴定过这些物品的正主来到了通州,这些官员当然也是欣喜异常。

这样一来,他们只要请那位李妍妍姑娘过来,抽出一天时间将那些打湿了标签的物品物品重新鉴定一下,他们也就省下了请专家的费用,还完全不用担心出错。

正好李姑娘距离大奖赛开赛还有几天时间,所以她也就欣然地答应。

于是在到达通州的第二天早上,就和带路的官员一起,向着保存珍贵物品的仓库出发。

李妍妍的身份非同寻常,原本大赛给他们安排的保卫人员,说实话基本上就是摆设。

因为李慕渊的关系,所以沈墨专门给武毅文下了命令,这位李妍妍姑娘的保卫级别其实是很高的。

但是为了不引起李姑娘的反感和外人的注意,所以这些毒牙武毅文派来的保卫者,全都在暗地里偷偷的跟随,并且时刻警惕着周围。

当他们一行到了通州之后,这些保卫人员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通州的治安一向极为过关,所以带给他们的安全压力也随之下降了许多。

此时的李姑娘骑在一匹马上,和随行的官员还有保卫人员们一边走,一边询问着那些贵重物品保存的情况。

听说书画之类怕潮湿的东西,在严密的包装下没有在江涛中受到损失,李妍妍姑娘也松了口气。

说实话作为一位皇室成员,那些书画之类的艺术品,对李妍妍而言比什么金珠宝玉之类的东西,还要更有价值的多。